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二十二章 封妃仪式

只见门外来了一位婢子,向无汐行了行礼说道:“无汐姑娘,淑妃娘娘说素闻无汐姑娘画艺精湛,还望姑娘能用精湛的画艺记下娘娘觉得值得纪念的一刻。”

无汐望了望窗外,微微低眸,起风了呢。

无汐自然知道此次前去定没有好事情,但是有些事是躲不掉的,就算她想躲开,但是某些人也不准备放过她。

“你且去回娘娘的话吧,无汐会去的。”无汐淡淡的说道,一双明眸干净的似乎可以映出人心最丑恶的一面,让侍女不由的瑟缩了一下,不敢半分面对。

侍女躲避着她的视线瑟缩的说道:“那奴婢先替娘娘谢过无汐姑娘了。”

然后便匆匆离去了,无汐望着逃也似的侍女,摸摸了她的容颜,有些纳闷,她有这么可怕吗。

风平浪静几日后。

药阁中,在缓缓流淌的沉水香中,一张俊美的容颜豁然是萧重华,他坐在简单的椅子上,却丝毫没影响他高贵帝王的气质。

“所以说是陛下的孩子没错。”阮玉淡淡的瞥了一眼这天下之主,精琢的容颜依旧没有半分表情。

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寒了几分,是时候拔掉这些毒牙了。

萧重华并未顺势问下去。

淡淡的说道:“鉴别出药物的成分还需要几天?”

“陛下怎么不说是自己不小心呢。”阮玉淡淡的声音带些揶揄:“夜夜笙歌,不是难免的吗。”

萧重华子夜的眸子依旧冰冷,薄唇却挑起了一抹轻笑:“怎么,玉儿想试试。”

阮玉瞥你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你还是去做你的黄粱一梦吧。”

萧重华略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仿若樱花飘落到清水一般。

“离裴炎去淮南国归来还有七日。”萧重华的语气依旧冰冷:“在此之前,将药的成分分析出来。”

不容半分拒绝。

阮玉微微有些失笑,若梨花般开落的自然,但眼眸一片清冷。

他还是一点没变。

这后宫之中是否怀上了皇帝的孩子,从前朝开始,便有一种秘术可以测试,但凡过了秘术检验的孩子可以将孩子诞生出来,但是没有通过秘术的,则可能一尸两命了。

秘术之术历来由皇帝信任的人且性情淡泊的人来掌握,天朝的秘术自然就落在了阮玉的身上。

沉水香依旧袅袅的缭绕着,而阁中的人已经离去了。

阮玉望着未动的茶,眼眸更加清冷了,似乎想起了最后的对话。

“别对她那么狠。”

“可这是朕的事情,玉儿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她是特别的。”

“那又如何。”

“重华,你会后悔的。”

“朕从来都不做后悔的事情。”

从来不做后悔的事情吗,阮玉修长的指尖轻轻敲打着檀木的药柜。

他真的很看到期待萧重华露出后悔的痛苦之色,那表情一定很精彩。

那么接下来,阮玉的眼眸暗了暗,看看那富有手段的淑妃是如何逃过秘术的。

要说起萧重华和阮玉的故事,还有一段孽缘,有时间慢慢道来。

淮南国的风光,处处充满着西域的风采,澄蓝色的天空到显出几分豁达之意,那最繁华的街道处,一处奢华的府邸坐落着。

裴炎似笑非笑的望着那漆黑发亮的牌匾上,渡金着两个磅礴的字“沈府。”

此刻,该是绝美容颜的裴炎却是另一副容颜,明明很平凡,但是那双秋水盈着的丹凤眼眸,让过往的行人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裴炎仿若一朵彼岸花一般,飘落与那座豪华的府邸之中,然后,洁白若玉的手指微微的敲了一下那门似笑非笑。

离淑妃加衔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后宫出奇的平静,静的有些可怕,仿若一场大戏,只等着拉开帷幕。

四月六日受陛下圣旨:淑妃因得龙子,品行贤良淑德,特从正二品妃封为正一品妃。加冠仪式由皇后代理。

太监尖锐的嗓音响彻玉轩宫,淑妃跪在那里双手交叠伏地,柔柔的说道:“臣妾领旨。”

太监将圣旨交于淑妃,笑道:“淑妃娘娘,正妆后请移步凤仪宫吧。”

淑妃接过圣旨,起身微微施礼:“有劳公公了。”

只见那公公连忙虚扶道:“咱家怎能受的住如此大礼呢。”

淑妃笑意盈盈,她身边的婢子很识相的将一包银子塞入了那公公的手中,说道:“这是娘娘的一点心意,还望公公可以收下。”

那太监形式推托了一下,然后便收了,最后心满意足的走了。

淑妃的笑意渐渐收敛了,眼眸划过一丝狠戾之色。

“来人,准备沐浴!”淑妃道。

“诺。”周围一干婢子卑微的答道。

而此刻凤仪宫礼部尚书正忙于封妃礼仪,所有嫔妃的站位,福水拜天地所用的祭台,当然封妃仪式相对于封后仪式,要轻松的不是点点,但是应有的礼仪还是要周全。

无汐在画阁之内准备好一切需要的颜料,装在自制的颜料盒中,还有画具,背上就向凤仪宫走去。

无汐想,如果上辈子不是因为那个男人,她应该会是一位不错的画师。

此刻,无汐一身古烟纹罗衣,墨发随意盘起,清秀的容颜,少女较好的身材,一双明眸澄澈的似乎能印出世间的黑暗

无汐不知道其实她在这后宫之中也是一抹靓丽的风景,无汐望了望太阳,差不多该到封妃仪式就要开始了,无汐勾着淡然的笑,一双明眸有些不明意味。

那么淑妃该怎么整治她呢,无非就是在她的画中挑点毛病,然后关关禁闭之后给她警告,毕竟多少萧重华多少现在还注意她呢,会让她安活几日,等萧陛下完全不主意她后,在除之余后快。

想着无汐已经来到了凤仪宫,她素来不愿意坐马车,也素来不用助手,她习惯了独来独往。

无汐望着那恢宏的宫殿,金壁玉雕每一笔都栩栩如生,而殿内更是四季不败的花绽放着,玉台楼阁,小桥流水,更是具天下景色,这里聚集着所有少女的梦想,而更是显出了的是萧重华多么的宠爱完颜了。

无汐依旧勾着似有似无的笑,望着这个华丽的金丝雀笼,他到底是爱完颜,还是囚禁了她。

“无汐姑娘,您

来了。”一个婢子出门迎接她,无汐微微一点头。

“请随奴婢来。”婢子说道,便转身领无汐去了那封妃的会场,那走廊之中的绘画都是出自大家名门之手,让无汐也不由的微微感叹。

而与无汐她门擦肩而过的婢子用金盆端着清水,而她身后的一干婢子,则端着不同的香料,领无汐去会场的婢子,微微点头,表示打招呼。

一干香料中无汐能很清楚的分辨出多种香料,只是,无汐深吸了一下最后的一个与她擦肩而过的婢子的香料,那温和的香料中隐藏着一丝淡淡的刺鼻的味道。

到底是什么,味道太淡,无汐一时也想不起是什么。

“无汐姑娘还未见过福水吧。”那婢子说道。

“是啊。”无汐轻笑道:“何为福水。”

那婢子抿嘴笑了一下说道:“这福水是是封妃时,皇后为贵妃带上雀钗时,便由皇后娘娘,为已经孕育的娘娘,洒下福水以祐龙子平安诞下。”

原来还有这一种说法,但是历朝历代哪会有皇后希望别人先为皇帝生孩子,当然除了浮语之外。

说着也便到了会场,一切安排妥当,所有的妃子也都按自己的位阶坐好。

一切礼仪安排就绪,那上好的红稠地摊,每踩一下,都感觉一阵肉疼。

桌椅也是用沉水香成的,里面每一件物什都是价值不菲。

无汐坐在一个角落里,将一切东西摆好,扫了一眼这会场,仅仅是一个房间都这么奢华,无汐忍住了想将茶盏偷了的冲动,嘴角抽了一下,什么时候萧重华可以给她加点俸禄啊,无汐顿时感觉遥遥无期。

而坐在两旁的嫔妃,也每个人穿的光鲜靓丽,每个人生的也天生丽质,但是真正能得到萧重华垂青的寥寥无几,萧陛下难道就没想过,他给了多少女子梦想,却又毁了她们最为灿烂的年华。

他得不到的,所以让所有人都陪着他一起难受。

说他是一个明君还是说他是一个自私的君主。

无汐将墨色调好,架好画架,贴好宣纸,默默的坐好,轻轻的为宣笔沾了沾水

“皇后娘娘驾到~”太监的声音极巨穿透力。

只见完颜,被一干婢子簇拥着,踏入了凤仪殿。

“妹妹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臣等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只见完颜皇后身着黑色贵气的精美华裳,上面绣着巧夺天工的金丝凤凰,那若墨般的发,被璀璨的凤冠挽着,那绝美的容颜为世间少有。

她款款走来,仿佛每走一步,脚下便可以盛开一朵朵洁白无暇的莲花。

她落座与凤椅之上,玉手交叠的放着, 她的每一次出现让天下都失了颜色。

“众卿平身。”淡淡的话语若泉水般清冽。

“妹妹(臣)谢过娘娘。”

谢恩之后,众人才落座。

在坐的每个嫔妃都艳羡于浮语的待遇,但却也没多少嫉妒的,毕竟浮语的容颜貌天下男子都会拜服,所以此等玉人也只有天子可以拥有。

无汐心中没有多大的波澜,只是一心一意的调着色,而此刻封妃仪式开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