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二十一章 痴心妄想的后位

入夜,微弱的星光在漆黑的夜空中闪烁着,寂静的宫殿之中反而多了几分压抑,不禁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玉轩宫内,灯火依旧通明,浓郁的熏香在奢华的宫殿中弥漫着,而坐在那主坐上的女子一袭鹅黄缀玉石的轻纱勾勒出她妙曼的身材,洁白的芊芊玉手正拿着玲珑的茶盏轻轻饮着茶,美眸之中掩饰不住的欣喜。

一个侍女站在她的身边,谄媚的说道:“恭喜娘娘,皇后之位离您不远了。”

话音落,淑妃红唇微勾精致的容颜上满是得意。

“娘娘是没有见到,今日皇上的神情,那话语中满是温柔,这可是除了对完颜皇后之外,可是从未有过的。”婢子依旧谄媚的说道。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划破了寂静,那修长的指甲瞬间将侍女的脸颊划破,血瞬间溢出,侍女惊恐的望着自己满手的鲜血,尖叫瞬间就要喊出口,而下一秒却瞪着双目直直的倒了下去,那封喉的剑就这样插在了喉咙之中,那侍女还保持着惊恐的表情,整幅画面看起来狰狞可怖。

周围迅速窜出了一些人,将尸体收敛走,那布满血的地板也瞬间收拾干净了,浓重的血腥味也被熏香掩盖住了。

只见淑妃美眸中充斥着怨恨,紧攥的玉手关节都微微有些泛白。

“她完颜算什么,能站在陛下身边的人,只有我!”那精致的容颜因为怨恨而变的狰狞。

“啪啪啪啪!”一阵掌声从黑暗中传来:“娘娘果真好远见,那完颜皇后算什么,真正能配的上皇后二字的只有娘娘。”

话音落,淑妃瞬间收敛了戾气,声音也柔和了很多。

“原来是画纱姑娘,这次的事情还望画纱姑娘转告那位大人,淑儿在此表示感谢。”

“姑娘说笑了。”因为站在黑暗之中,那女子并未看清容颜。

“只要沈大人可以利用沈家的势力。护送那批货入城,相信娘娘离这皇后之位也不远了。”

淑妃站起身来,款款向那边走去边说道:“那是自然,只是淑儿不明白那批货对你家大人到底有什么用。”

淑妃笑容婉转,却也不动声色。

“娘娘是聪明人,有些事情想必娘娘知道规矩,还是娘娘只是对皇后二字说笑而已。”黑暗中的人话语中含着明显的讽刺。

淑妃笑容微微一僵,但是很快恢复了自然说道:“是淑儿越距了。”

黑暗中的人渐渐完全隐匿在黑暗之中:“娘娘明白就好,我家大人可是很期待娘娘戴上凤冠的那一刻。”

凝视着黑暗中的人走远之后,淑妃渐渐收敛了笑容,玉手微微扶小腹凝望着一眼就能望见的凤仪宫,美眸微微迷离,仿佛已经戴上了那耀眼夺目的凤冠。

而另一方面,那雍容华贵的凤仪宫,而此刻也是灯火微明,但是与外表的华美气派相比而内部却是一排清冷,浮语站在月光之下,一袭白纱素簪挽发,绝色的容颜连月光都失了颜色,似星辰的眼眸,淡淡的忧伤,连天空都似乎心都疼了。

而站在宫殿之下,若神人的萧重华轻凝视着楼台上的浮语,那子夜般的眸的冰雪若墨一般融化,勾勒成柔美的樱花,浓稠的忧伤好像无法化开一样,美的不可胜收,仿若不可言语的水墨画一般,被站在屋檐上的无汐悄悄的收在了眼底。

其实,他也是可怜人不是吗。

想到此处,手中的刚顺手拿的烧鸡也不想吃了,转身走到黑暗之中,果然萧陛下是她

的克星,每次遇到他都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不是吗。

“阿福,你说我过的还没你好呢。”无汐蹲在斗兽场上对着一只凶猛的獒大眼对小眼。

而那只猛兽正在欢快的撕咬着那只无汐未吃完的烧鸡。

“能吃的这么开心,真好呢。”无汐似笑非笑。

她微微勾起淡然的笑,明眸中含着隐隐的自嘲。

而阿福自然不知道她说什么,只是一味的啃着烧鸡。

夜依旧很漫长,这宫廷之中到底还隐藏着多少的诡谲。

今日阳光太好,晴空万里无云,如此好的天气,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要面对这只狐狸。

无汐此刻面对着洁白的宣纸,旁边是自制的调色盘,此刻她头上的青筋暴起,握笔的右手几乎要把毛笔握碎,而周围的宫女早就满脸透红。

“怎么无汐姑娘对本王的模样不满意?”裴炎媚笑深深的说道。

面前的裴炎若火云端横卧的红狐,眼波流转笑魇若彼岸花妖艳柔美,墨发垂落在洁白若玉的胸膛,一袭妖娆的红衣更是衬的他说不出的自然美感。

只见他洁白若莲花修长的手,微微撑颚,似笑非笑的望着无汐,慵懒魅惑姿势让周围的婢子乃至太监都红了脸。

无汐深吸一口气,将画笔一搁,笑意盈盈的说道:“玉郡王来当模板,下官自然受宠若惊。”

但是无汐脸上又微微浮现出可惜的神色:“只是……”

欲言又止。

裴炎饶有兴趣的望着她,薄唇微吐:“只是……什么。”

只见无汐微微一挑眉,大言不惭的说道:“只可惜了玉王爷的此等绝色的容颜,若是画在春宫图上,那下官的钱袋子可是日进斗银了。”

话音落,周围倒吸一口凉气,下的大气也不敢出,这普天之下敢这样说玉郡王的怕是只有无汐一人了。

但是裴炎却脸不红心不跳,薄唇微挑,勾起一个美不可言的笑魇。

“那样的话,本王就自我牺牲一下,好解决一下无汐姑娘囊中羞涩。”说着就我见尤怜的用玉手去挑红衫。

而周围的婢子太监也极有眼色的迅速消失,无汐只感觉到一阵风吹过,无汐的眼角抽了抽,她已经对裴炎的厚脸皮拜服了。

但是此刻裴炎似乎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了,他轻轻抬起玉瓷茶盏,轻抿一口香茗说道:“本王想请教无汐姑娘几个问题。”

声音静美且好。

无汐盯着宣纸,笔尖一抹艳红色飞速的在纸上旋转着。

无汐轻笑道:“连王爷都未曾明白的事,无汐怎可知道。”

只见裴炎将茶盏放下,他指尖所到之处,连玉瓷都失了颜色,裴炎似乎没有听到无汐说话一般,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说这后妃的职责是如何。”

无汐停下手中旋转的笔答道:“自然是以延绵子嗣为主。”

“那皇后迟迟未有子嗣,而贵妃后嫔却怀上子嗣,朝政如何。”裴炎似笑非笑的望着无汐。

无汐淡淡的瞟了一眼裴炎说道:“朝政一事,岂是我一个小女子随便议论的。”

话音落,裴炎换上了一幅讶异的神色,薄唇微吐道:“你竟然还记得你是女子?”

而无汐依旧面不改色的说道:“朝堂王爷对陛下后妃之事感兴趣,是不是与她们有种惺惺相惜之感。”

裴炎不怒反笑,眼波流转,若秋水微盈,勾起人无限的遐想。

裴炎似乎对眼前的这位女子又多了些兴趣,望着这宠辱不惊的脸,这种气质到真的很像一个人。

裴炎的笑意深了些,这一点萧重华最清楚不过了吧。

裴炎媚笑深深的望着她,如泼墨的发微微遮住他绝美的容颜,他轻笑道:“既是贵妃怀了龙儿,那么加衔是在所难免的,到时候那隆重的一刻,以女子的心性定是要有人做画的,如果这做画之中有了差池,这后果无汐姑娘不会不知吧。”

无汐的笔尖微微一顿,所画之处差点少了那行云流畅。

只见无汐迅速轻点,将这一顿之处抹开,倒别显了一番韵味。

裴炎微微低眸,将这一切都收入了眼底,只见裴炎起身,仿若周围都环绕彼岸花一般自然而美感。

“本王累了,无汐姑娘的画本王隔日在取吧,”他突然转身回眸一笑,美的令人窒息,他暧昧的说道:“若是春宫图本王倒不介意一起在图中戏水鸳鸯。”

无汐此刻心中只想将颜料扣到他的脸上,问问他,你这么脸皮厚,你妈妈知道吗?

当然,无汐只是想想而已,人家是谁啊,人家是王爷。

无汐挑起一抹无耻的笑容:“王爷说笑了,无汐只对男子感兴趣。”

其实某人根本没意识到,她比人家还要脸皮厚。

裴炎的笑意更深了,转身走出了画阁,每走一步都似惊鸿之舞:“那本王倒是有些期待呢。”

裴炎的最后一句话让无汐起了深深的恶寒。

无汐搁下画笔,对走出画阁的裴炎行了一个君臣之礼说道:“臣恭送王爷,王爷万福金安。”

等面前的红衣消失后,无汐站起身来,看着洁白的宣纸上大片大片妖娆的彼岸花,仿若能开到现实一般,绽放的如此妖艳泣血,,而站在花海中的绝美男子,一袭红衣似火,说不出的神秘魅惑。

裴炎是告诉她祸事将近吗,那只狐狸真有这么好心?

当国朝政吗,无汐挑起一抹淡淡的笑以萧重华的手段,还有裴炎的本事,稳固朝政那自然是绰绰有余,他人自然也说不出什么,但是这历代王朝,怎么会没有奸臣佞臣,像萧重华这样较为圣明的君主,他们自然是恨的牙痒痒。

在朝堂上找不到缺口,但是萧重华的薄弱之处便是他的后宫,完颜皇后迟迟未育,萧重华自然还未有一个孩子,然而淑妃的父亲,也是当朝的太尉,主管一定的军事,拥有着一定的兵权。

况且无汐觉得他并不是什么好鸟,且淑妃在后宫的地位并不低,而且已经怀了龙嗣,那些趋炎附势之人,自然会拜在沈家的门下。

后妃的职责便是延绵子嗣,完颜皇后迟迟没有动静,那么便没有尽后妃的责任,群臣上书请求废后,也是情理之中,就算萧重华能够打压下,但也会落下诟病,失掉一部分臣心,至于她自然会被提前除掉,萧重华对她极其残忍,但是在淑妃眼里,只要注意到她,那淑妃就容不得她。

裴炎是特地来提醒她的吗,那么他的目的又是什么,不管如何还是躲那只狐狸远一点的好。

此刻裴炎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眉间微蹙,穿的有点少了吗?

无汐望着宣纸,笔尖一挥一个大气而不是玲珑,典雅而不失神秘的红灯悬挂与宣纸之上,那家伙很喜欢红色呢。无汐瞟了一眼门外,嘴角的笑意深深,不管怎么说,那狐狸说的不错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