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九章 损友的养成方法

樱花伴着微风散落下来,构成了一幅美丽的景象

沉水香弥漫在雅致的房间,出奇的好闻,古檀别致的药柜别致的摆放着,那温和的小炉上,微苦的药在”咕噜噜”的作响。

而有一人站立在药桌旁,专心致志的配着药。

月白长衫,玉簪束着如墨般的发,精雕细琢的容颜在微射入的阳光下,镀上了一层微薄的金色,说不出的美好,仿若天使一般。

却只见那薄唇微起:“我说今日乌鸦在枝头叫的让人心烦,原来是恶而不贵的客人来了。”

刚进门的无汐面对这位美男,没有一丝少女应该有的幻想,因为他的毒舌程度,可以逼到你跳崖,觉得自己在这个世上在没有任何活着的价值,反过来还得感谢他的人。

而他却有个堪比女人的名字——阮玉。阮大夫。

无汐觉得他一点都不符合这莫美好的名字,怪不得清歌怎么也不想来。

“的确是恶而不贵,但是这样才配登你的门,不是吗。”无汐轻笑道,声音嘶哑而难听。

阮玉没有说话,转身在药柜中一阵捣腾,一包精致的药放在她的面前。

“一日两次煎服,切记生辣,两日之后,你的喉咙就会好,但是要恢复声线的话,是需要养一阵子了。”

无汐没有拿那药

包,往座椅上一靠,微微看向他,嘴角一抹浅笑:“没有问我缘由,就可以配出药,阮大夫,我是说你妙手呢,还是说你待客不周呢。”

无汐单手撑着头,笑意吟吟的望着阮玉,没想到阮玉直接无视她的话,直接抓住她的手腕,扣上她的脉,无汐也不恼任由他扣着。

“七日香。”阮玉好看的眉微微皱了一下:“你去哪瞎逛了。”

无汐将手抽回来,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嘴角勾着淡淡的笑:“忘记了。”

无汐淡淡的说着,也不打算继续说下去。

阮玉碧玉一般的眼眸,微微眯起,在一瞬间洞察她,但是发现一无所获。

“不要对我使用你的能力,对我没用。”无汐嘶哑的说道,一股腥甜在嗓子中涌了出来。

“你还是少说话的好。”阮玉瞥了她一眼,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杯茶:“喝了它。”

“七日香本无大碍,但会导致沉睡,看样子你已经沉睡了七日。”

无汐拿起那杯茶一饮而尽,温凉的茶让无汐的嗓子舒服很多,那浓重的血腥味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虽然阮玉很毒舌,但是对待病人还是很不错的嘛。

“你还想活几日。”阮玉淡淡的说道:“我可没钱给你打造一副棺材。”

阮玉两手一摊,很无辜的看着她。

“你到底有多势力!”无汐的嘴角抽了一下:“你不是说七日香无大碍吗!”。

“的确是没什么大碍的,但是对于你来说,永久的沉睡和死了有什么区别。”阮玉轻描淡写的说道,好似事情一点也不严重。

无汐不由的扶额,好吧对病人不错,这句话她收回来。

“我怎么舍得在你死之前死呢。”无汐凝望着他,明眸似乎能洞察一切。

“再说,你舍得让我死吗,玉儿~”无汐挂着无耻的笑容,最后两个字拉的很长。

阮玉的嘴角掠过一丝笑容,仿若早春的梨花,开的如此的自然洒脱。

“你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阮玉淡淡的问道。

无汐皱了皱眉答道:“笨死的。”

阮玉淡然的眼眸微微瞥向她:“看来你很清楚你的死法。”

无汐轻笑道:“那也是你传染的,你要对我负责。”

阮玉俊美的容颜依旧没有半分的动容,淡淡的说道:“我这里不是牲口收容所。”

无汐头上有明晃晃的三道黑线,阮玉的无视程度,怕是无人能及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