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八章 鬼门关前溜一圈

无汐再次睁开眼眸的时候,半眯着瞟着眼前的景色,却发现一张模糊不清的脸,和一双漆黑的眼盯着她。

无汐顿时睡意全无,抽手就拿起自己的枕头,甩了过去,下意识的喊道:“鬼啊!”

但是当无汐看清那俊郎的不像话的容颜时,冰冷子夜般的眼眸,没有半分情感。

无汐吞了一下口水,有谁能告诉她一下,这究竟是神马情况!

无汐扯出一丝微笑:“陛下……”

此时的场景着实有些诡异,普天之下,能拿枕头这样的抽在皇帝的脸上,怕只有无汐一人了,而周围的婢子早就吓得说不出话来,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就这样的杵着,表情怪异的,让无汐看了着实觉得好笑。

但是似乎此时似乎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萧重华居高临下的望着她,薄唇微起:“朕听你身旁的婢子说,你一连七日未醒,但朕今日看来,你还是精神的很,不知爱卿的画作如何。”

每一个字都如此的冰冷,明明是大好的四月天,但是屋子里却如同十二月般寒冷。

无汐望着萧陛下,额头上的青筋爆了爆,这是**裸的威胁,有木有!

“既然你这样的精神,朕也省去为你打造一副棺材了,记住好你的职责。”萧重华未看她一眼,转身便要离去。

连棺材都给她准备好了,她要不要感谢一下萧陛下得周全,体贴啊。

“不知陛下心中的江山是如何?”无汐淡然的声音打破了这房间尴尬的气氛。

无汐轻轻的从**下来,赤脚站在地上,丝毫没有在意此刻自己衣衫不整,连头发也乱糟糟如鸡窝一般。

无汐单膝跪地,一手伏地,低头,看着萧重华的鞋跟,一个标准的为臣者应做的礼仪。

“臣斗胆问一句,不知陛下的江山是如何的。”声音淡淡的,却不卑不亢。

萧重华微微低眸,冷峻的容颜依旧是毫无表情,空气骤然降到了静摄氏度以下,滴水变可成冰,周围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见萧重华没有说话,无汐再次的起唇说道:“臣斗胆猜测了一下,陛下心中的江山便是完颜……”

无汐话还未说完,一股窒息般的感觉便席卷了她,此刻的她就这样被凌空掐着。

无汐不敢乱动,因为一动萧重华便可以掐断她的脖子。

尽管很痛苦,但是无汐却没有吭一声。

“朕只是让你做幅画而已,今日你的话却多了些,怎么,就这么惦记着朕为你打造的棺材吗。”萧重华冷冷的说道,子夜一般的眼眸,无汐看到的只是冰雪。

无汐想说些什么,但是喉咙被萧重华紧紧的锁住,除了火烧火燎般的疼痛,无汐发不出一点点的声音。

但是无汐依旧没有吭一声,紧咬着下唇,嘴角已经被无汐咬破,诡异的鲜血顺着无汐的嘴角流下,滴落在萧重华分外好看的手上,衬出一种别样的美感。

无汐勉强抬起袖子,轻轻擦拭他手上的血液。

“脏……了……”无汐勉强的说出这两个字。

萧重华望着这个已经接近死亡,但是却依旧淡然的笑的女子,他的眼眸更深沉了几分。

突然间,萧重华松了手,让意识渐渐模糊的无汐跌坐在地上,剧烈的疼痛让她瞬间清醒,大口的空气灌进来,让无汐知道自己又活过来了。

萧重华冷冷的望着无汐,与生俱来王者的霸气,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无汐却依旧淡淡的笑着,嘶哑的笑道:“陛下的棺材,臣是无福消受了,臣倒是喜欢死后一把火烧了,到也图个干净和自由。”

“到时候,朕定会如你所愿。”萧重华的声音好似黄泉之水,寒到彻骨。

“那臣在此先谢陛下圣恩。

”无汐每说一句话,嗓子便如火烧般疼痛。

但是无汐依旧淡笑道:“可是陛下可知,天下,江山,在每个人心中都是不一样的,所以画出的江山水墨画也不同,臣不知陛下的江山是如何,又如何能画出陛下想要的江山水墨画。”

周围的人早就被这这一幕幕,惊的反应不过来,趴在地上不敢半分动弹。

而无汐却望着萧重华冰冷的眸子,依旧淡然的笑着。

萧重华没有半分停留的走出了画阁,没有留一丝的温度,本来他也没有温度。

只有那冰冷的话在房间回荡着:“若宴会之日,未交出江山水墨画,朕定会取你项上人头。”

项上人头吗……

无汐站起身来,嘴角的笑意冷了几分,不知道让天下之主也尝尝天天担心脑袋,会是怎样的表情,是否能看到他那张冰冷的扑克脸是否会露出慌乱的表情。

无汐站起身来,对着其他人没有任何感情的说道:“备汤,我要沐浴。”

而其他下人也没敢露出半分不满,匆匆的为无汐去准备了。

沐浴完后,无汐顿时觉得的疲劳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不过整整睡了七日,让无汐觉得有些无汐,怕是那障法中施了什么药吧,不过想起那狐狸的媚笑,无汐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不好的回忆还是丢掉的好。

对着镜子,看到脖子上那暗深的掐痕,怕是没有一段时间是消失不了的了,也托某罗刹的福,怕是嗓子彻底的损坏了。

不过索性还没有过多长时间,无汐决定去找一个人,顺便也可以向这个人打听一些事情。

不过想到那个人无汐不由的笑了一下得有一定的心里准备才可以承受某个人的话,不说话则已,一说话惊人。

无汐转了一下脖子,舒展了一下七日未动的筋骨,不过在此之前先去清歌哪里蹭点食物可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