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执行官
字体:16+-

副本结束

副本结束

在削下吐真怪的第三张面孔之后, 齐征南看准了一个时机, 欺身上前。

这原本是个绝佳的机会,换作以往,不出三刀他就能让吐真怪再无还手的余地。然而此刻他心里还挂念着宋隐, 不敢痛下杀手, 手起刀落之间, 只在怪物的侧腹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切口。

但不可思议的事情随即发生了。

怪物被切开的地方, 起初汩汩流淌着黑色粘稠的“血污”。而当“血污”干涸之后,伤口外侧的皮肤开始迅速收缩卷起。因此而扩张的伤口内部并没有肌肉和筋膜,而竟是一团深渊似的黑暗。

齐征南凝视着那团黑暗,忽然发现漆黑之中飘出了一星熟悉的蓝紫色。

他的心脏突跳了两下、双眼也随之有了神采,可紧接着却又发现, 那并不是他心心念念的闪蝶。

那是花瓣,亦或应该说是一个个吊钟形的蓝紫色花朵,从那个伤口中飘散出来。从开始的一两朵, 到纷纷扬扬如雪片,再到浪涌一般滔滔不绝。

随着吐真怪的挣扎扭动,这些怪异的花朵开始在半空中沸沸扬扬,如同一场华丽而荒诞的庆典。

齐征南的心脏跳动得愈发剧烈了。在发现吐真怪扭过头去, 似乎想要啃咬某些即将从伤口中迸发出来的东西时, 他果断地箭步上前,一刀斩落了怪物相连的两个脑袋。

而几乎在同一时刻, 一个人影在花朵的簇拥之下冲出吐真兽的伤口。打了几个滚翻, 然后以漂亮的姿势半跪在地面上。

“小隐!!”齐征南大喜过望。

他甩掉刀刃上的黑色血液, 飞快地朝着人影跑去,同时左手掀起一阵狂风,让满地的花朵将吐真怪包围起来,紧接着右手又丢出了一团烈焰。

只听“呼”的一声,所有的花瓣全都被点燃了,火光刹那间映红了半边天空。

趁着这点缓冲的时间,齐征南将宋隐一把扶起,紧紧地拥在怀中:“你怎么样?!”

宋隐并没有浪费口舌去解释自己的心情,他用力地从齐征南怀中解放出了自己的双臂,然后捧住齐征南的脸颊,像饿狼一样照着嘴唇狠狠咬了上去。

迫于当前的形势,这一吻并没有持续太久。意犹未尽的宋隐在结束时轻轻地咬了一下恋人的下唇,然后果断地伸手,怒指向吐真兽的方向。

“怼它!!”

其实不用宋隐作出指示,齐征南也绝不会再手下留情。

他吩咐宋隐躲到自己身后,随即将唐刀换回了枪支,近入爆破模式,用双手托稳、瞄准吐真怪。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花瓣引燃的火焰在闪爆之后迅速熄灭。地面上污血四溅、焦臭气味弥漫飘散。但是原地并没有吐真兽的尸体。

“它被打爆了?”宋隐左右张望。

“不,还没有。”齐征南摇头,指向不远处残存的小树林。

局势逆转,失去了筹码又身负重伤,狡猾的怪物明白自己绝不是执行官们的对手,于是以最快的速度躲闪到了远处。

“等一下!”

它大声提醒两个执行官:“难道你们真的打算杀了我?!可我已经和最重要的连环杀人嫌疑犯融为一体了!将罪人绳之以法,不是你们这些人间和炼狱里的条子们最最信奉的至理名言吗?”

“你说谁是条子呢?”宋隐用小拇指抠了抠耳朵,“要不是下了炼狱,我可是要成为艺术家的男人。知道什么是艺术家吗?怎么高兴怎么来!”

说到这里,他往旁边让出半步,而他身旁的齐征南则立刻抬手扣下了扳机。

又是“轰”的一声巨响,爆破模式的子弹在目标处炸裂出了一团金红色的火光。

透过腾起的黑烟,可以看见吐真兽原本站立的地方已经化为一片焦土,然而那头狡猾的怪物却又在千钧一发之际逃离了致命一击,仅仅留下了两条焦黑断肢以及一点皮肉。

“事到如今,你还想负隅顽抗?”

尽管动武轮不到自己,可是论嘴皮子功夫宋隐却不遑多让:“乖乖束手就擒吧,否则还有更多的苦头给你吃!”

吐真怪当然没有听从他所谓的“忠告”。或许是觉得梦境之大,总有自己一时躲藏喘息的地方,它扭动着残躯想要远远地逃跑。然而才刚迈出几步,却又猛地僵定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我说过了,你是跑不了的。”宋隐重复着这句话,同时朝怪物迈开脚步。

“喂……”担心恋人的安全,齐征南轻轻按住了宋隐的肩膀,“别过去。”

“没事的。”宋隐回头给了他一个安定的微笑:“这混蛋动不了的。它现在很虚弱,已经压制不住这个梦境真正的主人了。”

说着,他又扭头看向吐真兽,唤出的却是另一个不能算是名字的“名字”——

“执行官凝灰,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刚才阿克夏系统破例告诉了我你在炼狱里的代号。它还告诉我,你在炼狱的这14年时间里,一共结识了四百三十二位朋友。先后有过三十七位队友……你还曾经和一位执行官发展过一段感情。三年前,你们在执行官俱乐部里依依惜别,彼此约定,回到人间之后要尽最大的可能找回彼此。现如今炼狱月老祠里的大树上,还留着你们两个一起系上去的红绸布。”

说到这里他扭头看了一眼齐征南,小声道:“这炼狱里还能有月老?不如我们也……”

“你想去我就带你去。”齐征南轻轻捏了捏他的手,示意眼下正事要紧。

僵硬在原地的吐真兽依旧纹丝不动,但却有一个缓慢沉重的声音,从他的身体里飘散出来。

“这些听上去都是很美好的事,只可惜,我全都忘了,什么事都记不起来了……”

“记不起来并不是你的错。而且,这些美好的事,它们并没有消失。”

这一次说话的人换成了齐征南:“你这一生中的所见所闻所感、一切的点点滴滴,从未被遗忘,它们全都化为记忆,留存在你的身体里。但它们实在是过于沉重和庞大了,人类的肉体根本无法负荷,所以你只能将其中的一小部分带在身边,而将剩下的绝大部分深锁在心灵宫殿的大门之后。所以,只要你回到宫殿里,你就会记起原本忘记的一切,原原本本、巨细靡遗。”

“这是真的吗……”那个曾经被称作凝灰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颤抖:“你们能送我回去那座宫殿里吗?”

“这正是我们现在要为你做的事。”

宋隐并没打算做任何的隐瞒:“很抱歉,你已经被吐真兽深度感染。我们没办法让你和其他受害者一样恢复正常。但至少……你可以不再需要等待人间的审判。”

说到这里,他提起了阿克夏系统告诉他的最后一件事——

“对了,那三个孩子——你的哥哥和伙伴们。系统说他们早就离开了人间机场。他们生前都是无垢、无罪的孩子,可以享受到仅次于殉职执行官的优先待遇……一晃那么多年过去了,我想如今的他们应该已经超过了他们当年夭折的年纪,并且得到了许多人的关爱和无微不至的照料了吧。”

说到这里时,他下意识地朝着齐征南望了一眼,发现男人也意外地流露出了堪称“柔软”的温和表情。

“那么……那个被我遗忘了的人呢?”凝灰又问,“那个曾经和我约定了要找回彼此的人呢?除了在记忆里,我还有机会再见他一面吗?”

“你可以等。”齐征南回答他:“人间机场有一个寻人处,那里就有很多像你这样的人。那里在古代,被称作奈何桥头。有些人去寻人的时候,会发现对方早就已经等在了那里……而另一些人,等了几年、十几年,对方都不会出现。”

他说完这番话之后的好一段时间里,再没有任何人主动开口说话。直到那位曾经以凝灰为代号的前任执行官,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长长叹息。

“谢谢你们,我已经准备好了。麻烦你们,送我上路。”

“明白,交给我们吧。”

宋隐与齐征南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齐征南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枪械,射出了爆破模式下的第三发子弹。

而几乎与此同时,宋隐也向着待命的两位辅佐官大声下令:“二狗二虎,传送!”

爆破的巨响再度亮起。这一次,子弹准确地命中了吐真兽的身躯。

当那具丑陋的怪物被彻底炸成碎块的同时,天地之间响起了群魔乱舞的哀嚎和呼喊。

那是伴随着“龌龊的真实”一同流入到吐真兽体内的邪恶。没有了躯壳的庇佑,它们化作一道道黑气,孤注一掷地朝着宋隐和齐征南扑来。

然而比它们更快的是烈烈火光——吐真兽四散飞溅的尸块变成了一团团火球,瞬间点燃所有的黑气,让它们在哀嚎中彻底灰飞烟灭。

长夜已尽、红日凌空,曾经阴郁哀伤的副本终于变得明亮起来了。大火迅速蔓延到了福利院的每一个角落。

所即之处,一切过往净皆成灰,纷纷扬扬。

而就在传送开启前的最后一瞬间,宋隐看见了熊熊的火光之中,有一个人的剪影正在朝着他们挥手告别。

———

火焰的热烈还没来得及舔上宋隐的面颊,他就被齐征南死死地护进了怀里。

紧接着,传送程序启动,他跟着齐征南一起朝着前方扑去。上一秒钟四周还烈焰熊熊、炽热难当,下一秒钟,两个人就拥抱着翻滚在了战斗准备室的木质地板上。

而在他们身后,传送产生的裂隙正以最快的速度弥合着。可即便如此,那长长的火舌还是舔上了准备室的天花板,并在那里留下了触目惊心的焦黑痕迹。

不过此时此刻,这些全都不再重要了。

宋隐被齐征南搂着,两个人一起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直到宋隐的后背抵着了沙发的前挡,才勉强稳定下来。

不大的战斗准备室里一片寂静,但是对于紧贴在一起的两个人来说,彼此的呼吸和心跳声却又无比喧嚣。

意识到自己压着宋隐已经有好一阵子,齐征南赶紧起身想要退开。可他才刚刚支起上半身,就被宋隐一把揪住了衣领,另一手绕到了脑后,按着后脑勺狠狠地压了回来。

一秒钟后,两张嘴唇热烈地碰撞在了一起。将对于彼此的挚爱和欢喜,还有在副本里被压抑的渴望和挂念,统统用力碾压厮.磨,研成一缕缕甜蜜的甘霖,缓解饥渴冒火的心灵。

这一刻,“接吻狂魔”不再是齐征南专属的头衔,宋隐也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他那股忘我的疯劲儿终于有了正确的发泄方式,变成了一头蛮不讲理、却又可爱至极的猫科野兽,撕咬着、抓挠着,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呼噜声。而这也让他前所未有的轻松而且快乐着。

两个人又沿着滚来的路线回滚了几圈,姿势变成了宋隐在上面、用力压得齐征南动弹不得。意识到一直这样闹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两个人这才气喘吁吁地按下了暂停键。

宋隐眯起眼睛、舔着嘴角,似乎是觉得这样的距离还是有点远,他又保持着坐姿慢慢俯下身来,捧住齐征南英俊无敌的脸颊细细端详。

而齐征南则亲昵地搂着他的后背,眼眸中满满的,全都是缱绻深浓的感情……

“咳。我知道这样做可能会挨骂,但我必须打断你们——麻烦请看一下我们这边。”

一个非常熟悉、但却非常不合时宜的声音,忽然响起在了稍远些的沙发后面。

在地上扭成一团的两个执行官悚然一惊,双双如同出巢的胡獴那样直起了上半身。

于是他们就看见了令他俩记忆深刻的古怪一幕——

宋隐的辅佐官二狗站在角落里,肩膀上蹲坐着齐征南的辅佐官二虎。而在这两位兢兢业业的辅佐官背后,是被副本里的火焰熏黑了的天花板。

这个副本正式结束了。在人间那边看起来,嫌犯A已经死亡,而警方也调查出了那些骨头的身份。很快新闻媒体会将这个连环杀手背后的故事告诉给大家的。而那时候,嫌犯A已经在机场的寻人处,默默地等待着他要等的人了吧……

他会等到的。

————

下面进入主线剧情,揭晓齐征南的过去!昨天小隐的表现如果大家还满意的话,就会知道接下去他俩之间不会有刀子了。毕竟是两个对彼此很执着的人~~

————

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在本文中要改成“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人间机场等三年”哈哈

————

给大家安利一个游戏《Persona5》 中文女神异闻录5.前阵子补了动画版,虽然动画口碑一般,但是游戏据说神作。我安利的原因是因为,这个游戏包含着很多哲学和心理学的隐喻。如果喜欢本文,应该会很容易喜欢上p5.而且p5的男主角和他的猫真的是可爱死了。而且他的猫还能变成男人!!!(在下一个dlc里面)等本文结束后,我也要去玩了!!!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晓之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en0629、没有猫的小鱼、蜜桃养乐多、小院子、犬夜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天天啃狗粮 57瓶;包包爪下走狗 40瓶;河豚精、静·可可、郁郁 10瓶;汤圆的胡须 9瓶;江离 3瓶;伶泠、掉进了一个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