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字体:16+-

第062章 功亏一篑

第062章 功亏一篑(1/3)

杨万春的话让林少博一怔,林少博点头答应,说道:“好。”

杨万春示意林少博靠近,林少博侧耳倾听,那时的陈文喜就站在杨万春身后,看到杨万春一只手背在后腰,掏出一把匕首,他当即出声提醒道:“少博小心!”

说时迟那时快,杨万春的匕首还是捅进了林少博的腹部。

林少博那时看向黑暗中的陈文喜,嘴角邪笑,他的下巴搭在杨万春的肩膀上,杨万春将手中的匕首狠狠地转动,血肉撕裂的声音传至陈文喜的耳中,但是紧接着却传来了杨万春的惨叫。

只见林少博的双手按在杨万春的后腰上,他的手指白皙且尖利,猛然刺进杨万春的皮肉中,林少博的神情发狠,猛然将杨万春的后背撕开,那一瞬间陈文喜看见了杨万春血肉中的脊骨。

杨万春一掌将林少博推开,他面如死灰,眼神惊恐地盯着状若厉鬼的林少博,林少博的腹部依然流血,他恍然无觉,皮肤表层渐渐浮现出白色的鳞片,很快林少博的模样大变,身体皮表犹如蛇皮。

杨万春一只手扶在树上,另一只手捂着背后被撕开的伤口,伤口血流如注,杨万春头上汗如豆大,向后踉跄退去,林少博一步跃起,跳到杨万春的肩膀上,他双手扒住杨万春的下巴向上拔,杨万春的脖颈处当即皮肉撕裂,杨万春一拳轰在林少博的下巴上,林少博装在树上,再次扑向杨万春。

杨万春身有巨力,可此时却施展不出,他掐住林少博的脖子想要将他甩开,林少博却如牲畜一般咬在杨万春的脖子上。

林少博的喉咙蠕动,大口大口地吮吸着杨万春的血液,杨万春挣扎无果,皮肤血肉凹陷,眼中露出极大的不甘。

杨万春整个人都变得干瘪,林少博不管不顾,依然趴在杨万春身上吮吸血液,眼看着杨万春已经眼神迷离,意识即将丧失,杨万春从怀中掏出一只小瓶,一股浓浓的尸臭味从瓶口散发出来,杨万春一口吞下瓶中的丹药,皮肤很快发青,出现尸斑,变得腐臭。

林少博察觉到血液的不对劲,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杨万春一拳轰飞出去。

林少博跌落在地,立即如游蛇一般立起来,他眼中略有兴趣地打量着杨万春的变化,杨万春犹如死后几个月的丧尸,身体干瘪,骨瘦如柴,只是恶臭熏天,让林少博都不由皱起眉头。

杨万春声音嘶哑地说道:“林少博,你这个仇我会报的,希望你能撑过即将到来的诅咒!”

杨万春说着转身就逃,手里拿出一张三角符宝吞入口中,很快消失在黑夜之中。

林少博并未追击,他望着腹部的伤口,一只手捂在上面,血液聚拢,鳞片蠕动,等他将手放下后,伤口已经结痂。

林少博的面色逐渐恢复,他望向躲在暗处的陈文喜说道:“出来吧。”

陈文喜硬着头皮从树后走出,他一言不发,将身上的外套脱下

来递给林少博。

林少博接过外套,咳了一声,说道:“我如今都变成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陈兄就不怕吗?”

陈文喜说道:“怕,但你是我朋友。”

陈文喜的话让林少博一怔,林少博披上陈文喜的外套,说道:“我十五岁时被父亲告知林家子孙身负诅咒,他传我林家的化龙之术,我胆战心惊地和地下水域中的蛟蛇相处十五年,自问已经和蛟蛇融合得天衣无缝,终究是无法反抗天命,落到如此下场。”

林少博边说边向林家走去,那时陈文喜似乎看到了十五年前的那个少年,在一个萧条的秋夜里,独自一人去了槐树岭的大河边。他在大河边上点燃了两颗白蜡烛,中间放着一尊泥塑的蛇像,口中念咒,不停跪拜。

少年一直在心里默念,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很快,河水搅动,一道白影在河底闪过。

少年面如死灰,看着涡流中缓缓探出的巨大蛇头,吓得瘫软在地。

接着那条白蛇游到岸上,将吓懵了的他吞入口中,一猛子扎进水里。

少年的脖子上带着一只金银镶嵌的锁片,他在慌乱中扯断了脖子上的锁片,不知道丢到了哪里,等他再睁开眼时就到了一处祭坛中。

那处祭坛就是林家世代以来的禁地,数百年来,古老相传,只有长子才有资格知道。

白蛇是林家初祖所豢养,林家道藏之术向来与正道偏颇,得知身中诅咒后,便着力于研究白蛇化龙之术,近千年时间已几近完善。

可终究天道无常,哪怕是林少博日夜忍受与白蛇交融的恐惧,身体逐渐变异,血液不再有温热,到头来终究是天命难违,无法实现从人化龙的夙愿。

化龙之术一旦成功,林少博便可以脱去人类肉身,将精气神与蛟蛇结合,从此人蛇一体共生,成为翱翔九天的真龙。

林少博向来是个极爱干净的人,可当他发现自己的皮肤上开始长出鳞片,眼睛变得尖利如蛇时,他也曾有一阵痛苦,他不想死,也不想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活下去。

林少博藏身于蛟蛇腹中,与蛟蛇一同对抗飞升天劫,蛟蛇活了六百年,已是人间大妖,雷劈不死,眼见化龙无望,以为是山上的马真人施法阻拦,便搅起腥风血雨,屠杀百姓,终究不敌马真人,被斩杀于槐树岭中。

陈文喜随着林少博走向林家,到了门口,林少博说道:“陈兄,天色已晚,不如早点回去休息,不送了。”

林少博说完推门进了院子,陈文喜站在门口并未进去,心中不知为何有些苦涩。

那时张氏从门内走出,林少博看到张氏,问道:“弟弟们还好吧?”

张氏说道:“都还好,之前发了大水,地窖险些被淹了。”

林少博点了点头,失魂落魄地走向自己的卧房,这时候张氏突然拉住林少博说道:“少博,我煮了姜汤,你趁热喝一点。”

林少博听到张

氏如此说,倒是有些口渴,便走向堂屋,披着一件长袍,坐在桌上。

过了一会儿,张氏从厨房将姜汤端来,林少博看着姜汤,拿起汤勺,舀了一勺放在嘴里品尝,随即将整碗都喝了下去。

林少博说道:“娘,你也不要怪我,林家世代以来都想要破除诅咒,可如今我化龙失败,唯一破除诅咒的办法,就只能靠我这几个弟弟了,你也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看着我死之后,每年都死一个儿子吧?”

张氏捂着嘴哭起来,眼泪花花的。

林少博冷漠说道:“长痛不如短痛,为了破解诅咒,林家和江家死了多少先辈,无数人饮恨、死不瞑目,好在江无道妇人之仁,将研究出的破解之法传给我林家,爹为了破解诅咒,为我生下八个弟弟以备不时之需,我这些年来赚钱养活他们,如今也到了他们该还的时候。”

林少博说完,起身前往自己的卧房,他刚一打开门,一声机括转动的声响传出,紧接着一支弩箭射透了林少博的喉咙。

在弩箭射穿林少博喉咙的前一秒,林少博反应迅速地接住弩箭,饶是如此,威力过大的弩箭还是穿透了林少博的手掌,接着又穿透林少博的喉咙。

鲜血从林少博的脖子前后汩汩淌出,张氏大声哭喊,但是却没有上前。

林少博身形踉跄,眼神凶恶地瞪了一眼张氏,然后在林少博的房中,一个面容白皙的少年走出,正是一脸阴沉的林老九。

“大哥,你好狠的心。”林老九说道。“当真是八个弟弟一个不留?”

林少博一只手捂着冒血的脖子,另一只手猛然掐住林老九的脖子,将他摁在墙上,他喉咙嘶哑地说道:“无知的弟弟,你以为这样就能杀得了我?”

林老九身体瘦弱,被掐得面红耳赤,那时陈文喜正躲在门口,他正考虑要不要冲进去救林老九到时候,嘴角溢血的林老九却说道:“在你和八个儿子之间,娘当然是更希望你先死,我的大哥,姜汤里被我下了苗疆人才会的蛊毒,别说是你,就是马真人也无法化解,就算你是真龙又怎样,逃不过一时半会儿变成皑皑白骨的命运!”

林老九的话音刚落,林少博只觉得肺腑中一阵火热,他急忙调集道气化解火毒,可肺腑内突然犹如万虫嗜咬的痛楚传至全身,让他疼得**。

“我先摔死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林少博猛地将林老九摔在泥泞的院子里,林老九口吐鲜血,在地上滚了几圈,张氏在一旁尖叫,吓得手足无措。

可林老九却从泥泞中站了起来,他脱下上衣,露出自己的上身来,林老九的上身让门口的陈文喜都看得愣住了。

在林老九的后背上,密密麻麻的全是用刀口蠡出的伤痕,这些伤痕每一道都翻开皮肉,有的结痂成疤,有的还鲜血淋漓,而这些伤痕组成了一个无比诡异的图案,犹如一只恶鬼附着于身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