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字体:16+-

第061章 林少博和杨万春

第061章 林少博和杨万春(1/3)

马真人身受重伤,随着马原和王宝离开的时候,身体出现了极大的问题,他体内的强大道气和老化的骨骼经脉早已不适应,此刻内伤爆发,致使他的道气流失极快,本来还鹤发童颜的面容,脸上的皱纹和斑点突然多了很多,犹如苍老几十岁。

槐树岭刚刚经历了一场数百年来都未曾有过的灾难,死了不下百人,众人在惊恐和不安中度过了一夜。

当天晚上,同样深受重伤的爷爷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到小台庄,那时爷爷的身上全是血,将守在门口的翠翠爹娘吓得脸色苍白。

“你怎么流了这么多的血啊你这孩子,没事吧?”翠翠的娘问道。“我去把翠翠叫醒给你包扎下伤口。”

“我没事儿,不要叫醒翠翠,之前打了那么响的雷,翠翠一定吓坏了吧?”爷爷问道。

翠翠的爹说道:“闺女吵着要去找你,外面发了大水,我们哪敢让她出去,还好这房子结实,是当年地主老太爷留下的房子,不然晚上都没的睡。”

“那就好,你们照顾好翠翠,我先回去了。”爷爷说道。

“欸,远尧啊,你不如今晚就睡在这儿吧,咱老两口看着门,不会有事儿。”翠翠的爹说道。

“不必了,我还得赶回去有事,二老也照顾好自己,我明天再来看你们。”爷爷说了一声便离开小台庄。

爷爷出了小台庄后,并未回到家里,因为他从陈文喜家离开的时候,陈文喜偷偷告诉他,让他子夜之后来一趟,有大事要办。

爷爷到了陈文喜家时,间屋内有亮光,便敲门进去。

陈文喜说道:“你的身体吃得消吧?”

爷爷摇头说道:“死不了,陈大哥你叫我来有什么事情?”

陈文喜说道:“天下精怪都是精气神提高到一定境界之后,开启灵智,百岁时,精怪化妖,体内会形成一颗妖丹,而蛟龙需要蛟蛇修行五百年,早已超过妖的范畴,它的体内会形成龙丹,比道家老祖的道丹和佛门大师体内的舍利子都要珍稀,听闻服之可功参造化,妙用无穷,六百年前那些听闻真龙消息的人就是为了龙丹而来,否则寻一条死龙做什么?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应该不少,我们这就去动手挖龙丹。”

爷爷倒是不知此事,便随着陈文喜走到槐树岭中央龙蛟龙沉尸之处,陈文喜看向蛟龙的头颅,那时蛟龙体内的生命精气还未散尽,陈文喜摸在蛟龙的鼻翼上,道气渗入,很快察觉到了两团炙热的东西,便将手里刀递给爷爷。

爷爷手握钝刀,砍了几下,刀身竟然豁口,他看向四周,从泥泞中捡铁锥,猛

然刺向蛟龙的天灵盖,这龙脑之内炙热如岩浆,铁锥进去片刻也被烧得通红。

爷爷深呼一口气,当着陈文喜的面动用逐步掌握的阴阳令,黑气缭绕臂膀,他伸入龙脑之中,将两颗龙丹捞出。

龙丹剔透,散发隐隐金光,鸡蛋般大小,在手中滚烫。

爷爷将其中一枚递给陈文喜,陈文喜摆手说道:“我资质愚钝要着龙丹没用,你身中诅咒,体内又有阴阳令,没准将来能够用到的。”

“一颗足矣,若不是你提醒,我根本不知道还有这好东西,你我兄弟相称,陈大哥不用跟我客气,毕竟你是修道之人,怎甘一生碌碌无为,就当兄弟送你的礼物,权当纪念。”爷爷说着将一枚龙丹硬塞给陈文喜。

当时陈文喜激动不已,要知道龙丹可是传闻中的龙才会有的东西,两只瞳孔各形成一颗,凝聚龙族瞳力,服之身体会发生巨大变化,若是放在古代道门,就算亲兄弟都会为抢夺龙丹而自相残杀。

龙的头部坚硬如钢铁,寻常人根本打不开,陈文喜那时也是存了私心,确实也是想要一颗,但是爷爷却未存私心,只想着好东西就和朋友共享,这龙丹他也看不上眼,毕竟道家的东西,充其量跟百年份的人参一样,寻常人吃了流鼻血,经脉爆裂,他也不敢送给翠翠,自己也不修道,倒是觉得没多大用。

而陈文喜回到家中后,激动地睡不着觉,他拿着依然温热的 龙丹爱不释手,想象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够成为马真人那样的人,成为道门领袖,到时候他也会创立一个门派,甚至娶一房媳妇,生一群小道士,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可是想到如今自己道气不济,道行低位,若是贸然服用龙丹,怕是有害无益,等过几年自己的境界更上一层楼时再服用龙丹也不迟。

陈文喜找来一只宽口的药瓶,将龙丹放入瓶中,再放入榆木盒子中,写了一张道家的符箓封住龙气以免外泄,然后偷偷埋在自家的药园里,他挖了极深的坑,生怕被别人发现。

做好一切之后,陈文喜刚要准备睡觉,他隐约看见一个人影从前面的村子出来。

陈家村前面的村子就是蛇村,而出来的人正是杨万春,陈文喜琢磨着这时候杨万春出来也是为了挖龙丹,考虑了一番就远远地跟在杨万春身后,果不其然,杨万春手里拿着一把削尖的短刃,在蛟龙身上戳来戳去,甚至也同样手掌按在龙脑上,探查里面可有灵物。

杨万春心生奇怪,他走到龙腹中央,将断开的后半截龙尸推开。

那时巨大的龙尸陈在河道上,龙血

将整条河都染成了红色,杨万春似乎听到了从龙腹内传来了一声奇怪的咳嗽声,那声奇怪的咳嗽声陈文喜也听到了。

杨万春钻入巨大的龙尸内,过了一会,从中脱出一具已经被胃液融化的尸体,看起来应该是某位被蛟龙吞下的槐树岭村民,杨万春又要再入龙尸腹部,此时血肉撕裂的声音突然传来。

杨万春吓了一跳,只见从龙尸之内突然钻出一个全身银白,老态龙钟的人!

那人赤身**,一头稀少的白发,面部苍老,但是远处的陈文喜还是一眼就看出来这人的身形,是林少博!

林少博怎么会从蛟龙的尸体里钻出来,还是赤身**,容颜苍老!

“林少博?”杨万春很显然也认出了眼前赤身**的老人就是林少博。

林少博目光惊恐而怨毒,他的身上蘸满黄色的粘液和龙血,肮脏之极,林少博猛然钻入河水中,顺着溪流游向大河。

“我说怎么无缘无故来了一条龙,原来是林家一直在搞鬼,竟然险些让林少博化龙飞升,真是神迹!”杨万春喃喃说着,目光变得阴毒起来,他望着林少博消失的方向,沿着河岸一直追向白石村东面的大河。

大河河水浑浊,此刻什么都看不清,杨万春似乎笃定了林少博会从这里上岸,果不其然,过了好一会儿,河水翻动林少博从河里爬上岸,他躺在岸边,握着拳头哭出了声,面色极其不甘。

“怎么,林老弟功亏一篑很不甘心吗?”杨万春从黑暗中走出,看向林少博说道。

林少博站起身来,哼了一声说道:“有些事情看见了不如假装没看见得好,我已经放了你一条生路,何必又自己来寻死?”

杨万春哈哈大笑,说道:“林老弟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此刻你也算与我赤诚相见,你也不看看自己已经苍老成了什么样子,若是我说的不错,你身上的诅咒会让你半年之内就见阎王。”

“你知道的倒是挺多。”林少博面色惨白,盯着杨万春说道。

杨万春说道:“我不仅知道关于江林两家的诅咒,还知道你们林家的化龙之术,六百年前林家老祖就妄图想要用化龙飞升之术抵御诅咒,功亏一篑,眼下你准备多年,只可惜还是不能成功,真是太可惜了。”

“可惜又怎样?”林少博问道。

杨万春说道:“可惜自然要弥补,实不相瞒,我杨万春师承湘西鬼王,杨某来到槐树岭十二年,挖了几具极有价值的古人尸体,并且拷问出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只要林老弟肯将化龙之术传授于我,我便告诉你诅咒的另外一种解除之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