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字体:16+-

第060章 斩蛟龙

第060章 斩蛟龙(1/3)

蛟蛇化龙失败,被雷劫劈成重伤,落地之后,身上鳞片脱落,烧焦的血肉模糊一片,触目惊心。

蛟蛇不甘,发出嘶吼,摆动巨尾,扫起风浪,终究是无济于事。

那时才是傍晚,云开雾散之后,露出晴朗天光,槐树岭周遭乡县都被洪涝淹没,前一刻还雷雨密布,眼下又忽然放晴。

槐树岭之内成了一片黄汤,蛟蛇浮在水面上,气息萎靡,眼中露出深深不甘。

槐树岭上,众人被眼前的一幕惊呆,杨万春说道:“一条水蛟化龙失败,眼下应该称之为蛟龙了。”

古书有云,蛇兴百年而化蛟蛇,蛟蛇修五百年化龙飞升,成者为真龙,败者为蛟龙,蛟龙九变,水陆生灵最强者无出其右。

半日之前马真人见天象怪异,就算到了会有雷劫降世,他本以为是自己大限将至,却没想到是一条蛟蛇化龙飞升,眼下失败成为蛟龙,蛟龙有千岁之龄,起码还可以再活四百年。

可马真人来槐树岭几十年间,从未感受到过如此强大的气息,这条蛟龙和之前被他打伤的大蛇极其相似,眼下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竟差点让它成功化龙。

洪水退潮,都被蛟龙身后巨大的无底深渊吸入地下,周围的村民们纷纷哭号,因农田被毁,房屋倾塌。

在槐树岭的传说中,六百年前出现的那条白龙时祥瑞之物,并未破坏农田和农舍,可此时不仅农田农舍被毁,还有不少村民被冲入洪涝中淹死了。

蛟龙眼神愤怒,望向后山阴阳观的方向,它突然蠕动长躯,猛然一尾扫向远处正聚集在一起的村民,水花和淤泥捡起,巨木横断,蛟龙当下扑向人群,一阵撕咬吞噬,一时间五六个人命丧蛟龙口中,十余人昏迷不醒。

众人吓得胆寒,连忙逃向远处,而爷爷那时离蛟龙很近,不差百米距离,他折身走到一户坍塌的村民家里,将废墟中的一把打井桩的铁锥抽出来。

这铁锥足有两米多长,粗如婴儿手腕,爷爷攥在手里刚好。

“江家小哥,你拿这铁锥干嘛去?!”一村民已经被吓得腿软,躲在废墟后面,却不了爷爷拿着铁锥就朝蛟龙走过去了。

“我用用就还给你。”爷爷说道。

“我还怕你用是咋的,你这去了还能回来吗?”

那村民小声说着,生怕招惹到蛟龙的注意,可爷爷已经提着铁锥冲了过去。

爷爷大吼一声,猛然掷出铁锥,铁锥划出一抹黑色的弧,锥尖透过蛟龙尾脊上的焦黑腐肉,顿然将蛟龙穿了个透。

蛟龙惨叫,回头看向爷爷,猛然甩动龙尾,铁锥射出,飞向爷爷,爷爷一只手抓住铁锥,被巨力拉得向后平滑十多米的距离。接着爷爷冲向蛟龙,蛟龙又是一记巨尾扫出,爷爷立时跳起来,他一跃之下足有七八米高,蛟龙张开巨口,猛然将爷爷吞了下去。

周围的村民大惊失色,山上看到此番情景的众人也惊呼,但是紧接着铁锥就穿过蛟龙下颚,蛟龙将爷爷从口中吐出,爷爷手里紧紧攥着铁锥,上面蘸满龙血。

蛟龙望着渺小如蚁的爷爷,一声龙吟,吞云吐雾,向爷爷大吼,爷爷捂着耳朵,被吹飞出去,撞穿了一户人家的墙壁,他口鼻流血,从地上爬起来,身上气息越发厚重。

蛟龙目光不善地盯着爷爷,待爷爷再次临身时,突然游动身躯,一记横扫,巨大的龙尾扫来,爷爷站在泥泞中,根本来不及躲避,他大吼一声,将铁锥再次掷出,铁锥穿过蛟龙龙鳞钉入血肉之中,蛟龙的龙尾同时扫中爷爷,将他击飞,落在泥泞中几个起伏。

“小心!”陈文喜在山上大吼,看见蛟龙的一尾巴扫来。

龙尾上还插着铁锥,铁锥当即穿过爷爷的胸口,将爷爷钉入了泥泞中。

鲜血当即从爷爷的伤口溢出,众人都以为爷爷必死无疑。

身高不到两米的爷爷和身长六七十米的蛟龙搏斗,而爷爷未曾修炼道术,体内也没半点道气,怎么可能是一条龙的对手?

更何况这条龙在不久前可是差一点就化成真龙的上古异兽,屠杀人类犹如捏死蚂蚁般简单。

龙尾抽离,躺在

地上的爷爷却也站了起来,他猛然将胸口的铁锥拔出,鲜血流淌,同时从伤口流出黑色的气息。

这气息肉眼可见,将爷爷包裹在其中,黑气环绕爷爷周身,沿着手臂,将黑色的铁锥也盘绕起来,若是此人有人近距离看到爷爷的状态,定然会被吓得叫出声,因为爷爷的一双眼睛已经完全是黑色,没有一丝眼白!

爷爷犹如死神一般重新站起来,那条蛟龙再次横扫龙尾,惊涛骇浪间,爷爷竟然不见了。

他在地上划过一道残影,等蛟龙反应过来后,爷爷已经站在蛟龙的身上,爷爷一记铁锥刺入龙背上,猛然一划,血肉犹如裂帛之声被划开,蛟龙惨叫,猛然扭动身躯,转头咬过来。

爷爷几个起伏间跳向远处,速度快比猿猴,蛟龙张开巨口喷出龙涎,爷爷再次躲开,身后的一片树木和一方石磨都化成焦土。

爷爷再次欺身跳到蛟龙背上,他手握铁锥,挑开龙背,双手探入血肉之内,猛然拉动龙脊。

爷爷怒吼,憋得脸通红,蛟龙剧烈挣扎,甩动龙尾砸向爷爷所在位置,爷爷在怒吼中被龙尾砸中,口中溢血,但同时一声巨大的脆响从蛟龙体内传出,龙的脊梁被应声拉断!

爷爷扬起铁锥跳到龙背的七寸之处,正所谓蛇打七寸,伏龙抽筋,龙蛇相似,本为一家,爷爷先是冒着生命危险废了龙尾骨,让龙尾无法再攻击,眼下他站在蛟龙七寸处,只要将这里的龙脊毁掉,那么龙胆将破裂,无法动用龙力。

蛟龙似乎是察觉到了爷爷的意图,当下蜷缩身体,将爷爷裹在其中,爷爷急忙跳开,望着盘成一圈的蛟龙说道:“我还当你有什么能耐,传闻中的蛟龙而已不过如此!”

蛟龙怒目而视,蔑视爷爷,它眼中突然露出一丝明灭不定的骇人光芒,紧接着,槐树岭突然刮起大风,贯穿槐树岭的那条河突然波动涌现,卷起波涛扑向爷爷。

爷爷不敢多看蛟龙目光,脚下生风,在淤泥中风驰电掣,怎么都无法逃脱蛟龙的追捕,黑影消失的瞬间,爷爷从天而降,被蛟龙怒吼的龙声震出很远距离。

爷爷落地滚了几圈,一手五指间黑气缭绕,那跟铁锥当下从不经意的高空划过一抹惊鸿,猛然刺入蛟龙的七寸处,蛟龙肝胆俱裂,发出一声震天龙吟。

这吼声让所有人都捂上了耳朵,忍不住大叫起来,饶是如此,龙吟过后,众人也都耳朵嗡嗡震响,离得近的耳朵已经被震聋,流出鲜血,只觉得天旋地转,耳中嘈杂一片。

爷爷也自然捂上耳朵,可等龙吟声过后,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蛟龙一口吞入腹中。

蛟龙吞吐龙涎,然后立马咽了下去,龙涎比岩浆还要炙热十倍,就算是钢铁也会在片刻间融化,更别说血肉之躯的爷爷。

“孽畜找死!”马真人已经观战良久,本以为爷爷能激发体内阴阳令的神威,可爷爷终究太年轻,阴阳令初步觉醒,根本不足以和如此庞然大物搏杀。

马真人从后山平稳滑翔而来,负手而立,蛟龙眼含愤怒,再次张口吞向马真人,马真人手中的道天尺猛然劈下,青光绽放,直奔蛟龙头颅。

犹如惊天一剑劈在蛟龙的头颅上,双目只见出现一道裂痕,鲜血汩汩流出,马真人落在蛟龙面前,神情淡然地看向蛟龙说道:“老夫念你是上古遗留下的生灵本不想杀你,却不料你这畜生修炼几百年依然不通人性,留你不得!”

蛟龙似乎是能听得到马真人的话,当下吐出龙涎焚烧马真人,马真人手持道天尺,轻轻一挥动,青光划出圆弧,将龙涎格挡,接着马真人口中念诀,一层层道家符篆从马真人伸手流转到道天尺上,道天尺颤动,犹如苏醒一般,马真人向前一送,道天尺当即穿过蛟龙的脖颈,射入高天!

蛟龙惨叫,龙血顺着脖颈的伤口汩汩淌下,犹如小河,龙血炙热,凡人不可沾染,马真人立即向后退去,蛟龙的瞳孔突然极限收缩,他望着马真人,马真人暗道糟糕,只觉得周围空间被极限压缩,当下让人骨骼被挤压,发出咔咔作响

若不是马真人本身的道气可延伸十多米远,体察周围一切,猝不及防之下他定然已经很成了介子尘埃,古籍上记载,蛟龙有九变,意味着有龙族强大的血脉,与人类道士一样,在千万年主宰中感悟天地造化,悟出天赋绝学。

马真人撑开道气,护住己身,饶是如此仍不免被龙瞳的杀招伤得七孔流血,向后踉跄后退、气息不稳。

马真人没想到蛟龙有如此突兀的杀招,它似乎有着人类的意识,在与爷爷搏杀时故意留杀招而不用,等马真人出现时才动用,妄图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击格杀马真人。

马真人本就中毒未清,身受重创,此时猝不及防之下七孔被震得流血,差一点兵解,蛟龙趁胜追击,吞吐山河精气,猛然吐向马真人。

一阵刀风剑雨,刮得马真人道气扭曲,白色的道袍上顿然多出血痕,鲜血渗出,马真人颤颤巍巍地伸出手, 猛然抓向天空,云光撕裂,一记青色的影子斩落向槐树岭,等蛟龙察觉时已经晚了。

山河炸裂,整个槐树岭横向被劈开一道裂口,蛟龙身体一刀两断,从腹部位置齐齐断开,龙血喷溅,青光划过蛟龙眼前,落到马真人的手里。

马真人又是一记重劈,七把肉眼难见的气剑穿透蛟龙,将蛟龙定在地上,蛟龙的声音嘶哑,眼睛瞪大,极其不甘。

马真人并不理会,而是捂着胸口踉踉跄跄走到蛟龙腹部,以绝强的道气附加在道天尺上,劈开龙鳞,将被龙血秽物包裹的爷爷从中拉出。

马真人聚拢道气于掌心,猛然按在爷爷胸口上,爷爷醒来,大口呕吐,他抬起头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马真人时,正见他满脸是血,神态无比憔悴。

“马真人。”

爷爷才叫了一声,马真人的身躯轰然倒向一旁,爷爷立马扶助马真人,山上的众人也向山下跑来,蛟龙尸体挣扎扭动,动作已经不大,生命气息急速流失,眼看着离死不远。

“把真人扶到我那去,他必然遭受了蛟龙的临死反扑,受伤严重,经不起颠簸。”陈文喜说道。

众人忙前忙后,看着爷爷将马真人背到陈文喜的宅子中,陈文喜为马真人号脉片刻,眉头紧锁。

“陈大哥,我师傅怎么样了?”马原问道。

陈文喜说道:“内腑全部被震裂,近乎没有脉象,若是换做其它任何人怕是都活不过一时三刻。”

马原说道:“师傅他老人家是先天道胎,即便睡觉也会比常人修炼速度要快,他的体内若是有丹药便会自行吸收炼化,师傅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马原嘴上虽然如此说,但是面上比谁都担心,毕竟肉体凡胎,没有不死之说,受了如此严重的内伤,即便是一代至尊怕是没有几年的时间也好不了。

陈文喜当下取出之前马真人赐给他的几粒丹药给马真人服下,都是增强道气的,同时还有安神的效果,马真人身为道家老祖,体内道气纵横,登峰造极,此时道气在体内杂乱不堪的经脉中肆意破坏,若不是他动用道天尺耗费了大半道气,用不了片刻就会被自身道气震碎心脉而死。

陈文喜近些年来已经感悟到了道气调戏内腑的方法,因此他尝试着将道气小心翼翼地探入马真人体内,逐一理顺马真人体内暴动的道气。

过了好一会,马真人悠悠醒来,他只觉得天旋地转,眼神有些模糊,看不清东西。

“徒儿,扶我回去。”马真人说道。

“真人你暂且在我这休息一晚,你此刻的身体已经油尽灯枯,经不起颠簸。”陈文喜说道。

“无妨。”马真人咳了一声,在马原和王宝的搀扶下走出陈文喜家的院子。

那时候已经月光通明,马真人即便在马原和王宝的搀扶下依旧步履蹒跚。

陈文喜这才意识到,一向如神仙的马真人已经一百岁了,他本应是个该安享晚年的老人,此刻却为了救人险些丢了性命,为了道门的声誉,不能示弱给任何人看。

哪怕在场的所有人都敬他为师长。

马真人随着两名徒弟离开的时候,他连瞧都没瞧一眼躺在槐树岭中央的巨大龙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