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字体:16+-

第056章 挑战马真人

第056章 挑战马真人(1/3)

时至中午,槐树岭的后山站满了天下各派的弟子。

马真人坐在道观前的贺寿台上,穿着一身崭新的白袍,长发斑白,白眉白须,一身道家仙人的气场。

马真人的两旁分别站着打扮俊俏的马原和王宝,贺寿台前陈文喜和林少博一直在忙着招待各派高层。

各派人员来到山上后,依次上前和马真人见礼,嘴里说着贺寿吉话。

张济世作为此次百岁寿宴的总管事,也在忙里忙外,招呼各派来宾。但除了马真人,天下诸派的高层他一个都不认识,客套又不是他的强项,为了不至于丢了马真人的脸面,张济世只好强装熟络。

好在是各派来人都自报家门,带来的贺礼也都有专门记账的人记录在册。

张济世心里琢磨着之前马真人吩咐过的几个大派,尤其是武当,峨眉,龙虎山等派,要着重对待,不能丝毫怠慢。

在张济世的想象中,这些赫赫有名的道门大派来的都是白须白发的老道人,不说有马真人那般仙风道骨,起码也得八九不离十。可这些大派自报家门后,却都是些年轻人,带来的礼物也很随意,丝毫未显得庄重。

只有五雷仙山的倒是来了不少人,为首的是一名身着黑色劲装的老者,大约五十来岁,身材高大,眉毛上扬,留着胡茬,其余白发苍苍的一群道士都跟在这名老者身后。

张济世上走到手贺寿台前,将陈文喜叫道一旁,陈文喜说道:“张老,出什么事了吗?”

张济世说道:“不是说马真人的百岁寿宴来的都是各大门派的掌门吗,怎么都是些年轻人?”

陈文喜说道:“我瞧着也奇怪,莫不是老一辈都集体退休,所以掌门都更新换代了?”

张济世无言,看着五雷仙山那边的众人,心里觉得古怪,他望向贺寿台前时突然问道:“林少博呢?”

“刚才还在的,这一会儿不知道跑哪去了。”陈文喜四下观望道。“马上寿辰礼就要开始了,怎么关键时候掉链子。”

陈文喜话音刚落,马原跑过来说道:“陈大哥,师傅的八字点儿到了,可以开始了。”

“行,这就来。”陈文喜应了一声,随着马原回到贺寿台上,陈文喜走到台上,看了一眼马真人,马真人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陈文喜说道:“今日乃是茅山第一百零七代掌门马平真百岁寿辰,天下诸派不远万里前来贺寿,我谨代表马真人和槐树岭全体百姓向各派道友道声谢,舟车劳顿,来此荒岭,不胜感激。所谓山中难寻千年树,人间少有百岁人,巧来此地出了千年树,如今又有了百岁人,槐树岭因马真人风调雨顺多年,未逢灾祸,百姓安居乐业……”

陈文喜在贺寿台高声诵念完贺寿词,依照道家礼法,下一步就是小徒叩首,金杯渡酒。

马原跑到后台将供桌上的太岁酒提来,王宝则跪在贺寿台上,嘴里说道:“徒儿王宝给师傅磕头,祝师傅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王宝说完,旁边一人递来一盏金樽,金樽雕龙镀凤,被王宝捧在手里,马原则站在一旁开了太岁酒,向金樽中倒酒。

王宝生性顽皮,见自己师兄给他倒酒,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嘻嘻笑了起来,一旁的陈文喜轻咳了一声,说道:“严肃点。”

王宝这才收敛笑容,待金樽倒满,王宝跪着挪到马真人面前,陈文喜扬声说道:“喝了长生酒,从此自在人。”

马真人笑了笑,看见王宝一脸委屈的样子,摸了摸王宝的

头, 接过金樽,走到贺寿台前,说道:“承蒙天下同道厚爱,不远万里来我这清修虚度的荒山,心中甚是感激,先干为敬。”

马真人说完将金樽中的酒一饮而尽,台下一片叫好,由于马真人是以道气加持,因此他的话山下的人也都听得到,诸派弟子齐声贺道:“恭贺马真人百岁寿辰,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万人齐贺!”陈文喜高声喊道。

于是山下万众弟子全部跪在地上,山上的各派高层也跪了一片,但是数百人只有几十个下跪贺寿的。

马真人当作没看见,依然和颜悦色,但陈文喜的脸色却变了,他意识到也许会出现麻烦,便要开始下一环节,但是五雷仙山为首的那名身穿黑色劲装的老者却在此时开口说道:“马真人今日百岁寿辰,我本不想搅了堂,怎奈诸事缠身,还要急着回京,怕没了机会,因此有几句话想要请教真人。”

“阁下既知今日是马真人百岁寿辰,若是有私事,不如等寿宴之后私下再问?”陈文喜说道。

老者神态倨傲地说道:“不好意思,山里的东西吃不惯。”

“我看阁下是诚心找茬吧?”张济世哼了一声说道。

马真人摆了摆手,示意张济世没事,看向老者问道:“你是什么人,虽有练气,但看起来并不像我道门之人。”

老者说道:“在下徐龙象,的确不是道门之人,只是和这五雷仙山有些渊源。”

马真人笑了笑,说道:“看来是要替五雷仙山讨回公道了。”

徐龙象也笑了笑说道:“马真人是当代道教老祖之一,道法通神,功德无量,徐某人不敢说讨回公道,只想要马真人向五雷仙山全体同道道个歉就行,我想马真人不顾官家颜面要了三十几条人命,不会连道个歉都不会吧?”

“哼,一帮无知小贼进山杀人,死不足惜,你又有何本事敢在天下万门面前指责马真人的不是,真是放肆!”张济世说道。

“这位是?”徐龙象斜睨张济世问道。

张济世说道:“无名之辈,不劳你问了。”

“既是如此,我劝老先生还是少开口为妙,毕竟祸从口出。”徐龙象说道。

“你当老夫是吓大得不成?”张济世面上无惧说道。

徐龙象转身看向张济世,隔着几步距离一拳轰向张济世的面门,张济世闭着眼睛,只觉得面前刮起一阵刀风,身后的一棵榆树当即应声而断,张济世的鼻血不禁流出。

张济世的手才抬起一半,他虽然从未入道家门庭,但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过了紫气东来境,一般道门弟子并不是他对手,他没想到眼前你这个人竟然以拳风伤人,隔空将身后的榆树震断!

贺寿台上的马真人替张济世捏了把汗,示意张济世退下,他皱着眉头看向徐龙象说道:“非道家之人,能将气功练到此等境界,你和徐矮师是什么关系?”

徐龙象说道:“徐矮师正是家师,也是家父,杜心五是我师兄,只可惜他练功练岔了道,不然成就不止如此。”

徐矮师是清朝时期极为有名的武师,因身材矮小,所以被称为徐矮子,他结合了道家御气和武术内劲创了一门大力武学,运力千钧,达到人体极限,所创门派为自然门。

这自然门的第二代掌门就是民国时期最为有名的南北大侠杜心五,刺杀过慈禧太后和袁世凯,千军丛中来去自如,一人护送***参加会议未让刺杀者近身,新中国成立后皈依道门,十多年前杜心

五在打坐中安然去世。

自然门因是近代才出现的门派,而且弟子稀少,近乎单传,虽然有名,但门派练功之法并不外流,如今已经成了说书人口中的传奇门派。

马真人说道:“看来你是官家的人,这五雷仙山向来是官家祭祀之所,不知你出面是为公还是为私?”

“为公为私自然都有,马真人既然知道五雷仙山是官家祭祀之所,那就给徐某人个面子,省得动起手来,别人笑话我殴打老人。”徐龙象说道。

徐龙象的话让马真人哈哈大笑起来,他说道:“年轻人狂妄点没什么,但是狂妄成你这样的倒是不多见,我年轻时候同样心高气盛,挑战了不少同道年轻佼楚,如今百岁,自问已难逢敌手,不如今日就和你切磋一番,输了老夫就照你说的办,赢了就带着这些道门走狗从我山上滚下去,免得老夫看着碍眼。”

“马真人,我敬你是道门前辈,可你三番五次羞辱我五雷仙山,我派弟子在此荒岭无故死了七人,派来三十几个人也一个未归,而你不仅如此,还登上我门派强行翻阅藏经阁道书,你当我五雷仙山是你家后院吗?”徐龙象身后的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说道。

“你就是五雷仙山的掌门李有道吧,我说怎么今日来的诸多大派未见一个故人,原来是五雷仙山从中作梗,到底是官腔好做事,只不过门派里面终究没一个拿得出手的人物,包括你。”马真人说道。

“好,既然马真人如此说了,倒不如让本座试试马真人到底有多少本事,是否浪得虚名!”

李有道年近七十,一身道气雄厚,比起一般门派掌门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在马真人面前根本不够看,所以当初马真人登门时,李有道只能唯唯称喏,不敢丝毫忤逆。

道家虽重尊卑长幼,但终究还是要看实力说话的,马真人敢一人上五雷仙山,即便全派弟子能豁了性命留下他,自己也得提前见阎王。

李有道说着,一步踏出,跃到贺寿台上的一瞬间,身后一名长老手里的佩剑锵然出鞘,李有道接住长剑就刺向马真人。

马真人站在台上,动也不动,剑尖刺向他的面门时,马真人吹了口气,长剑剑尖扭曲,惊得李有道不得不向后退去,他手腕发麻,将手中扭曲的剑扔在地上,一脸凝重。

“掌门师兄接剑!”五雷仙山的几位长老齐喝,手中佩剑纷纷出鞘。

李有道双臂伸展,五把长剑定格在他周身,剑身旋转,剑尖指向马真人。

这一幕看得无数道门之人心中激动,因为这才是道家顶尖高手的对决,御气御剑,重现上古道门战斗时的一幕,一生也不多见!

五把长剑划出五道光弧,不循轨迹地斩向马真人,马真人身上白袍无风自动,一股内劲冲出,当下将五把长剑震落在地。

李有道脚尖着地,速度极快地冲到马真人面前,一掌拍向马真人。

马真人伸出一根手指,点向李有道的掌心,他的动作看似缓慢,但是碰到李有道的掌心时,李有道突然发出惨叫,身上毛孔炸开,白气蒸腾,犹如散气。

正在这时候,一枚银针突然从李有道的耳畔射出,马这人被突如其来的银针吓了一跳,连忙倾身躲过。

台下的徐龙象鼓掌,说道:“不愧是马真人,道家至尊果然不同凡响,我出手哪怕晚了一秒,这李有道怕是就要被废了根基,马真人修炼百年,应该知道修行不易这句话,何以出手如此狠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