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字体:16+-

第015章 真相

第015章 真相(1/3)

那天晚上槐树岭的月色清凉如水,我一路顺着乡间小道走向祖坟地,四周蛙声不断,蝉鸣不止。

若是放在以前,我定然不敢一个人走夜路,尤其是槐树岭的夜路。可这几日以来,我越发觉得焦躁不安,自己的命被捏在别人手里的感觉让我极度惶恐,以至于我深入独自前往坟地都不觉得害怕。

我到了祖坟地之后,见四下无人,就掏出小周天罗盘来到林双的坟冢前。

小周天罗盘上有许多晦涩难懂的古篆,最外围为六十四卦象,再往里分别为二十四方位,十二地支和十天干,八卦五行图,风林火山符,东南西北,直到最里面一层的天池才是时间刻度。

此时指针指向的时间刻度应该就是现在对应的时间,指针上锈迹斑斑,我伸出食指轻轻往回拨动极短的一段距离,清光荡开,光影出现。

光影中,我和林老九站在林双的坟冢前,林老九说道:“大清朝以前各村的阴阳先生都是槐树岭世代相传的世家,而他们大都是你江家和我林家宗祖的弟子,大清朝以后,槐树岭来了个前清秀才,也就是住在后山的老道士,没出一年,那些阴阳先生就不明不白地死绝了。之后数年槐树岭陆续来了很多能人异士,他们……”

光影中发生的事情正是白天“我”和林老九埋林双尸体的时候,我将指针再次往回拨动,光影变幻,身边坐着几名白石村的村民,他们的手里都拿着铁锨闲聊,不一会儿,只见林老九挑着一盏白纸灯从荒草丛间的小道走来,身后跟着四名大汉抬着棺材,村长和刘大喜也跟在后面,再往后就是“我”的光影。

林双的棺材下葬之后,村民们纷纷离开,那时刘大喜远远地转头喊“我”,让“我”跟他一起回去。

“我”神情犹豫,朝刘大喜追去,可没追出去几步就发现刘大喜和村民们都不见了。

“江阳,你还在这站着干什么,时候不早了,准备拜堂吧。”身后传来林老九的声音,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件大红色的喜服。

“林老,不是说走个过场就行吗,有必要穿着喜服吗?”

“拜堂不穿喜服成何体统,凡是都要有个规矩。”。

“看来从一开始你和林双就串通好了的,真是死了都不要脸,想跟我结阴婚,门儿都没有,老子不干了!”

“我”说完就向白石村的方向走去,光影中一片漆黑,完全看不见人影。

“江阳,走这边!”刘大喜的声音从不远处隐约传来,声音极小,像是怕被人听见。

“我”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跑去,一不小心被缠绕在一起的草根绊倒,正在此时,一道黑影突然从“我”的身后出现,一掌拍在“我”的脑后。

不错,这人的确是用手掌拍的,手法精准,就像是拍在穴位上,让

那时的我顷刻间失去知觉。

我手里端着小周天罗盘,穿过这人的身体,看向他的正面。

是马三通。

震惊,错愕,不可理解。

林老九并没有骗我,将我打晕装进棺材的并不是他,而是此时正住在我家的马三通。

可我实在不明白马三通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只是利用救我的原因,想要暂时留宿在槐树岭?

如果这样的话,他完全可以用其它方法留在槐树岭,槐树岭的镇上也有客栈,住一晚才三十块钱,再者凭他的本事也完全可以在帮人算命观风水后留宿村民家中,他接近我难道另有目的?

指针回到原先位置,光影消失,我捧着小周天罗盘回到林双的坟冢前,准备再次拨动指针,看看之后还发生了什么事情。

正在这时,旁边的草丛突然晃动,刘大喜从草丛里蹿出来,把我吓了一跳。

“大喜,你大半夜来这里干什么?”

“嘘——”

刘大喜向我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然后拉着我向草丛里面跑,我们前脚才刚离开,后脚就有一道黑影从小道快步走来,来人正是马三通。

马三通到了林双的坟冢前,他四下看了一圈,鼻子嗅了嗅,然后低头看向脚边窝成一团的黄符,黄符正是白天时林老九从林双的嘴里取出的。

马三通两根手指夹着黄符,小声说道:“怪不得尸体没了反应,原来赶尸符被人取出来了。”

马三通说完,突然抬起头看向我和刘大喜此时藏躲之地,我和刘大喜捂着嘴,大气都不敢喘,更不敢动一下,可马三通依然向我们走来。

我从口袋里掏出弹簧刀,紧张得手心出汗,昨天晚上李大海黄大仙上身了都差点给马三通弄死,以马三通的身手我真没多大信心能捅死他。

马三通进了草丛,离我们仅有 两米不到的距离时停了下来,他弯下腰捡起草丛中的铁锨,然后回到林双的坟冢旁开始挖。

我和刘大喜都松了口气,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马三通,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一声老迈的声音传来,林老九从一座坟冢后走出。

“哟,林兄大半夜不睡觉,怎么到坟场兜风来了?”马三通见自己正做的勾当被林老九撞破,略有尴尬,随即呵呵一笑。

“前天早上我孙女的尸体无缘无故躺在江阳家门口,我还以为是槐树岭哪个不长眼的算命瞎子昏了头,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了,可第二天江阳说亲眼看见我孙女是自己走去的,我才想到有人暗中对我孙女的尸体动了手脚,只是没想到你今天晚上还敢来。”林老九说道。

马三通呵呵笑了一声,说道:“这有何不敢?如此穷乡僻壤的山村,我还真没以为有人会懂道家符箓,想必你也是误打误撞找出了我下的符。”

“大言不惭,我学

道制符的时候恐怕你爹还在穿开裆裤!”林老九哼了一声说道。“说,你来槐树岭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的目的当然和林兄一样,难道林兄不比我清楚吗?”马三通反问道。

“笑话,我林家世代生活在槐树岭,我更是槐树岭土生土长的人,我能有什么目的?”林老九回道。

马三通说道:“林兄,咱明人不说暗话,别人不知道,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倒是说说看你知道些什么?”林老九不以为然。

马三通抬头望天,说道:“时间真是太过久远,遥想当年,北宋年间,有两个道士偷了一件师门宝物寻到槐树岭,发现了槐树岭下面隐藏的龙脉之秘,谁曾想二人妄图占龙脉为己有,潜在山中谋划多年,只可惜终究免不得一死,还害得子孙后代都被牵连。”

见林老九没说话,马三通继续说道:“相传那两个道士一个姓江,一个姓林,他们的子子孙孙世代繁衍在槐树岭,但是他们的身上却有个诅咒,就是……”

“够了,你是从何知道这些隐秘的?”林老九打断马三通的话,他眼神微凛,露出杀机。

马三通说道:“我倒是没什么可隐瞒的,早在很久以前我就从我师傅的口中得知了槐树岭的事情,只是多年奔波在外,加上这槐树岭实在是不好找,直到今日方能得偿夙愿。”

“我看得偿夙愿倒是未必,但有来无回却是一定的。”林老九说道。

“呵呵,我倒是很想领教领教林兄的手段,看看这槐树岭中隐藏的能人异士是否真如当年我师傅吹嘘的那样神通广大,竟能将我师祖的命都留了下来。”马三通说道。

“怪不得你师傅能知道槐树岭如此多的隐秘,当年在后山盖道观的前清秀也是姓马,想必那人就是你师祖了。”林老九说道。

“不错,昨日去了趟师祖的道观遗址,从那里似乎看到了他当年俯瞰槐树岭时的身影,只可惜他不够狠,最后被一些无名之辈整死,我虽未见到他的面儿,也能想到他是个和我师傅马应钧一样把正义挂在嘴边的人,当真是死有余辜哪。”马三通说道。

“传言当年茅山最后一代掌门马应钧是被人吊死在树上的,就连茅山衣钵都没来得及传,听你这口气,马应钧不会是你杀的吧?”

“是我杀的又怎样,不是我杀的又怎样,像他那样冥顽不灵的人,终究成不了大事,倒不如早死早托生,省得浪费粮食。”

林老九听到马应钧如此说,不禁大笑起来,马应钧见林老九笑,自己也跟着笑起来,他指着林老九说道:“说到诛杀至亲,应该没人比得过你林老九了吧?”

马三通的话音刚落,不远处一棵茂密的老槐树上,一根黑色的长矛咻的一声直射向马三通的后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