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野
字体:16+-

第190章 门前万里(上)

第190章 门前万里(上)

岑野醒来时,太阳已经升得老高。身畔的许寻笙,睡得正香。被子里全是两个人的甜暖气息,岑野干脆手托下巴,盯着她。

明明昨晚是他体力消耗得厉害,现在他都醒了,她却还在贪睡。目光又落在她的脖子和肩上,看到那些红痕,岑野心头一跳,看来昨天确实把她累到了……

静默片刻,其实精力已全部复原,怕自己再在**呆下去按耐不住,她会疼的。岑野轻手轻脚起身,去洗了澡穿好衣服,就拿起手机去了书房。

坐在书房里,阳光照进来,岑野的表情却很沉肃。

他想了很久很久,想那一夜被拍下照片的经过,想曾经有人对他说过的谣言,还有他不愿意深想的猜测。渐渐的,心就冷得像这一室冬日浸冷的空气。

双手握拳,握紧又松开,握紧又松开,正如同他的思绪,在反复掂量考虑。终于,他拿起手机,打给刘大江。

“大江。帮我查查这张照片,是在上海XX会所拍的。如果能查到当晚的监控或者别的线索,就更好。”

岑野把照片、昨天从许寻笙手机上找到的那个未知号码,还有会所地址、当晚他知道的参加人……都发给了刘大江。

刘大江是个闷声办事的人,一一应承下来。

然后他说:“老板,你让我查古漫轻兽和李跃的事,我这两天有些发现,但只是一些猜测,不知道该不该讲。”

岑野:“讲吧。”

原来刘大江咬着乐队当年有关的人查下去,竟发现警方对于那起车祸,其实是有过怀疑的。

有目击者说,车祸前,徐执和李跃这两个乐队兄弟,曾在一间酒吧里起了争执,差点大打出手。大概又是因为乐队发展方向的分歧。后来他们就一起坐车走了,两人都喝了酒。

那天开的,是李跃的车。

也有乐队其他成员提到,徐执虽然那段时间心情不好,但人一直比较自律,很少喝酒开车。

后来出了事,徐执当成死亡,他是坐在驾驶座的,李跃在副驾。

警方有怀疑过驾车的其实是李跃,但因为没有证据,只好作罢。乐队甚至有成员怀疑,李跃当晚刚和徐执大吵一通,怎么徐执马上就出了事?

……

“如果要说李跃对徐执的死负有责任,没有什么直接证据。”刘大江说,“或许也只是一些人乱猜而已。”

——

许寻笙醒来后,见岑野不在,赶紧披上衣服,跑到厕所洗澡。这时才觉得身体四肢都很酸痛,有的地方更是火辣辣的痛。脑子里想起昨晚的那个岑野,脸就是一热。

而后脑子里居然冒出个可耻的念头:他倒是没有吹牛……

直至穿好衣服,从洗手间出来,她的脸还染着层红晕。岑野已经回来了,居然站在她打开的箱子前在端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