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野
字体:16+-

第72章 功名利场(下)

第72章 功名利场(下)

“这架势。”赵潭看了眼屋内摆设,笑了,“搞得像四国会谈一样。”岑野看了也想笑,心想这样一本正经规规矩矩地占座,搞得像大学上自习似的,除了许寻笙没别人了。她总有办法不食人间烟火地可爱着。

岑野走到她面前,放下包子,却瞥见个面包,包装袋拆开吃了一半。

他顺口问:“哪儿来的面包?”

许寻笙答:“刚才大熊来了,给我的。”

她言简意赅,听在岑野耳里却包含了很多讯息。尤其大熊这个绰号,他怎么觉得……她叫得还挺熟的?今早?多早?那头熊居然跟来了?聊了多久?看样子聊得还不错……这些念头一旦展开,岑野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

他不说话杵在哪儿,赵潭如何看不出这小子从来占有欲就超强。眼看摄像机还拍着,他把岑野往旁边一带:“坐下啊,许老师辛苦给我们占的座儿,还不领情?”

许寻笙看着他带来那袋还冒着热气的包子,心头一暖,拿起开始吃。岑野看到,心头舒服了几分,毕竟许寻笙的胃口就那么大,吃了包子哪里还容得下干瘪瘪的面包呵呵呵。他又翻了两下面前的歌谱本,伸手把那半个面包拿过来,说:“这个你不要了吧,给我吃。”

许寻笙睁大眼看着他把那半个残包三两下塞嘴里咽下去。想起不久前,这家伙还信誓旦旦,自己从不吃别人剩的,第一次吃女人剩的东西云云。现在……

面包并不好吃,岑野吃得也没什么表情,只是那双眼,有些幽沉地望着她。许寻笙差点噗嗤笑了,低声说:“不想吃就别吃,我中午再吃掉,不浪费。”

他用同样低的声音说:“不行。”

许寻笙的心头一跳,低头一边吃东西,一边看手机,不说话了。

这两人很有分寸,声音小得只有旁边的赵潭听见,坐在房间一角的摄影师这时在喝水休息。赵潭听得也是心头发跳,心想卧槽啊卧槽,虐老子他们现在是不是毫无罪恶感了?

没多久辉子和张天遥也来了。摄影师坐着没走,看样子还要拍一段他们的排练。

大家简单讨论了一会儿,都觉得用去年战胜黑格悖论那首《城兽》,作为舞台初秀曲目。那首歌整体都很好,也稳当,而且对于全国观众来说,是新的。

接下来就是讨论歌曲是否还要做适当的改编调整。

张天遥率先笑着说:“我有个建议——要不要在歌曲里加入点别的元素?”

摄像机又举了起来。

赵潭:“比如?”

张天遥说:“《城兽》整首歌比较激烈,但也有点沉重。这个节目说到底是娱乐节目,我觉得加点轻松快节奏的东西比较好,调节中和一些。譬如说,一段说唱?”

大家都静了下来,一是没料到他会提着个建议,二是在思考他说的这段话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