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野
字体:16+-

第48章 请跟我去(上)

第48章 请跟我去(上)

这里夜里,许寻笙都快睡了,收到条短信,于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是某商旅公司发来的:“亲爱的许寻笙,您已订购2018年2月16日申阳至南都的XXXX次航班机票……”

之前她参加比赛,身份证号这些都提供给过乐队。许寻笙握着手机,发了一会儿呆。一是想到自己白天跟岑野说的话:除非比赛的城市离我家很近,转眼就能回家。

距离1500多公里,飞行时间两个小时。

二是想到,临近春节,机票肯定原价,飞得还那么远。那家伙哪儿来的钱给她买机票?前一段崭露头角,他们几个也是花钱如流水,但其实还没拿到什么奖金,许寻笙知道,他们手里早没什么钱了。

可他倒好,干了这么件“一掷千金”的事,却一声不吭,既不给她打电话,也不来短信。

许寻笙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知怎的,也不想主动跟他联络。只是拿着那条短信,反复看了几遍。她也想看看,明天他还会干什么。

结果第二天下午,乐队排练时,岑野根本就没来。许寻笙在家里坐了一会儿,倒颇有些坐不住了。找到个机会,赵潭出去抽烟,许寻笙貌似不经意地问:“今天小野怎么没来?”

赵潭笑笑说:“一大早就出去了,许老师你不知道,他有时候很孤僻的,自己一个人干什么都一声不吭,这小子其实特别需要关爱。”

许寻笙也不知道他是说真的,还是故意开玩笑,只是“哦”了一声。结果赵潭又说:“不过他服你,在你面前最乖了,有什么事直接问他呗。”

许寻笙说:“我没事。”心想,小野哪里在她面前最乖了,简直最混世魔王,还幼稚,比在兄弟跟前还要固执。

日头偏西,他们三个走了。

许寻笙照旧收拾屋子,做晚饭,干着这些寻常的事。不知怎的,却忽然觉出些无聊寂寞来。她干了一会儿,停下,抬头看了看漆黑天色,心想再怎么着,那家伙的关子也卖得差不多了。

岑野是在夜里接近十点,来敲她家门。许寻笙在桌前一盏孤灯下等得都有些困了,他却姗姗来迟,敲得快乐又放肆。

她快步走过去,打开门。

岑野倒是愣了一下,站在门廊下,没头没脑来了句:“你就这么打开门了?万一不是我,是坏家伙怎么办?”

许寻笙当然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已能分辨出他的脚步声和敲门声,只说:“我有分寸。”

岑野背着个鼓囊囊的包,跟着她走进来。

两人在客厅站定,望着彼此,都没说话。倒颇有几分对峙味道。

于是岑野一笑,浑身仿佛都染着夜色的寒气,说:“去清个桌面出来。”

许寻笙也不多问,倒要看看他到底带来了什么,移走了一架琴,空出张琴桌,两人分立两侧。岑野放下背包,“叮铃哐啷”倒出一堆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