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
字体:16+-

第204章 “摧毁”日军重炮

第二零四章 “摧毁”日军重炮

十月三日上午,参谋本部的作战会议上就马当、长山、彭泽统一指挥的问题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其焦点不在是否集中指挥,而是在由哪一个战区来指挥?

最后,亲临会议的蒋介石发了话,众人即刻安静了下来。

“长山、马当本是一体,后由于十六军救援不当被分而治之,这种情况决不能持久。此处防御应以马当为核心,敬之,你问一下健生的意见,如果他愿意承担,还把长山交给七战区好了,把十六军也一并拨过去,其防区前移,负责彭泽及以下至长山防务。彭泽以上交由十二集团军接管。”

何应钦去了一会儿就匆匆回到了作战室,对蒋介石道:“白健生同意了,只是希望能原来配属湖口要塞的一个野炮营能够配属给十六军。”

蒋介石看向谢昌云道:“这个野炮营走了以后,湖口的防务会不会受到影响?”

谢昌云起立道:“不会有影响。开始移防两天之内,十二集团军的炮兵就可以重新部署到位。”

蒋介石道:“那好,就这样定了。敬之,你亲自督促七战区和十六军,务必在明天天黑以前完成接防。昌云,守长山的哪个营撤下来之后,把所有连长以上军官接到武昌来,我要当面对他们进行嘉奖!”

谢昌云道:“委员长,海军江防大队也功不可没。而且他们几百人就剩三十多个,再不可能让他们继续在前线了。”

蒋介石道:“有功必奖。让他们一起来!把这个通知海军陈总司令。”

“是!”林蔚立刻道。

二十八日的长山激战,致使日军损失惨重,而且其重炮联队所携带的两个基数的炮弹也所剩无几,因此再未向长山发动地面进攻,仅是以部分较小口径火炮对中国守军修复工事的行动进行干扰。

独立三师一团一营将重伤员和部分轻伤员撤下阵地后也没有申请补充兵员,而是压缩了部分班排建制,做好了继续坚守的准备。

长山又再次进入了几天的相对平静期,但这并不意味着日军就此会偃旗息鼓。

十月一日下午,日军第九师团在马当下游码头开始登陆,重炮联队也获得了一个基数弹药的补充。

同时,随着码头的进一步完善,原来随驳船停放在江上的二十余辆轻型战车被卸到了陆地上。

十月二日下午,日军获悉长山中国守军有换防迹象,便决定利用接防的中国守军立足未稳的机会,于第二天凌晨以优势炮火、战车和步兵相配合发动突然进攻,从而一举拿下长山。

以山地作战见长的日军第九师团一个联队当天下午替换下了一零六师团,准备担任第二天的主攻任务。

而日军的重炮联队,也在下午四点半钟开始了对火炮的例行保养。

五点十分,正在长山交接防务的十二集团军和十六军官兵、以及对面的上万日军的注意力,都被天空中传来的一片沉闷的“轰轰”声所吸引了。

“飞机!好大一片飞机!”

“弟兄们!快进坑道!

“不对!那是我们的飞机!你们看,开始转弯了!是要炸日本鬼子去的!”

站在高处的中国官兵们首先发现了黑压压一大片地空飞行的飞机。

日军随后也发现了这一情况,开始都以为是自己的航空兵,有人还朝天空挥动着手臂和帽子。

可再仔细一看便发现不对了!飞机机翼下竟是青天白日徽记。

“敌机!”

“之那飞机!”

“卧倒!隐蔽!”

日军立刻乱作了一团,有的躲藏,有的向防空阵地跑去。

但一切反应都来不及了!

几十架飞机转过弯之后已经调整好了攻击角度,然后一架跟一架的呼啸着就俯冲了下来。

飞机超空掠过日军阵地后又拉起,没有枪声也没有爆炸声,那些离得近些的日军只看到飞机下喷出几股水柱,瞬间就化作一片浓密的雨雾铺天盖地袭向地面。

只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几十架飞机便依次远去。

中日双方的士兵们都愣住了!

有双方的不解,有中国士兵的失望和叫骂,更有日军庆幸欢呼!

然而此刻日军的重炮阵地上已乱作一团,嚎叫的、乱跑的、在地下翻滚的日军士兵比比皆是。

“是毒剂!快带防毒面具!”

日军的炮兵指挥官做出了最快的判断。

就在日军炮兵阵地上忙于救护的同时,周围为数不多的高射炮和高射机枪也发出了射击声。

忙乱中的日军再抬头一看,两架千米以上高空飞行的轰炸机正在向下投弹,一颗颗黑点越变越大,到可以看清了炸弹的形状时,便纷纷落地炸开了!

几十枚威力并不算很大的炸弹除了直接命中了一门重炮和炸毁三辆牵引车之外,其余的主要是给人员和马匹带来了严重损失。

长山上的许多中国士兵,都为这短暂的隆隆爆炸声欢呼雀跃起来!

但经验丰富的董云福却摇摇脑袋,“莫名其妙!来了这么多飞机就丢了这几颗炸弹?够干什么用的?不管了!我们走!赵团长,阵地一寸都没有少,还有储存的粮食和罐头,就全都交给你们了。”

董云福带着一营和江防大队走了,所缴获的大量武器弹药和装具前两天就全部运下了山,一点都没留下。

江防大队倒是留下来几门不好携带的舰炮,简单教给了十六军造作方法,但两挺高射机枪和两门30mm机关炮则连同剩余弹药一起被抬走了。

十六军团长本想阻拦,可一想这也算是别人能随身携带了武器,于是便没好再做声。

空袭过去了十余分钟,才有日军炮手从炮身呈现出的斑斑痕迹、以及放置在大炮旁那些几乎变成了碎片的炮衣上,发现了飞机洒下来的竟然是高强度的腐蚀剂。

日军重炮联队长忙下令检查炮膛,自己也亲自查看了附近的三门炮,最后报来的噩耗是所有二十四门火炮的炮管内全都布满了沟槽坑洼。

不用说,重炮全都报废了!

整个帝国军队总共才有几个一五零重炮联队?联队长此刻拔刀自尽的心都有了!

而陈诚、谢昌云、廖广泽以及黄光锐等却乐开了花!

从华南空军的轰炸机准备起飞时开始,陈诚就特意赶来坐在了谢昌云的办公室里,俩人一边谈着事,一边等候着廖广泽和黄光锐不断报来的消息。

从空中到地面可能出现的意外环节太多,两个人都有些心神不定,直到潜伏观察的特种兵用电台报告了日军准时开始例行火炮保养之后,两个人才放下了大半的心。

接到了空袭成功的报告后,陈诚立刻兴奋的接受了谢昌云明晚请客的邀请,然后就匆匆赶往政治部去了。

空袭完成半个小时之后,谢昌云用电话分别向侍从室和军令部报告,“华南空军在十二集团军的配合之下,出动轰炸机多架,于当日下午五点十五分在长山前线一举炸毁日军一百五十毫米重炮二十四门,炸死炸死日军炮兵千余名,马匹数百匹,炸毁牵引车三辆。”

对那些被硫酸灼伤皮肤甚至会失明的日军,谢昌云当然也要算在战果之内。

军令部一厅接到战报后虽不敢相信,但还是立刻上报给了总参谋长何应钦。

而这时蒋介石正在跟谢昌云通着电话。

“这里面也没有遗漏,二十四门全都被摧毁?”

“报告委员长,二十四门重炮无一遗漏。”

“黄光锐用的什么办法,丢了多少颗炸弹,怎么能够做到这么准确?”

“是用的一种特殊炸弹,结合了部分常规炸弹。”

“这个炸弹是哪里生产的?威力有多大?数量有多少?你把详细情况报给我。”

“这······委员长,这个电话里一时不好说清,要不我一会儿就去向您当面汇报?”

“嗯······这个,我们晚就一点吃饭,你们过来吧!”

这个小家伙说一会儿就过来,明摆着就是要在这里吃饭!不过自己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热闹,夫人每次更是高兴的亲自安排菜肴。

从对某个战役或者是战斗能够起到的作用,消灭日军一个重炮联队,并不一定比消灭一个日军步兵旅团要大。

但是从整个战略和心理上的作用来看,其意义就远远不同了。

中国军队由此向世人证明了自己有在任何情况下、任何地点、摧毁日军任何重要装备的能力,同时也消除了一个可移动的巨大隐患,使前线官兵卸去了对巨炮的担忧畏惧心理。

而且,日军华中派遣军有十多个师团和几个独立旅团,飞机也有数百架,但是重炮却仅有这二十四门,其生产成本之高,向前线运送之困难,国内短期内不可能再生产补充,所以无疑是日军的宝贝疙瘩。

因此何应钦接到一厅报告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与蒋介石一样,就是找谢昌云核实战报的真实性。

像何应钦和蒋介石这样的在日本读过士官学校、又有多年大战经验的人,都知道一下摧毁二十多门重炮的难度。

摧毁和造成一定损伤,其战果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并且谢昌云上报的又是二十四门一五零重炮无一漏网。

但何应钦电话打到九战区之后,却被告知谢副长官被侍从室叫了去。

像谢昌云这样主管作战的高级将领,只要离开住所或办公地稍长一点时间,其去向都是要在作战室备查的,如有时必需要保密,则会把副官留下或者告诉自己的上司。

而今天留在副官室里的李廷秀,一听是何总长来的电话,就立刻把长官的去处直接禀明了。

何应钦知道蒋介石肯定也是为了这事找谢昌云,便不好再继续追问,于是就分别给廖广泽和黄光锐打了电话进行直接核实。

何应钦的目的是能够有确凿有力的证据证明日军全部重炮已被摧毁更好。但反过来,如果能够探查出谢昌云等是谎报战绩也未尝就不可。

粤系部队在战绩上已是鹤立鸡群,谢昌云在战役指挥和战术运用上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让人可嫡贬之处,如若能借此抓住一个把柄,多少也可以压制一下其强劲风头。

抱着这种先入为主的观点,更由于谢昌云交代过不得轻易泄露空袭手段,所以何应钦果然只用寥寥数语,就从廖广泽和和黄光锐的回答中发现了倪端。

而且接下来第七战区转来十六军的现场目睹情况也证明,华南空军出动了大批轰炸机是不假,但仅有两架轰炸机在高空对敌炮兵阵地实施了一轮轰炸,其余的飞机都是一掠而过,机腹下的炸弹(十六军把硫酸容器罐误认为了是炸弹)也并未投下去。

不需再多问,何应钦心中已坐实了华南空军虽对日军炮兵重炮阵地进行了空袭,也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效果,但远未远全部摧毁敌重炮的认定。

谢昌云伙同十二集团军和华南空军谎报战绩是却做无疑了!

何应钦正忙于收集证据之时,谢昌云在官邸对于整个空袭准备和实施过程的讲述,却把宋美龄笑得几乎不可自持,连蒋介石都佯装起身到地图前比量赣州道长山的飞行距离,而背过身偷偷的抖动了几下肩膀。

这次空袭所用的方法虽是离奇甚至带有些玩笑,但也却一点不差的符合了蒋介石对谢昌云“敢想他人不敢想、敢用他人不敢用、敢打他人不敢打”的评语。

不过中国的落后,不光是经济和军事上的,更体现在了一些与国家实力不相符的思维以及文化传承方面。虽然是军力不如敌人,但对战争中使用一些“**技巧”还是有些不屑一顾的。

因此,蒋介石虽然已确认战果无疑,但最后还是决定把“炸弹轰炸”定为了这次摧毁日军重炮的唯一手段。

晚上八点钟,中央的新闻单位和武汉的主要报社,都收到了侍从室提供的重要战报的新闻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