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爱·青春散场
字体:16+-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我深呼吸了一口,冷静地对张总,也是对自己说:“我要离开上海,到你公司上班,做你的职员。”

我跟随张总来到了江西,成为了名普通的产品经理,一干就是两年。

两年内,我工作兢兢业业,几乎将所有的时间和心思都放到了工作之上,凭借多年的市场营销经验,数个本来已经死掉的产品在我手中起死回生,且市场销量每年都以200%的速度增长。此外我为人处世低调谦卑,更是无心升职加薪,在复杂的派系之争中始终抽身于外,在同事眼中,我是个名副其实的老实人,虽然业绩突出,但并不会对他们的利益形成危险,在老板眼中,我更是值得信任的职业经理人,多少次张总提出让我出任公司营销总监都被我婉言谢绝。我已再无当年的张狂,权势是祸害,我不知道我身边究竟隐藏着多少个陈重,我只知道太平世界并不太平,而欲望则是劫难的摇篮。更何况,这家公司本就是家族企业,里面人员关系复杂、非亲即故,做了营销总监又能怎样?就能一呼而天下应,就能证明自己价值且让他人心服口服吗?不,那太可笑了,如果两年前,我会这样认为,并且会用尽心机去获取,然而我已经因为自己的欲望太强而失去很多财富和幸福,如今又怎能重蹈覆辙?现在生活虽然非常平淡,但是很真实,而真实且平淡的生活不正是风浪过后劫难余生的我所苦苦寻求的生存一种状态吗?

在江西,我一直单身,虽然身边女人如过江之卿,说亲做媒之声更是不绝于耳,只是我虽心中有爱却无心再爱,对可可的思念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有半点缓减,反而久而弥坚。我并不觉得自己多少孤独,因为我知道我的爱正和这个世界上某个角落的灵魂遥相呼应,一唱一和。所以,无论怎样的女子如何引诱,我皆如老僧入定,紧闭双眼不予理睬。一来二去,公司很快传出风声,说我根本就不喜欢女人是个同性恋,外地不比上海,对之还不甚理解接受。虽然人前人后所遭风言冷语甚多,但毕竟少了很多麻烦,到也正合我意,所以我沉默认可,将别人看我时怪异的目光悄悄忍受。

一切都好,只是,看到人家牙牙学语的幼童,心中不免暗暗伤痛。

在江西,工作节奏缓慢,也几乎从不加班,自己空余时间相当至多,不上班时我除了休息,我大体只做两件事,看书和思考。所看之书范围相当之广,历史、人文、哲学……两年来我看了超过我前二十几年十数倍的书籍,且我习惯将自己亲身经历融入到书中阅读,所获道理居然颇多,内心更是愈加平静,深有洗净铅华,重新为人之感。

当然,偶尔我也会天马行空地畅想,也曾想过自己要发愤图强,用计用策,在此成就相当一番事业,成王成候,杀回上海,手刃仇人。以报失业丧妻之恨,然而只是偶尔想想而已,且想像的结果总是付之一笑。要是真的会这样,那么生活就不是生活,而是一部被写滥的通俗小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