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爱·青春散场
字体:16+-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凌晨三点,我被那帮孙子扔到了一条不知名的马路上的垃圾堆边,和垃圾混杂在一起,不分彼此。两个小时候,在被一个扫马路的清洁工人成功发现后,我被送到了医院进行急救。

福大命大,我再次活了过来。我的主治医生居然是上次抢救过我的黄医生。他还是那么胖,以及爱唠叨,见我醒来他一如既往地安慰我:“放心、你只是骨头断了几根,脑袋有点儿震荡,内脏出了点小血,也就半年生活不能自理,没啥大事。”

我没说话,我恨自己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不被那畜生打死,好让警察把他逮起来,判个死刑为我报仇。

我闭上眼睛,泪水又流了出来。

“小伙子,你哭什么呀?这不活得好好的吗?快别哭了,和我唠叨会吧,这么多天没见你,怪想你的,对啦!我和我老婆离婚啦,现在和那个暗恋我的护士在一起同居了,你还和那个哑巴在一起吧,我刚才给她打过电话了,她应该马上就会来了,哎呀,我说你别哭啊,听我唠叨好不好?”

从头到尾,我一直紧闭双眼,一言不发。我懒得和他讲话,事实上,我懒得和所有人讲话。

黄医生到也坚持,我这边一声不吭,他那边说的叫欢快。吐液喷溅在我的脸上,以此证明他肺活量的强大。

很快,可可冲了进来。先是抱着我咿咿呀呀地叫唤着,见我没反应又拉着黄医生不停比划。黄医生向她简单交待了一下我的伤势后,可可最后趴到我的身上痛哭了起来。

“唉……真是的,本来一个人哭,现在两个人哭,又没死人,这么伤心干嘛?”黄医生边罗嗦边从椅子上站立起来,“好了,我去其他病房查房了。对了,你们得赶紧把医药费补上,否则医院要把你赶出去的。”黄医生指着我,看他那样子,好像医院要赶我出去的不是医院而是他,可可吓得赶紧拼命点头,黄医生这才一晃一晃地摇了出去。

手术费加医药费一共八千块,住院费另算。医院果然比黄医生还要狠,一个瘦如竹竿的女人告诉我,如果三天内凑不全钱,就请我滚蛋。人是死是活,与医院无关。

说实话,当时我真挺绝望的。要知道,家里所有钱加起来800块都没有,现在一下子要拿出这么多钱,就算让我抢银行也要等我身体恢复了吧。那天夜里,可可抱着我不停哭,我被她哭烦了,昏昏沉沉睡了过去,醒过来时候她居然还在哭,后来我又睡着了,再醒过来时,天已经亮了,可可不见了。

我没有问可可去哪里,没有人会告诉我,再说,此时此刻她去哪里都可以,都比留在我身边强。

走吧,让一切都从我生命中消失,我本是无根的浮萍。所有对我的恩赐都将烟消云散,天煞孤星的终极命运注定是孤独。沉沦与毁灭是无法颠破的诺言。与其让俩个人痛哭,不如一个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