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爱·青春散场
字体:16+-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我开始找工作了。

当然在医药保健品这个行业里找了。只是医药公司和保健品公司我不大感兴趣,嫌弃那里的工作太平淡,没有挑战性,一心想还能到广告公司做产品策划。上海做医药保健品策划的广告公司我到是认识不少,其中有几家以前一直想挖我过去却总是被我拒绝,现在我主动上门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对此,我相当自信,于是给一家规模颇大的广告公司人事部打了个电话,告诉对方我想求职,我曾是点击广告公司的产品经理,对方一听连忙约我面谈,在那家公司的会议室,我和他们一个副总神侃了二个多小时,从伟哥侃到禽流感,从艾滋病侃到本拉登,侃得他胃**脑缺氧,最后强烈要求我加盟他们公司,许诺给我做市场总监,月薪一万,奖金另算,正当我得意洋洋准备鸣金收兵之际,对方突然问我既然在点击广告公司干得那么牛B,为什么会突然离开。我一下子哑火了,前面光顾吹牛,居然忘了这个重要问题,我支支吾吾说什么理念不符合,价值观不一致,显得很是尴尬,然后举手告别,仓惶离开。

临走前,我问这家公司人事部负责人我何时可上班,对方让我不要着急,他们会通知我。我最怕听到别人让我不要着急了,就感到事情不妙。果然,第二天一大早就接到这家公司电话,说无法录用我,因为他们打电话到我上家公司调查时,一个姓陈的客户部总监说我是一个小偷式的叛徒,品德肮脏,趣味低下,毫无职业操守,一天到晚背着公司接私活,动不动就对女同事进行性骚扰,最喜欢用脏话问候老板的妈妈,三天不在公司打次架就浑身难受,总之无论哪家公司招我进去都要倒大霉,第一年亏损,第二年就倒闭。

我又找了几家公司,几乎每次都因为陈重从中作梗而前功尽弃,有一次最夸张,我好不容易谈妥一份工作,都干了半个月了,陈重居然发过来一份传真,上面将我在点击广告公司的罪状罗列的叫一个整齐,最恶心的是上面还有一个联合签名,几乎所有客户部的人都有签名,以此证明我的罪大恶极。同时陈重还威胁这家公司,如果不立即将我开除,以后无论什么案子都会和他们抢,以点击广告公司的实力,要和这家小公司过不去那太轻松了。结果当天我便被清理出门,一分钱未拿,白干了两个多星期。

那段日子,痛苦不堪回首,唯一惊喜便是:可可用她所有的积蓄,把我们租借的房子买了下来,一共花了近四十万,这几乎是可可跳了十年艳舞挣得的所有钱,她根本没有和我商量,自说自话便买了下来,仅仅因为我有一次抱着她,吻着她的发,轻轻告诉她:好想早日和你拥有一个属于我们俩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