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爱·青春散场
字体:16+-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我回到了上海,站在我生活了四年多的家里――不,此刻它已经不是我的家,两个多月前,为了筹备资金,我无情地将它卖给了别人,今天则是我和它厮守的最后一天,再过几个小时它即将离我而去,一如这两个月来,我生命中太多的人和物离我而去一样。

我事先计划是打算在附近租套房子住的,却没想到父亲突然辞世,我在老家一呆就是大半个月,耽误了找房子的时间。而相较时间的缺失,更可怕的是贫穷,这些天发生的恶运实在太多了,几年工作攒下的积蓄花得所剩无几,从老家临走时我又留下两万元给后妈,现在我在上海所有的钱加起来只剩下三千多元,如果按照我以前花钱的力度,一个晚上就可以消灭。

我收拾好房间,提起一点点可怜的行李,走出家门,却不知下一步的方向。

这个城市我没有了家,我该何去何从?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喝酒去,一醉解千愁,今夜,我但求一醉。

我乘公交,换了两部车才赶到BABYFACE,这个我无比熟悉的地方今晚看起来居然如此狰狞,音乐到一如既往的激烈,台上跳艳舞的姑娘也一如既往的**,但我对这些都没有了兴趣,我只想喝酒,我找了个偏僻角落的位置坐定后,一杯接着一杯喝了起来,很快便喝得酊铭大醉。一头栽倒在桌上,昏睡了过去,等醒来时还想继续喝酒,突然感到面前晃动着几个人影,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其中一个人突然一把抓住我的头发,然后用力把我拉倒在地,过多的酒精让我浑身发软,几乎无力反抗,就生生被他拉出了BABYFACE,一直拉到附近的一条小马路上。

我瘫倒在地,定眼一看,就看到陈重正嬉皮笑脸地站在我面前,在他身后还站着几个彪形大汉,其中有一位正是上次在BABYFACE打了我且自称是马彪的中年人。

陈重蹲了下来,用手拍拍我的脸,一脸严肃地说:“真想不到你现在还有心情喝酒,可你到哪里喝酒不好,拼拼要到这里,还让我看到,你不知道我对你很有意见吗?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很想打你吗?你怎么这么笨的啦!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哈哈,这傻B太衰了,上次被我敲了一棍子就晕了,今天可不能再打头了。”马彪身边的那个小矮子夸张地接过话说。

“对,不能打头,绝对不能打头,那打哪里呢?要不打脸吧,反正他也不要脸。”陈重说完甩手便抽了我一个耳光,“疼不疼啊……我问你疼不疼?你不是一直很吊的吗?你还手啊!我让你和我吊”,陈重突然挥舞着双手,张牙舞爪,一只接着一只地抽着我耳光。

或许是打累了,他停了下来,喘着粗气对我说:“对了,忘记告诉你,青春美容胶囊的案子被我接下来了,真是谢谢你哦,白白送给我五百万,我真是爱死你了,还有,你和李中君的录音也是我给老板的,是我用了十万元从李中君那里买下来的,没有这段录音我还真赶不走你呢。”说完他猛然抓住我的头,大力往地上撞了过去,“我还忘了告诉你,刘娜还是处女哦,我干她干的好爽,谢谢你帮我照顾她照顾了那么长时间,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又给我女人又给我钞票,我真是好爱好爱你哦……”陈重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鲜血顺着脸流入我的嘴,苦苦的、涩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