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爱·青春散场
字体:16+-

第三章

第三章第二天早上九点整,我准时赶到位于卢湾区打浦桥一幢顶级写字楼19层的公司,在大门口遇到客户部总监陈重,我正考虑要不要先和他打个招呼,却见陈重斜眼狠狠瞪了我眼,从鼻腔里涌出一股浊流,“哼”了一声,就匆匆走进了公司。“傻B”,我暗自骂道,这家伙自从上个月当了总监,就牛B的不行,把自己阶级出生都忘了,刚进公司时还不是跟在我后面混?陈重是上海人,比我大好几岁,看起来却比我还要年轻,白净净的脸,上面没两根毛,说话也总尖声尖气,太监似的。陈重去年才进的公司,谁也不知道他以前是干什么的,反正对市场营销、产品策划半点不懂,但一张嘴特别能说会道,且满口大道理,总之,活人能被他说死,死人能被他说活,要是北京奥运把吹牛设成比赛项目,派他上场保准拿冠军为国增光。按理说,这种光说不练的主在我们广告公司是混不长久的,但偏偏此人在外面有不少人脉资源,一进公司就拉来好几个大单子,乐的老板要认他做干儿子,没一年时间他就从一个小小AE坐上了客户部总监的位置,临驾我头上,从此更是趾高气昂,说话用鼻子发音,走路永远抬头45度仰望天空,牛B得能把天上飞机打下来,和你交谈不是yes就是no,权威得好像他是开神舟六号的人。私下里我听陈凯说,陈重来公司之前混过黑社会,违法的事干过不少,着实是个狠角,没事最好不要惹他。面对陈重的飞扬跋扈,客户部的人虽然都不服气,背后天天问候他妈妈,但也无可奈何,当面还得笑嘻嘻管他叫领导。而他也经常装B,成天给我们讲市场、说营销,操!老子做市场的时候他还是**呢,我他妈管他黑道白道空手道呢,这是广告公司,靠本事说话,公司60%的产品是我领导的品牌小组做的,我凭什么对他点头哈腰?不过说陈重混黑色会我不相信,但说此人心狠手辣我却是深有体会。公司以后有个小AE,刚大学毕业,一副天地不怕的混账模样,是个十足的愣头青,平时说话粗声粗气,看到我们这些前辈总爱动手动脚开玩笑,没大没小的,我看得都刺眼,好几次想修理修理他,结果还没等我动手,此人不知道怎么就把陈重给得罪了,这下好了,陈重天天给此倒霉蛋穿小鞋,一天到晚外派出差,哪里痛苦往哪里送,回来后还总找理由不给报销,稍有怨言更是指着鼻子臭骂,就算偶尔不出差也要在公司加班到凌晨两三点,早上九点还要准时上班,迟到一分钟把他工资扣得血本无归。此人就差跪下来求陈重放他一马了也没用,陈重笑嘻嘻说我这是帮助你成长,给你风吹雨打是你的福分。最后连我们都看不下去了,心想小伙子这笔学费缴得够多了就算了吧,实在看不顺眼直接开除了好了。可陈重不依不饶,非要玩死此人而后快,小伙子要辞职不让走,想拔档案出去不给拔,陈重玩他跟猫玩老鼠似的,咬一口放一口,不让你死,更不让你生,就这样,此AE差点被陈重整成精神分裂,最后还是老板出面才算捡回一条性命。这件事情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知道,有钟人生性就好斗,跟天斗,跟地斗,实在没人斗了就跟自己斗,拿把刀在自己胸口戳戳什么的,陈重就是这种人。因此这种人非常可怕,杀自己的事情都做得出,还有什么事情他不敢做?因此虽然我和他一直面合心不合,却也没有正面冲突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外表看起来飞扬跋扈、无所畏惧,内心深处实在柔弱怕事,这点我自己最清楚了。现在他为何对我如此恶脸?我迅速思考了几遍,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心中隐约有点不舒服,缓缓走进公司。陈凯见我来了,赶紧拉我去走廊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