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爱·青春散场
字体:16+-

第二章

第二章

我叫杨健,今年27岁。是一家以做药品、保健品营销策划而闻名业界的广告公司的产品经理。前面给我打电话的陈凯是公司文案,也是我的最佳搭档。我和陈凯一起成功完成过许多药品和保健品的市场推广,很是为公司赚了不少钱,在圈内算是小有名气。只是我们虽然业务能力超众,实战经验丰富,但毕竟为人打工,每月工资加奖金撑死了也就四、五千,看着满大街宝马、奔驰,再看看自己屁股下面的助动车,自卑地想跳楼。抱怨了几次后,陈凯怂恿我一起接私活,这样来钱快很多。一开始我还心存忌讳,总觉得这样做对不起老板,难得他一直很赏识我,对我信任有加,现在要暗地里抢他的钱,还真有点儿做不出来。

只是我虽不想对不起老板,但却更不想对不起自己。如今这个社会,没什么比贫穷更可怕,没什么比钞票更实在。如果你够诚实,你就该承认这句话是真理。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眼中只剩下了赚钱,什么理想啊情操,爱情啊友谊,全都靠一边站。不能说我们太现实,我们曾经天真过、理想过,但结果差点穷到快饿死。后来人大了,成熟了,知道年少时的想法太可笑了,于是就更不会和钱过不去了。现在要供房供车,过两年要结婚生子,然后要养妻养儿养父养母,哪一样不需要很多很多钱?我脚下的城市名叫上海,平均房价一万一平方,油价上涨地让人疯狂,随便进趟医院看个毛病花掉千儿八百的没商量,到南京西路伊势丹花一万块才好买件像样的西装……你要是没个几十万在银行里存着,简直活也活不踏实。

金钱万岁,理想狗屁,就让一切和钞票唱反调的虚伪情结见鬼去吧!

我们这次接的私活是个江西老板的产品,此老板当年不知从哪弄到一个治胃病的配方,效果挺好,加上没竞争对手,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便开始在市场上一枝独秀,十几年来很是赚了不少银子。然而近两年市场上同类产品多了起来,钱是越来越难赚,广告都做到中央台了,销量还是起不来,急得这江西老板满世界找人打架,后来听说我们公司在药品保健品营销策划方面具有独特手法,于是夹着一皮包钞票来到上海,找到公司,说让我们帮这个胃药策划个年度营销方案。

这种小客户我们公司当然不可能重视,公司一个副总给这个江西老板上了半天课,告诉他我们的客户都是国内外著名医药公司,出一个产品年度营销案光策划费就要50万,然后每月月费18万,付不起这个价谈都别谈。江西老板一听都快哭了,问能不能便宜点,打个折什么的。副总一听怒不可遏,大声骂道:“白痴,你以为这是菜场买小菜啊?还讨价还价?脑子浸水了”,然后拂袖而去。江西老板只得灰溜溜地离开公司,没走两步就被我和陈凯拉住,快速交换了名片,说晚上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