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心上,人生薄凉又何妨
字体:16+-

第一百七十三章 ,爱情阴谋 再次感谢送钻不留名的亲们,谢谢大家!

“苏黎落,嫁给我吧”

萧子誉望着苏黎落的眼睛,里面是灼热的期盼。

“苏黎落,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你的过去。也不在乎你是否还爱着他。我愿意接受你,也接受这个孩子。我愿意给他所有的爱。如果可以,请你给我一个机会,我愿意倾尽我所有,为你,为我们的孩子。”

“萧子誉..........”苏黎落皱了皱眉,忽然抽出了被他紧紧握住的手。“不是我们的孩子。是,我的孩子。”

听到苏黎落的话,萧子誉微微一怔,眸中的光芒渐渐的暗淡了下来。

“萧子誉,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对我这样好。”苏黎落咬紧了下唇,轻轻的说道。“我感谢你,我打心底里感谢你对我做的一切。可是,萧子誉,就算你能接受,我也不能。这是我的孩子。是我和冷若寒的孩子。我不能,让你来承受这一切。”

“苏黎落,这都是我自愿的。”萧子誉烦躁的摇了摇头,“黎落,你不懂,你是个女人,如果冷若寒不回头,你该怎么办?你自己带着孩子会很难过,你明白吗?你能独自抚养他长大吗?这些花销和费用,你能承受的起吗?”

“你忘了?我可是海滨集团的董事,这些股份,够我生活一辈子的了。”苏黎落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况且,我现在也有工作。你放心吧,我可以养的起自己。也可以养得起这个孩子

。”

看着苏黎落的笑容,萧子誉觉得胸口一阵阵的憋闷。她真的就可以将所有的事情都自己扛?

“苏黎落,你告诉我,你会动用股份里的钱吗?”萧子誉的嘴角勾起一丝苦涩的笑容,紧紧的望着苏黎落的眼睛,似乎是要将她看穿。

苏黎落的身子微微一震,随即。垂下了眼帘不再说话。

“我知道,你不会。”萧子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眼中充斥着悲伤的气息。“我会一直陪着你。”

忽然,萧子誉轻轻的对她说道。语气中,是不可抗拒的力量。

“即使你不接受我也没关系。我不会放弃你。如果冷若寒娶了夏蕴染,你也不要担心。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会和你一起抚养这个孩子。看着他长大成人。”

“萧子誉!”苏黎落忽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对着萧子誉吼道,“你是个傻子吗?难道你要一直将你的青春和时间都浪费在我的身上吗?这不是你的孩子!你为什么要抚养他?你为什么要看着他长大?萧子誉,我没那么好!我不值得你去做这么多!真的不值得!”

“感情,没有值得不值得,只有愿意不愿意。苏黎落,我就是个傻子又怎样?我就是喜欢你,你又凭什么阻拦我?”萧子誉说着,走到苏黎落的面前,俯身,轻轻的替她盖上了被子,“苏黎落,我愿意对你好,直到,我不喜欢你的那天为止。”

萧子誉起身,抬手将地灯关上。屋内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

“睡吧,苏黎落。不要想任何。”

转身,他走出病房,轻轻的关上了门。

黑暗中,苏黎落的手紧紧的攥住了身下的床单,努力的压抑着,轻轻的啜泣着。

------------

金碧辉煌。

夏蕴染带着职业化一尘不染的笑容,流利的和客人谈着合作的详细事宜

冷若寒的目光始终定格在桌子的纹理上,轻微的失神。

苏黎落的手机一直都没有人接,她怎么样?萧子誉又带她去了哪里?

直到夏蕴染在桌下踢了踢他的皮鞋,房间中响起了客户的笑声,冷若寒才渐渐的回过神来。()

“冷总裁,夏经理真的是很有能力的女人,你们公司,可真的是人才辈出啊!”合作方的董事长不住的夸赞着,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对了,我听说,冷总裁要和夏经理结婚了?真是郎才女貌!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来,这杯,我敬你们,就提前祝福你们新婚之喜!”

“真是谢谢董事长的夸赞,这一杯,我敬您!”夏蕴染笑着,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冷若寒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他只是机械的举起了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酒精辛辣的味道充斥在口腔里,冷若寒忽然觉得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来,这杯我敬您。”冷若寒将杯中的酒倒满,忽然端起,又是一杯喝尽。共介叉才。

紧接着,是一杯接一杯的倒满,再喝掉。夏蕴染望着他,不禁有些担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冷若寒只觉得自己昏昏欲睡。

他起身,房间里早已经没有了合作方的踪影,夏蕴染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摇摇晃晃的起身,走到了洗手间开始不停的吐了起来。他将水打在自己的脸上,努力的使自己清醒。

胸口憋闷的似乎就要炸开一般,他掏出手机不停的拨打着苏黎落的电话,结局无疑都是一样的没有人接听。

冷若寒奋力的将手机摔在了墙上,手机落地,屏幕被摔的粉碎。

缓缓的走出洗手间,就碰见了走廊对面迎面而来的夏蕴染。

“若寒?”她跑了过来,急忙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冷若寒。“我刚才去送客人了,回来看到你不在,真的是很担心你

。”

夏蕴染的眼中流露出担忧的神情,冷若寒想推开她,却被她死死的扶住。

“若寒,你喝的太多了!看你这个样子,今天是回不了家了,楼上有房间,我带你去休息吧!”夏蕴染仔细的扶住了冷若寒,带着他向电梯的方向走去,嘴角勾勒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七楼的走廊上。

夏蕴染扶着冷若寒,径直的走到了7012的房间门前,她掏出了房卡,轻而易举的打开了房间的门锁。

将冷若寒扶到床边,冷若寒重重的倒在了**。

夏蕴染脱掉了外套,掏出手机,立在了床前的柜子上,嘴角带着一丝骄傲和深邃的笑容。

她散开了头发,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冷若寒的面前。

她轻轻的脱下脚上的高跟鞋,躺到了冷若寒的身边。她侧身,看着冷若寒英俊的侧脸,忍不住抚上了他的脸颊。细细的抚摸着他的每一处,青郁眉毛,挺拔的鼻子,明净的双眸,这一刻,她在心里想了多久,盼了多久,如今,这个男人却这样真实的躺在自己的身边。

“若寒,你知道吗?这一刻,我等了有多久?”

夏蕴染趴在冷若寒的耳边,喃喃的说。她口中呼出的热气似乎让他有些痒,他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

她的嘴角带着醉人的笑意,低头,将头靠在了他紧实的胸膛上。

“为什么,你就是心心念念着苏黎落呢?难道,我制造了这么多误会,都不能拆散你们?”

夏蕴染抚摸着他的脸颊,一双手却勾上了冷若寒的脖子。紧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眸子中是炙热和崇拜。

“不过这次,不一样了。就让我和她,速战速决吧。”

冷若寒,如果生米煮成熟饭,恐怕,你这辈子,都别再想和苏黎落复合了。

夏蕴染嘴角的笑意正在一点一点的加深,她渐渐的靠近冷若寒的身体,身上散发着浓郁的香水味道,充斥在冷若寒的鼻腔里

忽然,她缓缓的起身,支撑着身子正视着冷若寒,她的卷发落在冷若寒的脖颈间,冷若寒的眸子微微的动了动。

夏蕴染俯下身,一双灼热的唇,就这样的落在了冷若寒的唇上。

她的身子微微的颤抖,试图撬开冷若寒的唇齿,她忽然伸出手,开始解开冷若寒的衬衫纽扣。

似乎是感受到女人的热情,冷若寒忽然伸出手,一把揽住了夏蕴染的腰肢。

夏蕴染的笑意更深。起身,缓缓的解开前胸的衣扣。

冷若寒,过了今晚,你的世界,将只有我一个女人。

“黎落............”冷若寒感觉到一丝的异样,轻轻的呢喃着,“苏黎落.......是你吗...........”

夏蕴染没有回答,只是继续的解着自己胸前的扣子。

“苏黎落...........”冷若寒只觉得头很痛,他缓缓的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努力的眯了眯眼,想要看清眼前的女人。

“若寒,别着急,她能给你的,我也一样可以给你。”夏蕴染轻笑着,一双手抚上冷若寒的腰部,想要解开他裤子上的腰带。

正在这时,一双手却有力的握住了夏蕴染的手腕,用力的将她甩到了一边!

“夏蕴染?”冷若寒猛然坐起,眼中满是掩饰不住的愤怒。“你做什么?”

“若寒,我看你这样难受,所以我.........”夏蕴染坐在床边,用力的咬了咬下唇,衬衫的解开的很大,能看到她内衣的颜色,“若寒!我们就要结婚了,我不介意的!”

冷若寒眼底是一片猩红,他忽然疯狂的将夏蕴染拉起,就像是一只发怒的雄狮一般。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