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心上,人生薄凉又何妨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夏蕴染割腕了

第二天一早,苏黎落早早的起床换好了衣服。坐在梳妆台前,冷若寒为她梳着头发。

“怎么了?”冷若寒看出苏黎落有些许的失神,轻声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苏黎落淡淡的说道。

“别担心。”冷若寒握了握苏黎落的手,安慰道。他笑了笑,“你不是厉害的女王大人吗?有什么事你会害怕呢。”

苏黎落望着冷若寒的眼睛,露出一抹安心的笑容。

今天就是开庭审理苏娜和邵辰的日子

吃过了饭,苏黎落和冷若寒坐到了车里,向着法院的方向驶去。

出席的的人并不算多,苏黎落看着旁听席的苏盛明和爷爷,心里划过一丝说不出的滋味。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毛呢长外套,在冷若寒的陪同下,站在了原告席上。

不久,在苏娜和邵辰被带上了法庭的时候,苏黎落还是觉得心里狠狠的一紧。

苏黎落看向苏娜,眼中满是复杂的目光。这还是当初的那个苏娜吗?这还是那个嚣张跋扈的大小姐吗?

她的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的消瘦。穿着狱服显得十分的宽大。她再也没有了当初那份妩媚和妖娆的气息,整个人更像是一个受尽风月的平凡女人一般。

她抬起头看向苏黎落,或许是因为光线有些亮,她微微的眯了眯眼。她直直的望着苏黎落许久。又低下了头。

苏黎落不知道。她是因为厌恶自己,还是因为感到愧疚。

在取得法官的同意后,双方的律师被宣入庭上,展开了激烈的指责和辩护。

苏黎落看着苏娜。只觉得心中掠过一丝丝的心疼。她忽然想起,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自己迈开小小的双腿,步履蹒跚的跟在苏娜的后面跑着,嘴里不停的喊着,姐姐,姐姐。那时候的苏娜也会停下来,过来摸一摸苏黎落的头发,对她轻轻的说一句,妹妹,乖。

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如此的憎恨自己了呢?苏黎落不清楚。或许是在她的母亲自杀的那一刻起。或许是在陆子晗爱上自己的那一刻起。

是从什么时候起呢?苏黎落也不想再去考究。

此刻,她只觉得,苏娜,不过也只是一个可怜人而已。她不过,也是一个无法看透世事,被爱恨纠葛的可怜人而已。

小说免费下载80txtt

苏黎落忽然就觉得释然

。原本,她以为,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原谅苏娜。她以为,她会永永远远的恨她。可是这一刻,在看到她如此狼狈的这一刻。她忽然就觉得,她已经放下了。原来,恨一个人,是一件如此艰难的事情。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苏黎落完全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机械性的回答着别人提出的所有的问题。

“我宣布,被告人苏娜,使用非法手段故意伤害他人致人死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应判处其无期徒刑。但由于原告对其罪行请求宽大处理,故判处其十年有期徒刑。被告人邵辰,使用非法手段谋取商业利益,判处其3年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根据其服役期间表现,可酌情减刑。如有任何异议,可以申请上诉。”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zainixinshang-renshengboliangyouhefang/5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