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心上,人生薄凉又何妨
字体:16+-

第一百零六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感谢每一位支持我的朋友!

“你知道,我不会轻易放弃。”夏蕴染说完,转身离去。

冷若寒望着夏蕴染离去的背影。微微眯起了眼,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紧紧的攥起了拳头。

该怎么办?面对一个深爱的人,和一个有养育之恩的人,该如何选择?

冷若寒微微觉得有些头痛,为什么,爱一个要如此的艰辛呢?为什么偏偏要将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呢?

他闭上了眼,将头靠在沙发上。正当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请进。”冷若寒淡淡的说道。

助理应声推门而进,“总裁,邵氏企业董事长想要见您

。”

“让他进来。”冷若寒说着,渐渐的露出了冷峻的目光。

助理闻言,在门口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邵谨言徐徐的走了进来。他的身子依旧十分挺拔,只是眼中却少了一份凌厉的气息,整个人显得十分的憔悴。他走到冷若寒的面前站定,静静的望着冷若寒。

“邵伯伯来,是为了邵辰的事情?”冷若寒挑了挑眉,不疾不徐的开了口。

“若寒果然是个明白人。我愿将邵氏企业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过到你的名下。还希望。你能出面,放弃对辰儿的控诉。”邵谨言轻轻的开了口。

“怎么?看来你已经收到法院的传票了?”冷若寒仍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依旧是淡淡的语气。

小说txt下载75txt/

“我就这一个儿子,我们邵家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我不能让他出事。”

“在商业上,我并没有为难过你们邵氏企业。可是邵辰,却时时处处的针对我。在私底下,我也并没有加害过你们身边的任何人,可是邵辰,却三番五次的使用奸诈的手段。您不觉得,是邵辰做的太过了一些?这些惩罚,对他来说,都是应得的。”

“我承认,这些事,是邵辰做的太过了一些,我对不起他。我对不起你,都是我,才造就了这一切。是我对他的要求太过严格和苛刻,我也是盼子成龙的心太过于急切。什么事都要拿他和你比较,我也是希望,他能够像你一样沉稳内敛,我也是希望,他也能像你一样,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只是我没有想到,却终究让他对你心生嫉妒和不满,他处处想要比过你,处处想要做出成绩。所以他才会不惜使出不正当的手段威胁你,打压你,是我,是我才导致了他犯下这么多的错事。可是他终究是年纪小不懂事,太过于心高气傲。若寒,要怪你就怪邵伯伯吧!别怪辰儿!若寒,他还这么年轻,他这后半辈子,不能就在监狱里度过啊!若寒,只要你原谅了辰儿,我愿意给你当牛做马!只要你能原谅辰儿,邵氏企业,我愿意拱手奉上!”说着,邵谨言竟然像个孩子一般哭了出来,他忽然就跪在了冷若寒的面前。

免费小说下载txt电子书80txtt

女亩鸟扛。

冷若寒的心中微微一动,看着邵谨言的模样,心中是说不出的滋味

。冷若寒看到他的两鬓已经斑白,这样一个年过五旬的的老人,竟然为了自己的儿子甘愿给自己下跪。冷若寒的眸子里涌起复杂的光芒,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冷若寒起身,将邵谨言扶起。缓缓的开口道。

“您回去吧。我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邵谨言满脸悲切的望着冷若寒,一双唇角动了动,却始终没有说出什么。

“邵伯伯,如果您真的是为了邵辰好。那么就请你,不要再次的纵容他。难道邵辰他以非法手段谋取利益的事情您不知道吗?难道他蓄意想要谋杀苏黎落的事情您不知道吗?我想,不尽然吧。”

邵谨言的脊背微微一僵,却终于没有了底气。望着这样一个曾经英气逼人的人,冷若寒忽然觉得他有些可悲。其实,他也不过是一个老人了。

“从前的事,我都可以不去追求。但是,他试图伤害苏黎落这件事,不可以。邵辰是您最疼爱的儿子,您为了他甚至可以放弃您的企业,就是不想他受到伤害。而我,也一样。苏黎落是我最爱的女人,所以,任何伤害她的人,我都不会原谅。我想,您能够理解我的心情。”冷若寒顿了顿,继续说道。“所以,您请回吧。我想,这一次,也是给了邵辰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否则,恐怕到最后,您的宽容和疼爱,终究会成为抹杀他的利剑。”

邵谨言望着冷若寒许久,嘴角勾勒出一丝的苦笑,“若寒,邵伯伯不怪你。或许,任何事情,只有真真正正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时,人才会体会到,其中痛苦无助的滋味。虽然我知道你无法原谅他,我还是想替他对你说一句,对不起。伤害了你和你爱的人,对不起。”

说罢,邵谨言缓缓的站起,一步一步的门口走去。或许是由于太过伤心,或许是由于年岁已大,冷若寒看着他的寂寥的背影,忽然觉得他像是个迟暮的老人一般。

“我仅会以故意伤人罪控告邵辰,至于法院会判几年,我不会有任何异议。”

冷若寒冰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邵谨言的心中一震,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

“邵氏集团你留着吧,告诉邵辰,等他刑满之后,再来光明正大的和我竞争,我随时欢迎

。”

“好。”邵谨言愣在原地许久,终于,嘴角勾起了一抹释然的笑容。

---------

下午三点。

冷若寒坐在警察局的会客室里,两名警察将邵辰带了进来。他的手上,带着明晃晃的手铐。

“我想和他单独谈谈。”冷若寒淡淡的说道。

随着大门的关上,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冷若寒,你,是来嘲笑我?还是来讽刺我?”邵辰将头扭向一边,嘴角勾起一抹冰凉的笑意。

“都不是。”冷若寒的眸子微微一沉,“你的父亲,今天上午找过我。”

“他找你做什么?”邵辰的身子猛然一僵,转过头,死死的望着冷若寒。随即勾起一抹冷笑。“怎么?难道是嫌我做的不够好,想去认你做儿子了?”

“他说,他愿意放弃整个邵氏企业,求我换你平安。”冷若寒定定的望着他,缓缓的说道,“他是一个好父亲。邵辰,如果我的父亲还在,我不会做出令他伤心的事。”

邵辰的心猛然一惊,随即,泪水便涌上了眼眶。

“邵辰。你的父亲已经老了,如果你再见到他,看看他斑白的头发,看看他眼角的皱纹,看看他憔悴的模样。我来,不是为了嘲笑,也不是为了讥讽,更不是为了报复。我只是想告诉你,不要再做出让他伤心的事,因为,你永远都没有体会过,没有父亲的滋味。邵辰,如果你用公平公正的手段和我竞争,我随时欢迎。如果你用这种卑劣的手段获得利益,最终是会付出代价。你还不明白么?害了你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冷若寒忽然起身,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只会以蓄意伤人罪控告你,其他的,你好自为之。”

冷若寒起身,缓缓的向门口走去。身后,忽然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

“冷若寒,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