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心上,人生薄凉又何妨
字体:16+-

第五十七章 ,你死了,我让所有人给你陪葬

苏黎落缓缓的走着,她没有目标,也没有终点。

她只觉得浑身撕裂一般的疼,每一步

。都是如此的举步维艰。

她强撑着自己疼痛的身体,只知道一味的前行。

路灯将她单薄的背影拉长。

硕大的城市,她竟然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去哪,也不知道,哪里才是自己的归宿。

她缓缓的走到了江边,望着面前漆黑汹涌的江水。

她仍然记得。那一日,就是在这里,她扔掉了冷若寒那颗昂贵的结婚戒指。

看着漆黑的夜和漆黑的江水,仿佛是连在一起一般,直上天际。

天的那一边,还会有另一个世界吗?

此刻,苏黎落觉得自己心中是从未有过的平静和安宁。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意。没关系,不管这一生有多么的艰苦。很快,就可以真正的解脱了。

苏黎落的眼中再次落下滚烫的泪水。

希望在另一个世界。不会再有痛苦。

苏黎落缓缓的迈开了步子,向着漆黑的江水走去。

江水冰凉刺骨,打透了苏黎落的裤子,像是一把把冰凉的尖刀一般割着她的每一寸肌肤。苏黎落只觉得浑身一阵冰凉。

江水汹涌翻腾着。一个浪头接着一个浪头的打来。脚下的石子很滑,苏黎落几次站不稳,浪头呼啸着,像是一只饥饿的野兽一般。几乎要将她吞噬。苏黎落浑身湿透,却仍然没有停下脚步。

水越来越深,已经渐渐的漫过了苏黎落的小腿。苏黎落没有停下,继续向前走着,脸上却仍然是一副坦然的神情。再等一等,再等一等,就可以见到姥姥了。

水越来越深,渐渐的漫过了她的腰。

苏黎落的嘴角慢慢勾起一丝丝笑容,是释然,是沉静,是解脱。脚步没有停止,苏黎落渐渐的闭上了眼睛

一个浪头打来。苏黎落只觉得脚下一滑,一个站不稳,冰凉的江水即将将她淹没!

就在此时,她的手腕被一个人死死的抓住!

生生的将自己拉了起来。

苏黎落睁开了眼,眼前映入一张熟悉的面容。

冷若寒!

苏黎落对上他冰冷的眸子,他的眼底是一片猩红的愠怒,和几近疯狂的焦急。

冷若寒死死的抓住苏黎落,一双漆黑的眸子中风起云涌。

“你就这样轻贱自己?”冷若寒的语气中带着怒意。

“你这是来送我最后一程?”苏黎落发出一丝冷笑,想要挣扎,却被冷若寒死死的抓住,动弹不得。

“你别想死。我说过,除非我允许,否则你这一辈,都别想逃离我”冷若寒恶狠狠的盯着苏黎落,带着毋庸置疑的语气。

“活着对我来说毫无意义”苏黎落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淡淡的,并不忧伤,也不愠怒。

冰冷的江水肆意拍打着两个人的肌肤,冷若寒就这样死死的抓住苏黎落的手腕,两个人站在江水中,仿佛此刻,所有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冷若寒忽然扬手,重重的打了苏黎落一个凌厉的耳光。

“毫无意义?苏黎落,你就这样懦弱?你不是要报复我?这样放弃了?这场游戏,还没有结束。我不说停,你没有权利退出。你不是很我入骨,那么,怎么不杀了我?你以为结束自己的生命就可以解脱了?我不会让你死”冷若寒望着苏黎落,语气中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你阻止得了这一次,但是,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怎么?你甘愿放弃你的所有,就为了陪我玩一场游戏?”苏黎落的脸上是戏谑的笑容。

“如果你死了

。我会让你的姥姥,你的爷爷,陆子晗,苏娜,苏盛明以及一切一切跟你有关的人都给你陪葬。”冷若寒盯着苏黎落的眼睛,似乎想要望穿她的一切,一字一顿的说“我,说到做到”

苏黎落只觉得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冷若寒。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了那一团团熊熊燃烧的怒火和认真的笃定。

“疯子!”苏黎落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冷若寒却忽然一把捏住了她的脸颊。

“如果你丝毫不在乎他们的生死,你可以试试。苏黎落,我,就是个疯子”冷若寒冰冷凌厉的气息萦绕在苏黎落的周身。

苏黎落看着他的认真,渐渐的再也没有力气。

“为什么...?”滚烫的泪水一滴滴的滑落。苏黎落只觉得这辈子,再也无法逃脱这个男人的手掌。

“为什么?因为你是我的玩物,你的一切,只能由我来掌控。爱与恨,生与死,都是一样。苏黎落,我想要你死,你就别想活。”冷若寒死死的盯着她,一双薄唇吐出的话语似是千万把锋利的刀子,将苏黎落的心彻底的撕扯的粉碎。

电子书小说下载75txt/

苏黎落再也没有力气与之抗衡,冷若寒一把将她抱起,向岸边走去。女来页扛。

江水很凉,脚下的石头也很滑。冷若寒一步一步的走着。他的步子很稳,一步一步的,将苏黎落带回现实。他的胸膛很结实,带着他独有的冰凉的气息。

回到岸边,冷若寒将苏黎落轻轻的放在了岸边的石凳上。苏黎落浑身冰凉,在冷冽的寒风中瑟瑟发抖。苏黎落低着头低声的啜泣着,渐渐的,变成了撕心裂肺的痛哭。

冷若寒就这样淡淡的看着苏黎落,没有任何话语。

他只觉得,那些泪水,像是决了堤的海水一般,汹涌澎湃。直直的流进了自己的心。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为什么!为什么连死的权利都不给我,为什么!”苏黎落向冷若寒大声的嘶喊着。

冷若寒看着苏黎落,缓缓的走到了她的身边

。拉起了苏黎落的手。

“哭够了么?我带你回家”

苏黎落定定的望着冷若寒。有些不知所措。

我带你回家。

苏黎落有些不敢置信,这样温柔的话语,怎么会出自这样一个冰冷的男人的口中。

苏黎落看着他的眼睛,似是有无限的疼惜和哀愁。

是我的错觉么?

冷若寒,你为何,这样的让我捉摸不透?

冷若寒将苏黎落从石凳上拉起。将要迈步,苏黎落只觉得双腿一软,眼前一片天旋地转,再也站不住,就这样软软的倒了下去。

那一刻,她似乎感觉自己被冷若寒抱在了怀里。

苏黎落强撑着自己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眼前的男人。可是一阵阵的困意袭来。苏黎落终于再也支撑不住,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冷若寒快速的抱起苏黎落向公路走去,眼中是一片焦急。

“为什么”苏黎落在冷若寒的怀里,发出一丝呢喃。

为什么?因为我不允许你有一丝一毫的闪失。如果你有事,我愿意拉上所有的人给你陪葬。

苏黎落,你可知。你若是死了,我愿意随你而去。

--------

中心医院。

冷若寒换掉了湿透的衣服,手中拿着助理送来的姜汤。在急诊外的走廊上焦急的等着。

院长听说冷大总裁来到这里,领着大批的医师来为苏黎落诊治。

刚刚替冷若寒包扎好头上的伤口并涂上了消炎药。不一会儿,苏黎落被护士推了出来

。身后跟着大批的医生。

苏黎落被推进了十楼的vip病房。冷若寒看着她苍白的脸颊,看着她手上挂着大瓶小瓶的点滴,心中掠过一丝丝的心疼。

遣散了旁人,院长向冷若寒介绍着苏黎落的情况。

“她怎么样”冷若寒望着苏黎落熟睡的脸颊,摸着她滚烫的额头,淡淡的问道。

“只是有些感染的迹象,炎症所致,已经用了最好的消炎药,相信不久,烧就可以退掉了”院长顿了一顿,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恕我直言,冷少。我们全面检查了夫人的身体,发现夫人的身上,都是些外伤。另外,您似乎太过用力了些”

“什么意思”冷若寒挑了挑眉。

“发现夫人的子宫内壁有充血的迹象。又在冷水中泡了这么久,难免会有宫腔感染。女人身上的问题,可大可小。如果冷少以后想要要孩子的话,这方面还需要多多的注意为好”

“我知道了,谢谢你,李院长。这段时间,还是要麻烦你了”冷若寒淡淡的回应。

“应该的,目前来看,夫人没什么大碍,我就不打扰了”

冷若寒点了点头,目送李院长离开了房间。

望着病**的苏黎落,冷若寒心中一阵苦涩。

------

是夜。

中心医院vip1001号的房间里。

苏黎落的姥姥躺在**,安详而沉稳的睡着。监护仪中各项生命指标显示十分平稳。点滴管里的**一滴一滴的流下。

一个带着口罩穿着白色护士服的女人缓缓的推开门,借着走廊上微弱的灯光,看着躺在病**的女人。

似乎是确定了**的病人,她缓缓的迈开步子轻轻的走了进来。身后的门被关上,咔嗒一声,被女人反锁了起来。

看着病**的老人,女人的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

她走到点滴架前,拿出了一个针管,扎入了下段的点滴管中。接着,她将整整二十毫升的空气快速的推入了点滴管中!

病**的老人浑身一阵抽搐,四肢却没有任何的动作。老人的眼睛睁着,面部的肌肉忽然一阵阵的**,这应该是个很痛苦的过程。

监护仪发出滴滴的警报声,各项指标都在急速的下降,女人索性一把拔下了监护仪的电源。

老人瞪圆了眼睛,只觉得憋得无法喘息。可是,她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也不能做出任何的动作。

渐渐的,**的人停止了呼吸。

女人再次的打开了监护仪,上面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

点滴还在一滴一滴的落下。女人的嘴角勾起了一丝残忍又冰冷的笑容。将注射器装回自己的口袋里。打开门,快速的走出了房间。

与此同时,vip高级病房中,苏黎落猛然一惊,忽然的睁开了眼睛!

她只觉得胸前一阵阵的憋闷,似乎是马上就要被憋死一般。

看了看四周,她的身边空无一人。

望着自己手上的点滴瓶,她才知道自己此刻是躺在医院。

为什么,她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似乎是自己身边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消失了一般。

她觉得自己憋闷的像是要喘不过气。只觉得自己的心中空空荡荡的,像是失去了自己的珍宝一样。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她望向门口,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有火在烧灼一般。

“冷若寒?”她艰难的开口,空荡荡的房间里并没有人回应她。她忽然间十分的恐慌。

她呆呆的坐在**,拼命的想要压制住这种恐慌的感觉,可是这样的感觉却万分的强烈,似乎是将要把自己吞没一般

望着架子上的点滴瓶,她忽然一把将手中的针拽了下去。起身下床。

“冷若寒?”苏黎落再次喊出他的名字,希望此刻他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此刻,她心中是从未有过的惊慌。

鲜血汩汩的顺着手上的针孔流出,落在脚下,落在衣上。

那妖艳的红色灼痛了苏黎落的眼睛,苏黎落有些害怕,她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惊恐,大步向门口跑去。

苏黎落打开门,看到走廊上满是白色的身影在隔壁的房间进进出出,引得一阵喧闹。

vip1001。

苏黎落的目光定格在房间的门牌上。

她忽然觉得脚下一软,心中骤然一跳。好像心脏突然被什么东西抽打了一般。

苏黎落强撑着身子,向隔壁的房间走去。

眼前都是刺眼的白色,每个人的身上都穿着白色的衣服。

苏黎落穿过拥挤的人群,走到了房间里。

房间里站满了人,苏黎落一眼就见到了床边面色凝重的冷若寒。

苏黎落颤抖着向床边走去。

透过人群中的缝隙,她看到了**闭着双眼,已经没有了呼吸的老人。

床边满是各式各样的药品空瓶和大大小小的针头。

还有护士在为她做着心脏按压。

苏黎落只觉得眼前一黑,便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姥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