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爱定制爱情
字体:16+-

第四十五章 舒婉菁

第四十五章 舒婉菁

舒清池祠。

这是一座始建于清中晚期的宗主为女性的四进祠堂,曾经辉煌之时为这一脉宗亲的信仰和最严谨的禁忌。后经战乱,又几度迁徙,修缮了许多次,才保留至今。

而这里,也是余卿卿小时候上蹿下跳,无所顾忌玩闹的天地。

几乎是远远地看见,都让余卿卿觉得,那祠堂门前满满的全是她儿时的身影。

余卿卿忽然发现她真的就是找虐来的。

明明将公司选址在这附近就已经够虐心的了,现在还偏偏自己跑来找伤害。难道是前两天感冒发烧把自己哪根筋烧不对了,非得作践自己?

可毕竟约她的这个人,是曾经那么疼爱她纵容她的人,给了她很多绝对不会在另一个人身上得到的东西。

她非常感激,也很感恩。

而且前尘旧事里,这个人是没有错的,也没有伤害过她。如果说要谢绝见面,余卿卿会觉得自己太忘恩负义了。

几乎是鼓足了所有的勇气,用尽所有力气才咬牙走近了祠堂。

余卿卿步子迈得很轻,像是深怕打扰祠堂里的这份宁静。可她还没从祠堂正门门楼前二十公分高的门槛跨过去,还没做好任何准备去感受,这堆满回忆的老地方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

抬头就看到戏台上,一个拈指轻划,着藕荷色珠光丝绸绣着富贵牡丹花旗袍的背●笔趣阁小说app下载地址●影。倩影婀娜,丰韵娉婷。

“…………

自从娇儿你离家园,为娘时刻就挂在心田。

哪一天不哭你几百遍,哪一夜不哭儿到五更天。

哭来哭去哭坏了眼,海水不干我泪也不干。

…………”

看着戏台上转过身来端着架势,拿着腔调唱得时而铿锵时而婉转的人,余卿卿瞬间泪崩。

即便是掐头去尾的听上这么一小段,余卿卿还是头皮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难受得不行。

这首可能是她为数不多没有听台上的人唱过的曲,但是听到之后却有种特别让她揪心的感觉。

大概就如词里所唱,儿郎不孝,终于晓得归返,盼儿老母,眼已哭瞎终于等到孩儿归家。

一别十年,不孝有她。

“我的孩子,可回来了。”舒婉菁满眼蓄泪,却仪容恰好地柔了唇角,弯了眉梢,一身的华衣珠袍更衬得她风姿雍容,形态万方。

余卿卿咬唇哭得有些喘不上气,可还是努力抬起手抹去脸上的湿润,哽咽地用力点点头,几乎咬破嘴唇。

“小小姐,欢迎回家。”站在戏台下左侧的梅婶,也是眼眶微红,却笑得一如既往的慈祥宠溺。

就如每一个余卿卿捣蛋把祠堂某一角弄得乱七八糟,被罚抄家训不准吃饭的时候,她总是偷偷带着吃食塞给余卿卿。

唇角眼梢,从来都是温柔纵容的。

“嗯嗯…嗯嗯嗯……嗯……”看见梅婶,余卿卿更是有些不能自己地只知道猛点头,泪水泛滥无以复加。

这短短数日,余卿卿像是把亏欠的这十年的泪水,全数释放,不可抵挡。

即便是更早以前,余卿卿也没有这样的流过泪。

她没有多愁善感一叶知秋的性格,觉得什么事都是能跨过去的。虽然过程会让人经受很多磨难,但终归是能过去的。

可是,这个坎,这根刺,这支穿云箭,挡了她十年,扎了她十年,穿心而过,十年。

这一刻,看到那么疼爱自己,纵容自己,溺爱自己,熟悉到骨子里的两个人。那道坎却更深了,那根刺没顶了,那支箭也搅动得更加鲜血淋漓。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比见到窦楠的那两次还要难过,且百倍不止。

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纠缠着她,除了难过还是难过,除了痛心还是痛心。

“小小姐,别哭了,小心伤着身子。”看见余卿卿哭得没有力气而蹲下去,梅婶终究也是落了泪,赶紧走过来扶起余卿卿。

轻移莲步,戏台上的舒婉菁快速走下来,也免不了的滑下清泪。

“我的悠悠,是我们窦家对不住你,我这就给你谢罪了。”说完在余卿卿身前五步的位置,“咚”地一声,双膝着地。

秀丽端庄的舒婉菁,万人敬仰的舒婉菁,对她百般宠爱的舒婉菁,将她视如己出的舒婉菁,这一跪,她余卿卿怎堪受得起?

“婉姨起来……您起来……咳咳咳…这是,做什么啊…您没有…对不起我…我受不起……起来…咳咳咳…”哭嚷的嗓子因为哭了许久嗓子格外的干哑,一说话就咳得停不下来。

余卿卿哪还顾得上自己,见舒婉菁一跪,赶紧扑过去要拉她。

“悠悠,我们窦家做了那些事,也不敢奢求你的原谅。可是,你要放过你自己啊,你过好了,姨才能放心地随你姨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