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饭店
字体:16+-

第二十五章 祝融帖

第二十五章 祝融帖

我心中默默的吐槽,然后拍了拍胸脯说道:“既然你非要问呢,那我也没办法了,来叫叔叔。”

张远庭似乎也不尴尬,露出了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开口便叫道:“小叔叔好。”

“哎,叔叔,这叔叔怎么还加个小字啊。”我这边问道。

“当然要加小字了,”五爷在手表里说道,“他爹今年都是快50的人了,你的那个老哥哥比你大20多岁呢。怎么可能不是小叔叔呢?”

“好吧,那这辈分就先不说了。”我说道,“那么五爷,你给我解释解释,这货交代到底怎么回事儿行吗?刚才为什么不说话?”

“我不是说了让你抢吗?如果你刚才将族谱抢到手里,现在就不用费这么大劲了。”五爷说道,“我本来想的是让你一出手将族谱抢下来,然后你就能够顺顺当当的和远庭杀出去,直接回家。但是现在可好,你没有把足部抢到手里,咱们可就费了大劲了。”

“原来他没抢到啊!”张远庭问道,“那么无言,你提前跟他说了,需要抢族谱吗?”

问得好!我在心里为他默默点赞。

五爷沉默,似乎是默认了。其实他真的什么也没说。

“这不坑爹嘛。”我高声说道,“五爷你哪怕提前给我打个预防针也行啊,就说族谱有变化,让我抢过来。,他只说了一个场子,我怎么让你让我抢什么?”

五爷在一旁默默的说道:“看到东西有变化,应该想抢过来看看吧。”

“正常人的想法是应该离那个变化远远的吧,万一是炸弹怎么办?”年轻人说道,“五英,你老家是什么门风啊!”

“老子的门风不到你们两个小子管!”五爷说道,“现在先想想怎么办吧,怎么能把那个家谱夺回来。”

“为什么要躲呢?咱们现在好不容易平安了,我这边认祖归宗的,咱们为什么不回去呢?”

“可是要是你什么也没有的话,怎么回去啊,回去也没用啊。”年轻人说着还摇了摇手上的东西,说道,“这个应该你也有吧,虽然说不知道你的那个是什么形状,但是我想应该也是一个不错的东西。”

“这什么?”我一脸茫然的看着对方。

“可惜现在已经被人夺了。”五爷说着收回了那手表当中,“现在你们俩小子应该想一想怎么样才能把那个东西夺回来?否则的话就算回去他也打不过唐家!”

“怎么还涉及到了打的问题呢?”我问道。

这个年轻人非常无奈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你觉得你能用爱和世界和平去感化底下的人吗?”

此时此刻追过来找我们的人已经从下面过去两趟了,他们手中的确没有什么热兵器,但是三股钢叉、耙子和铲子倒是不缺,有些女的干啥把家里菜刀拿出来了,这可真是全民皆兵!

“其实我是实在不明白,我究竟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就让他们这么照顾?”我问道。

“淡定一点,淡定一点,其实只是一门考验,只要你过的考验的话,你会发现他们不但不可怕,而且非常可爱的。”年轻人笑道,“你和我一样,只不过是因为上一辈的事情选择方向错了,所以就导致咱们这一辈必须得选择那个正确而对的方向。”

“什么是错误的方向?什么又是正确的方向呢?”我问道。

“所谓错误的方向就是指的原因时的正确方向,其实就是指的是焰口食。”张远庭笑道,“可惜的是,我就算会作业,考试也没有用啊,家里太富裕了,根本不让我下厨。”

“这样其实很对君子远庖厨嘛。”我笑道。

“可是孔子也有说啊,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张远庭说道,“有时候我都在想,是不是争取到认同太容易了,所以导致现在根本就没有开始自己的做法。”

他这个自说自话的样子倒是让人非常无奈,完全不听别人说话,。

“你能不能先等一等?你先给我解释清楚,什么叫做上一辈的人走错路了,咱们这一辈就必须要更正回来,还有底下到底是什么东西?”我问道。

“难道五爷就什么都没有给你解释过?”张远庭诧异的问道,然后他就看向了我的手表,“五爷,你这可就真的是坑他了,你怎不跟她好好解释解释呢?到底怎么回事儿。”

“真要是结束了,他会来吗?”五爷在手表里说道,“至于具体怎么回事,他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倒是也不至于被吓着。方不同也在他那里,至于解释什么,难道非让我掰开了揉碎了一口口喂给他吗?”

“额……”张远庭索性也不跟五爷抬杠,而是直接对我解释道,“你这次来的目的是要拿到在你名下的霍家神器,只要拿到了那个东西之后,你就根本不用害怕底下的人。但是可惜的是,现在这帮人是绝对不会让你接触到这个神器的。”

“等等,什么神器?五爷什么也没跟我说啊?”

“你什么也不知道,这个事情呢,我也知道不用再重复强调,你现在站起来往远处看一看好吗?”张远庭说道。

我按照他的话站起来,向四处眺望了一下。这里的视野其实并不开阔,但是却分明能够看到在远处的地方有一道光一闪一闪的,好像是特地让我看见。

这一处光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有人在招呼我,或者说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的招呼我,让我知道他在那里,让我赶紧过去。

“看来你也已经感觉到了,霍家的神器在找你。”张远庭也站起身,手搭凉棚眺望说道,“咱们是四个相关的家族,每一个家族的名下都有一个神器。

咱们是家族的神器,一共是笔墨纸砚四项。如果你见过方不同的话,你也应该看到过他手里面的火工墨砚了吧?”

“那么你手中的这根就是笔喽?”我问道。

“没错,我手中的这一跟就是笔火烛莲。”

“那么我的这个究竟是纸还是墨呢?”我问道。

“绝对是纸你就不要多想了!”张远庭说道,“因为手里拿着墨的那个我认识。”

“看来你们之间很熟悉,唯独把我排除在外。”我突然之间觉得有些不公平,为什么很多事情只有我是最后知道的。

“谁让我们都是今生的,你是抱养的咯。”张远庭说道,“而且论辈分,我们都比你小一辈的,你觉得呢叔叔?”

“滚。”我非常热情洋溢的吐出了一个字。

张远庭倒是也不生气,而是呵呵一笑,非常风凉的说道:“我滚不滚,那是个非常容易的事情,可是你却应该想想,应该怎么贴近上面拿到你自己的东西。等你拿到之后就天下无敌,但如果你拿不到的话呢,只能现在干干脆脆的让人追杀,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那么现在怎么办?我肯定是找不到这个东西的。”

“其实你也不用找他,而是让他找到你。”五爷在手表中说道,“你现在应该还能看到这个东西的光芒是因为它已经被困住了。它是想让你来找它,否则他已经飞过来找你了。族谱现在应该已经消化了,应该已经变成祝融帖了。”

“祝融帖,有什么神奇作用吗?”我问道。

“至于提升的神奇作用,只能你自己来体会了,但是你要知道的是,一旦拿到祝融帖了这里面的所有村民都不是你的对手。”

“但是我也要提前跟你说一声,给你打个预防针,”张远庭笑道,“我可跟物业是不一样的,我会有什么事情告诉你,那就是在你拿到祝融帖之后,你就会被这个村子里面的鬼王追杀,一直到你死。或者是你把他干掉。我给你的选择是把它干掉。”

“你这个叫什么都告诉他吗?”五爷说道,“他可还没有选择自己的道路呢,不一定非得是放焰口,也有可能是绝阴食。”

“就像你那样子,我死都不要。”我直接说道,“但是另外一个放焰口究竟是什么东西?”

“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张远庭看着我,目光显得有些闪动。他想了想,然后说道:“有些事情还是让你自己去领悟一下吧,五爷让你看到的是绝阴食的最终后果,你虽然不喜欢那种后果,但也有可能被中间的过程所利用。所以什么道路还是要你自己来选择的,我都说了也没有用。”

我本来还想问什么,但是这个家伙却是没有给我机会。

“好了,那么现在就由我引开底下的人,要去别处暴乱一下,你就趁着我引开他们注意力的时候,偷偷溜进去。你一定要记住,一定要拿到你的,祝融帖。还要隐秘行动。”

说着他一转身似乎要走,但是好像又想起什么似的,直接将一个东西给了我。

“对了,你拿着这个,以便防身。”张远庭对我的东西分明就是一把手枪。

看到我诧异的眼神,他笑了笑然后说道:“放心吧,死不了人。这里面子弹有限,你还是谨慎使用吧。”

“什么叫死不了人如果打到头真的会死的。”我惊讶的说道。

“就是让你照头打啊!”张远庭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然后笑道,“你放心吧,就算是你把敌人大卸八块,他们也会在第二天的时候好好站起来。这些人也被阴灵附体了,是根本死不了的。这样最少你也不是他的本意,而是背后控制的那个鬼王的意思。就像我说的,咱们上一辈走错路,而且这条路走的非常非常不精彩。具体内容就要你自己领悟拉,我走了,叔叔。”

谁说这家伙便是一个翻身跃下了树枝。眼看他几个起落消失在视线之外的身影,我不尽感叹道:“什么时候我才能有这样的力量啊。”

“其实你要想做现在就能做得到,但是一切都得需要你的祝融帖来教给你。”五爷说道,“行了小子,别在这里光晃的吧,他也不容易,你也赶紧走吧!”

走?

这难道是说想走就走的?

我左边看看,右边看看,上面看看,下面看看,不记在心里面大呼一声:“这……这么高让我怎么而下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