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594章看到老公的好身材,飙鼻血

第594章看到老公的好身材,飙鼻血

“你以前怎么不说啊?”

初初好笑的问着俊脸紧绷的男人,生气的时候还是那么帅气。

“奶奶说的。”

男人惜字如金,说一半,还得自己顺一半。

初初低低的笑着,“没关系啦,我大姨妈来的时候都洗头!”

“以后不准洗!”北冥煜狠狠的瞪了一眼有点调皮的小女人,听说这么很伤女人的身体,到老了什么毛病都有。

初初撇了下嘴角,“那我都不洗头发,你不嫌弃啊?”

她大姨妈来的时间可不短呢,至少都是五天的时间,有时候还是一周呢。

让她七八天不洗头,要命啊!

冬天的时候还好,要是夏天的时候,那简直是难熬的要死。

好在怀孕期间没有大姨妈,初初觉得这个还是有好处的,还不用来的时候痛的要死。

“只是来的时候,不洗头!”北冥煜扫了她一眼,把吹风机放在一边,弯身抱起她,走回病床边!

“臭死你!”初初笑眯了眼睛,水眸晶亮,淘气无比。

北冥煜眸底滑过一丝笑意,轻轻放下她,手指亲昵的刮了下她的鼻子。

“这么小心眼,以后我儿子也跟你这样,该怎么办?”

“你才小心眼!”初初鼓起气鼓了小脸。

北冥煜看到她鼓的真像只青蛙,低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初初纳闷,她都骂他了还笑。

“笑你像只动物!”

北冥煜揉了下她的头,旋即转身去洗澡。

初初呆愣坐在**,瞪着男人俊挺的身影,气啊。

他竟然说她像只动物,她像什么了?

可恶!

她赶紧起身,跑去拿手机,对着手机的屏幕,看了下自己的样子。

没看出像什么。

她跑去,突然敲门,吓的里面的男人尿到一半缩了回去。

“老公,我像什么?”

门板都被她拍的震响,嗓门大的中气十足,带着一丝不悦。

北冥煜无奈的叹了一声,“自己看!”

他继续。

听到里面传来咚咚咚的水声,初初猜到男人在里面做什么,小脸燥热了下,赶紧跑开。

看到那道身影消失在门外,北冥煜低笑了下。

这男人到底说她像什么呢?

她鼓着小脸,目光落在屏幕上,突然一定,不敢置信的看着,随着她眼睛瞪大,越发的像。

他是说她长得像青蛙吗?

混蛋,竟然说她像讨厌的动物。

什么嘛!

她哼哼了几声,男人也没在外面,自己坐在**生了一会儿闷气,渐渐就泄气了。

她靠在床头上,拿着他的手机滑了下,无事可做,打开小妹写的小说看了起来。

正看的入迷,男人就出来了,听到开门声,她心虚的赶紧退了出来。

嘛呀呀,臭丫头,既然写你们激烈的**,真是要了她这条老命。

北冥煜凤眸一撩,睨着做贼心虚的小女人,眯了眯鹰隼般的眸子,眸底精光乍现。

“做什么坏事了?”

“才没!”初初急忙应道,眼睛躲闪着。

北冥煜看她四仰八叉的坐姿,额头的青筋突突的跳了下,提醒了下,“不要坐的这么豪迈!”

她叉开腿坐着,睡裙往两边散开,虽然看不到什么,但是那种若隐若现的姿态却撩人的很。

北冥煜擦拭着头发,喉结不着痕迹的滑动了下,睨着她笔直白皙的小腿,脑海里想起她在他身下辗转承欢的娇媚模样,小腹一阵火热起来。

经他提醒,初初急忙并起双腿,小脸囧红不已。

她弯身把睡裙往下拉了拉,又拿过被子裹的严严实实的,眼睛才敢往男人看去。

男人健美的体魄,刚刚沐浴完,性感大爆炸,她眼睛被晃花了下,好巧不巧还瞥到某处,顿时一阵火气从脚跟直往大脑冲,血压飙升,鼻尖痒痒的。

她伸手一抹。

腥红无比。

“啊!”

北冥煜被她那声尖叫弄的心神一跳。

急忙走了过去,初初赶紧捂住鼻子,挥手,闷声闷气的拒绝他靠近,“你不要过来!”

呜呜,丢死人了。

她怎么又流鼻血了呢。

“怎么了?”北冥煜眉头深深的锁着,目光狐疑的扫视着她,这丫头到底是怎么了。

“没事!”初初急忙转身,伸手抽过纸巾,急忙的擦拭着涌出来的鼻血,可是好像越擦越多。

还不小心滴到**了。

北冥煜看她这样,担心不已,一把转过她,看到她鼻子沾着血红,血丝还往下流,顿时怔愣了下。

初初恼羞成寒怒,嗔了他一句,“都说不让你过来了,你走开。”

她使劲的推了他一把,直接把纸巾抱了过来,胡乱的擦拭了几下,才把纸团裹着塞到鼻孔里面止血。

北冥煜回神,眸底滑过笑意,嘴角也频频的抽搐着,伸手托着她的脑袋,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她的额头。

“仰着!”

想到她为何会流鼻血,冥爷的心情就无比的飞扬。

这丫头竟然看着他的身材,还会这么冲动的时候啊!

“你不准笑!”初初学他的语气,霸道的叱喝了一声,气势十足。

北冥煜抿了下嘴角,没笑出声。

“好,不笑!”

某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笑音。

呜呜,丢死人了。

初初干脆闭上眼睛,仰着脑袋靠在他的手上,小脸一阵火烫无比。

北冥煜睨着她火红的小脸,胜似蛇果,散发着迷人的水果香,让人忍不住尝一口。

他俯身下去,在她的脸上亲了下。

初初睁开水眸,对上男人幽深炽热的眸仁,娇羞的眨了眨眼睛,“你干嘛?”

她都这样了,还亲她!

“亲你!”北冥煜勾了勾嘴角,笑的无比邪魅。

“哼!”初初扭开头,自己拍着。

北冥煜坐上床,拉过她,让她躺在大腿上,掉着脑袋。

轻轻的拍着,“好多了吗?”

看她伸手要把纸巾取出来,北冥煜伸手拉下她的手,不让她乱动。

“好像好点了。”

北冥煜眸仁深深的睨着不敢乱秒的小女人,低笑不已,“老婆,是不是我把你帅到了?”

某人心情无比愉悦。

初初嘘了一声,真够自恋的啊。

不过她确实是看他才会这样。

“你走开,不知道会引人犯罪吗?”

她伸手戳了下他肌理精实的小腹,男人身躯猛然一怔,眸色越发的黑沉。

危险无比。

“又不是第一次见到,你还会……”北冥煜一顿,眸光闪了闪,落在她精致的小脸上,勾了勾嘴角,语气笃定的问道:“你第一次见到我,该不会也是因为这样吧?”

那时候,她也流鼻血了。

初初羞囧的要命。

她恼火的吼道:“你今天怎么那么多话啊,吵死了。”

北冥煜睨着不耐烦的小女人,看她躲闪着眼睛,低笑不已,这丫头!

说谎都不知道佯装像点。

像发现什么新大陆,冥爷的心情无比的飞扬。

原来他老婆老早就喜欢上他了。

他嘴角的弧度越大,初初就越郁闷,感觉没血流出来了,她滚到一边睡大觉去。

“我不笑你了!”

北冥煜俯身过去,柔声的顺着她的头发。

初初:……

这是不笑的态度吗,能不能认真点?

“哎哟,哎哟哦……”

倏地,男人发出一声妖娆的申吟,初初回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老婆,我好像闪到腰了!”

初初瞅了一眼他,倏然裂开了小嘴,笑眯眯的问道:“闪到你的老腰了啊?”

她故意在‘老’字上强调了下语气。

北冥煜脸上的表情顿时龟裂开来,没法装下去了。

看到他闪到腰,这丫头是多幸灾乐祸啊。

“夏初初,慕小七!”

北冥煜咬牙逼过去。

初初缩了下,看着一脸臭臭的男人,小心脏砰砰的加速着,她会不会被他掐死哦。

“你敢打我,我以后让儿子不养你!”

北冥煜差点笑出声了,这丫头没看见他郁闷吗?

还火上浇油。

他睨了一眼她的肚子,端着为父的威亚,“臭小子,还不知道谁养谁呢!”

反正他长大之前,他都得养着,说不定长大后,他这个老子还得养儿子,养孙子。

初初讪讪的瞥了他一眼,怎么儿子变成臭小子了呢,他不是喜欢儿子吗?

“你现在骂他,他会听见的!”

北冥煜抬眸看着呆萌的老婆,薄唇扬了扬,骨节分明的手,在她的脸上轻轻的磨蹭着,暧昧不已。

“学过生物吗?”

初初怔了下,才反应过来这男人在说她笨,小腿往他身上招呼了下,“你读过了不起啊!”

“比你读的多!”北冥煜勾了勾嘴角。

初初愤愤的瞪了他一眼,转头不理他,“我睡觉了!”

“……”北冥煜低笑了下,凑过去,把她抱到怀里来,手脚压住她舞动的手脚,温柔的吻落在她的耳背后。

语气宠溺的说道:“你笨,我也喜欢!”

初初的心被撩了下,砰砰的小鹿乱撞起来,臭男人,又说情话。

嘿嘿!

不过她心底好甜。

身后的男人睨了一眼她嘴角不小心露出来的弧度,眸光染上笑意,这丫头气的快,也好哄。

“胎儿,最早也要四个月才发育听力系统,到了六七个月就发育完善了。”

他柔声的解释了下。

“你怎么知道的?”初初忍不住好奇,高中的课本有说这个吗?

她怎么没听过。

初初想到自己在高中的成绩,偷偷的撇了下嘴角,她这个吊车尾的学渣也不确定到底老师有没有讲过。

“胎教书上有!”

北冥煜含笑的应道。

眸底的腹黑,赤果果的。

初初抽了抽嘴角,对他很无语。

“别抱着我,热!”

她手肘往后撞了下。

北冥煜松开了她一些,熄灯睡觉,还叮嘱了一声,“夜里起来上洗手间喊我!”

“为什么?”她又不是几岁小孩。

“怕你撞到了!”

初初:……

睡到半夜的时候,她被尿憋醒了,一开始睁开眼睛,还有些迷迷糊糊的,看到陌生的房间不似是他们的卧室,心慌了下,转头看到北冥煜也在,她才松了口气。

只要有他在,不管睡在哪里都是安全的。

她去上了洗手间,才回到**,窝在他怀里,继续睡觉。

早上醒来,北冥煜看着像无尾熊一样攀在他身上的小女人,眸底一片柔软,他试着轻轻的拉开她的手,才刚刚拿开一点又被她紧搂了回来。

她的腿才被他拨下去,就又跨了上来。

北冥煜满脸黑线,她这豪迈的睡姿到底是跟谁学的啊?

尿有些急,加上温香软玉在怀,北冥煜喉干的吞咽了下口水,拉了几次都没法把她拉下来,只好叫醒她。

“老婆,松开下,我去上个洗手间!”

再忍,他都忍不住了,这滋味实在是够销魂的。

“嗯!”

初初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嘤咛了一声,又往他脖子噌了噌。

北冥煜无语的看了下天花板,逼着自己冷静下,可怀里的女人却还不断在他身上动来动去。

一大早的,男人的火立马就被撩了起来。

垂眸睨着她吹弹可破的小脸,因为压着睡觉的原因,粉嘟嘟的。

凤眸深了下去,北冥煜勾起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初初感觉自己在做美梦,梦里面还有美食,她忍不住张嘴吃着。

一团火焰滑过凤眸。

北冥煜压抑着燎原的火气,呼吸粗重无比,睨着还没醒过来的女人。

大手抱着她的头,热吻起来。

初初感觉到一阵窒息,美食没了,好像还溺水了,她猛然一下子就惊醒了。

骤然对上一张放大的俊脸,她愣了一会,才发现自己被人吻着。

“醒了?”

看到她醒了,北冥煜意犹未尽的吻了几下,赶紧打住。

“嗯!”初初的脸红扑扑的,带着刚刚苏醒的惺忪,脑子不大转的过来,呆萌呆萌的。

北冥煜心痒不已,忍着挠心挠肺的感觉,在她嫣红的小嘴上啄了下,这才松开她,起身疾步去洗手间解决内急。

砰!

门关的快,震响了下。

初初清醒了不少,揉了揉眼睛,坐起身,看着洗手间的方向,有点懵。

很快里面传来一声快速的水流声,撞击的咚咚咚震响无比。

她的小脸火烫了起来。

那么着急,还亲她做什么啊,扰人清梦。

初初忍不住腹诽了一句,又倒了回去,继续睡。

等到她醒来做检查,吃早饭,都快中午了。

检查结果出来,没什么问题。

他们收拾了下,准备回家。

老夫人觉得晦气,还不让他们把在医院用过的东西收回去,直接就让管家给扔了。

大家都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也都没什么异议。

一队人马浩浩荡荡接着初初,就回了一号别墅。

夏仁看到初初没事了,欣慰的转身躲回了病房,眉宇蹙着忧愁,也不知道那个女儿怎么样了。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