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592章不得不信的风水

第592章不得不信的风水

神神叨叨完毕,老夫人看初初精神还不错,总算是松了口气。

刚好看到打完电话进来的北冥煜,冲着他就训斥了起来。

“你看看,你没事随便乱动花园做什么?好在她们都没事,要是有什么闪失,我跟你没完!”

老夫人训孙子,威风不减当年,慕家人站在一边都没敢笑,这次他们小七真是让他们吓的够呛的。

血型的原因,就怕大人跟孩子都有危险。

“奶奶,我以后不乱动家里的东西,放心了吧?”

北冥煜看了一眼大家,微微叹了口气。

“我看你们还是住回老宅,有我这个老人盯着,没事!”

“等过阵子吧。”北冥煜敷衍的应着,没想这么早回去。

老夫人重重的哼了一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旋即转回身,露出慈爱的笑容,拉着初初的手,说道:“初初,咱们还是回老宅住吧,你看看你们年轻人,什么都不懂,有奶奶盯着,你跟孩子也安全!”

“奶奶,你就不怕家里闹鬼吓到你孙媳妇?”北冥煜双手插兜,走到病床另一边,打趣道。

有他解围,初初松了口气。

“胡说什么!?”老夫人瞪了他一眼,“之前是有人假冒的,我住了那么多年,怎么就没见过?”

北冥煜挑了下眉头,看向病**的妻子,看她没事的样子,悬着的心终于回位了。

慕家几兄弟面面相觑,都在彼此的眼里看到了一个疑问:北冥家闹鬼!?

田馥含笑上前,劝了下老夫人,“老夫人,我看他们住在 一号别墅也习惯了,要不就等孩子出生了,再搬回去住也没关系,你看怎么样?”

老人总是喜欢儿孙环绕,田馥也懂这个,越发随着年纪大了,她也盼着抱孙子,喜欢身边热热闹闹的。

“唉,你们都不想她回去老宅住吗?老宅多好啊,又大人又多……”

老夫人念叨了下,妥协道:“随你们了,不过孩子出生后必须回老宅住。”

“奶奶,等我身子好些,我会经常回去看你的!”初初安慰着老夫人。

“你还是别乱动了,我过去一号别墅也方便。”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

田馥笑道:“您不如就在一号别墅住下吧,到时候再一起搬回去老宅!”

“不了,我一个老婆子,被人嫌弃碍眼,我住在老宅习惯了,在别地也住不久!”

说着,老夫人意有所指的看了下北冥煜,大家都听出来老夫人指的是谁。

初初好笑的看了一眼面容平淡的男人,刚刚他吓的最厉害了。

说了一会话,老夫人就回去了,说是要回去准备还愿的事情。

田馥想多了解下这方面的事情,跟着一块走,她走了,慕嘉虢纠结着,到底是陪老婆好还是陪女儿好。

看了看初初有点疲倦,他道了一声:“小七,爹地先陪你妈咪过去一趟,下午再来看你!”

“嗯!”初初点点头。

慕嘉虢走之前,叮嘱了一声慕家几个男孩子,“你们也别待太久了,让她多休息!”

“知道了,爸!”

“知道了,伯父!”

几兄弟异口同声的说道,随即几个人聊了起来。

“冥爷,你家真的闹鬼啊!?”慕青松好奇不已。

“你家不会真的有鬼吧?”慕青碧附和,屁股坐在病房的沙发扶手上,含笑的看着北冥煜。

北冥煜扫了他们一眼,凉凉的反问道:“谁说我家有鬼了?”

他在床边坐了下来,拉过初初的手,帮她揉摁着。

“刚刚不是你自己说的吗?”慕青山好笑的看着他。

“玩笑话!”

男人面不改色的应道。

慕青岩挑了下眉梢,看了一眼堂妹,“小七不是看见了,看到的是真的假的?”

初初揪着眉头,她也不确定啊,但是当初看到的她都吓坏了,祠堂阴森森的。

真人有这个本事假扮吗?

北冥煜捏了捏她的掌心,等她看了过来,安抚道:“家里没鬼,别胡思乱想。”

“哦!”

初初尴尬了下。

她胆子小,也许是真的是幻觉了。

也可能就是风吹,加上是那么陌生的别人家的祠堂,没去过,她会觉得阴森森的。

“小七,你胆子怎么变的这么小了?”

慕青水看着妹妹似乎真的吓到,纳闷不已,小时候就一个调皮捣蛋鬼。

慕青山手肘撞了下他,眼神示意他闭嘴。

北冥煜瞪了一眼慕青水,维护老婆,“你不怕?你要不要今晚半夜到我家后山转一圈?”

慕青水咽了下口水,想想都觉得发毛,北冥煜家后山葬着北冥家世世代代,坟茔一堆一堆的,深更半夜跑去那里,他会做噩梦的。

他讪讪的笑了下,“还是不用了,我要去也是去我们慕家的。”

起码那是他们自己家的鬼,也不怕啊。

去别人家的,心底会发毛。

其他人忍禁不住。

初初并没在意慕青水刚刚说的,胆子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

“你家后山很恐怖吗?”

她好奇的看着北冥煜,后者亲昵的刮了下她的鼻子,“是我们家。”

“哦!”初初露出一丝腼腆,水眸偷偷瞄了他一眼。

“他家后山当然恐怖了,都是坟墓,阴森森的!”

慕青碧笑道,继续说道:“我小时候误闯了一次,吓的我做噩梦几个月!”

“有多恐怖?”慕青柏好奇的追问,心头发痒,有点探险的冲动。

“有鬼,恐不恐怖?我就看见一双穿着老布鞋的脚了,吓的我赶紧跑回来。”

慕青碧说的煞有其事,大家都听的一愣一愣的,除了北冥煜,他凉凉的看着他,声音淡淡的说道:“原来那次你是被吓到了啊,难怪不敢多住一天!”

还记得小时候那会,慕青碧硬是跟过来,后来又死闹着回家。

慕青碧面露尴尬。

“还看见什么了?”慕青松追问。

“我哪敢还看啊,我都跑了。”

那时候没吓尿就不错了。

北冥煜心底好笑,看初初有点半信半疑的,他有必要纠正下,免得以后带她去后山,心底害怕。

“四少,你看见的那双老布鞋,是我们家老管家,他经常去后山打理。”

要不是有人经常管理,后山都长杂草了。

“嗯?”慕青碧惊愕不已,“你们老管家?”

“是啊,刚刚你没看见,容管家脚上的鞋子吗?他一直喜欢穿老布鞋。”

“切,你这是自己心底有鬼,没看清楚就自己吓唬自己,吓出病了。”

慕青水笑话了下双胞胎弟弟,那阵子,这家伙都寸步不离的守着他,他走到哪这家伙就跟到哪,上厕所吃饭都是在一起,跟连体婴没两样。

“就是啊,四哥,你太怂了!”慕青松取笑了一声。

慕青碧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靠,你倒是自己去他家后山看看,我就不信你胆子那么大!”

何况那时候他才几岁好么。

“累不累,睡会?”

看到她脸上的倦容,北冥煜摸了下她额侧的发丝,柔声问道。

“嗯!”

初初应了声,哈欠都打起来了。

慕青山看到,赶着几个兄弟走人,“走啦,让小七休息,在这里吵到她!”

“小七,我们走了啊!”

“小七,晚上来看你!”

“好!”

跟几个哥哥挥挥手,没一会病房就安静了下来。

“睡吧,我陪着你!”

北冥煜给她掖好被子,轻轻的拍了下她的手。

“你不上来睡吗?”初初看着他,她闹肚子痛,害的大家都没休息好。

“我不困,我等你睡着了,到那边去看文件!”

“嗯!”初初笑了笑,闭上眼睛睡觉。

可是一会又睁开了。

“怎么了?”北冥煜脸上露出宠溺的笑容,清风霁月。

“你上来吧,你坐在这看!”

初初拍着旁边的位置,又往一边挪。

北冥煜顾着送她来医院,身上的睡衣都没换,头发都有点乱了,脚上穿的还是家里的室内拖鞋。

极少看到他这么邋遢的时候,不过冥爷即使邋遢也是帅的迷死人。

她心底感动不已,只有真心疼你的人才会这样,包括她的家人。

北冥煜轻笑了下,脱了鞋,躺了上去,搂着她。

“睡吧!”

“嗯!”

初初抱着他的手臂噌了噌,闻着他身上的气息,没一会就睡着了。

呼吸绵长,嘴角弯弯。

北冥煜摸了摸她的沉睡的小脸,心底溢满了甜蜜的滋味。

好在没事。

对于那件说不通的风水说,他还是觉的很神奇。

科学都说不通的事啊、

以后他都不敢乱碰家里的一草一木了。

北冥煜想想,自己都忍不住摇摇头,傻笑了下。

倏地,门口有道身影在往里面看,他看了下,见是夏仁。

轻轻的挪开初初的脑袋,小心翼翼的下床,给她掖好被子,才走了过去。

“您过来了?”

北冥煜压低声音。

夏仁往里面瞅了一眼,担心不已,见到初初是睡着了,他走到一边去。

“初初怎么了?她怎么突然又来医院了,我刚刚听到那些护士说的话,都吓坏了。”

北冥煜关上门,走到夏仁身边。

“她已经没事了,虚惊一场。”

“哎哟,吓死我了。”

北冥煜看了看他,“你没事吧?”

“好的差不多了,就这手久点!”夏仁抬了抬自己打着石膏的手肘,忍不住往病房看了看。

北冥煜见他不放心,低声道:“我今天在家里让人弄了下花园,奶奶说破坏了风水什么的,冲撞到她,才闹肚子痛,医生检查过,她身体没事,孩子也没事!你就别担心了。”

“这样啊,她妈妈以前怀孕,也有过,那时候我也不懂,被家里的亲戚坐了床,孩子差点就流产了,这些事情,你也别不信,还是注意点。她怀孕,家里的东西什么的还是不要乱动了,有些东西也不要乱放,维持原样就没事了。”

看夏仁过来人的样子,北冥煜受教了一番,“我知道了,爸!”

“诶,那我先回去了,免得被她看到我,又得担心!”

夏仁点点头,指了下另一边的病房。

他的病房跟初初住的,就隔着一个拐弯,他刚刚午睡起来,就听到外面的护士在说着北冥煜在医院,还有慕家的人也来了,他吓了一大跳。

直觉是初初出事了,赶紧问了在哪里就过来了。

“嗯,你好好休息,公司那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北冥煜叮嘱了一声。

“好,辛苦你了!”夏仁点点头,这才往病房走,走了几步又回头叮嘱了一声,“别告诉她,我在这里!”

“放心吧!”北冥煜笑了下。

夏仁这才走了。

北冥煜等看不见他的身影才进了病房,见小妻子还是睡着,没被打扰,松了口气。

傍晚的时候,小妹跑来医院,后面还跟着田术,“初初,初初,你怎么了,怎么又住院了啊?”

人还没到,声音就到了。

北冥煜拧了下眉头,初初好笑的看了他一眼,笑道:“她就这样,你别介意!”

冥爷绷着俊脸,瞪着冲进来的女孩。

“你不知道这里是医院吗?”

呃!

小妹赶紧闭嘴,谁叫人家是这里的老板。

“我没事了,就肚子痛了下,已经好了,过来!”初初见到小妹开心不已,拍了拍病床。

小妹笑嘻嘻的跑了过去,拉过一边的椅子坐下。

“我给你买了补汤!闻闻,是不是好香?”

本来是要自己煲汤送来的,可是她查了下,煲汤至少都要几个小时,小妹觉得还是买最快速,再说了她的黑暗料理要是把初初的孕妇肚子吃坏了,她可就罪过了。

“嗯,好香,我想喝!”初初忍不住嘴馋着。

“不准喝!”

冥爷走了过来,直接就把小妹的汤放在一边,小妹抽了抽嘴角。

低声抗议,“冥爷,你这什么意思啊,我给初初买点吃的也不行啊?”

这醋味也太大了吧?

“你买的汤干净吗?”北冥煜扫了她一眼,旋即跟初初说道:“忍一忍,一会妈就带吃的过来了。”

“……”小妹不想说话了,这人太霸道了,“我问过的,人家说孕妇可以喝!”

“我就喝一点点?”初初拉了下北冥煜的衣摆,水眸湿漉漉的望着他,让人不忍心拒绝。

“不行,外面做的不干净!”冥爷绷着俊脸一点都不妥协。

他老婆现在身体特殊,哪敢冒险啊。

初初瘪了下嘴,跟小妹抱歉道:“小妹,对不起啊,你自己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