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589章赶紧把坑都填好了,别随便挖

第589章赶紧把坑都填好了,别随便挖

小妹羞红了小脸蛋,躲在被子里面,心跳加速,听见关门声后才敢冒出一颗脑袋。

妈妈呀,好丢脸啊。

她拍了拍脸,赶紧把浴巾裹好,里面光溜溜的。

想到刚才被他看光光,小妹就觉得浑身都发烫的要命。

一张小脸火烫的很。

被看光光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他看见,但是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她什么都不懂,还小呢,不算。

这可是她长大后,第一次被某人看光光,丢死人了。

他不会以为她是故意的吧?

小妹在房间里,紧张不已的转来转去,就怕被某人误会。

算了,她紧张什么啊?

又不是她喊他进来的,是他自己突然开门进来看见的,关她什么事哦。

这么安慰了下自己,小妹紧绷的精神好多了。

肚子有些饿,似乎还闻到馨香扑鼻的味道,她清了下嗓子,又装腔作势了下,这才走去门口。

打开了一条缝隙,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没看见田术的身影。

她疑惑了下,“人呢?”

她静悄悄的迈出一只脚,然后脑袋四周的转来转去,扫射着客厅里的每个角落。

确定没看见人后,她才急忙跑了过去,拿吃的。

嗯……好吃!

等到她都吃的差不多了,还是没看见田术的身影,不禁觉得奇怪。

他都干嘛去了啊?

她抓着一个鸭头,转了一圈都不见田术,往他卧室走去,门虚掩着。

她有种要做贼的感觉,心跳抑制不住的狂跳了起来。

她伸了一颗脑袋进去,快速的扫了一遍,“哥哥!?”

倏地,眼睛扑捉到磨砂浴室里的身影,她的眼睛都蹬直了。

哇色,好身材。

依稀看见男人一只手撑在墙上,站在莲蓬头下,维持着那个酷帅性感的身姿,不知道是干嘛。

她的心跳砰砰砰的狂跳不止,感觉有什么东西从鼻子里面流了出来,小妹愣愣的伸手一抹。

血……

她差点没晕过去。

她急忙从那里逃走,连鸭头掉在地上都不知。

小妹急忙跑进浴室,把鼻子流出来的血洗干净,然后又拿两团纸巾堵在鼻孔里面。

目光呆滞的看着镜子里倒映出来的女孩。

胖嘟嘟的,像个福娃,脸腮火红不已。

神呐,她既然看着他的身体,就流鼻血,简直不要太丢脸啊。

以前又不是没见过,干嘛今晚所有的囧事都遇到了?

脑海里面不受控制的闪过了某人肌理分明,荷尔蒙爆棚的身躯,她顿觉一股热流再度涌出来。

妈妈呀。

要命!

小妹满脸羞红,赶紧仰着脑袋,轻轻的拍打着额头,没敢继续回想某人几乎全。裸的样子。

田术从浴室走出来,突然嗅闻到一股馨香的味道,眸仁深了深,往门口瞥了一眼,没人。

正收回目光,突然瞥见地毯上掉着一个东西,他踱步过去,看到一个鸭头被啃了几口,正躺在那里。

他的耳朵不禁红了些。

她刚才不会是看见他在里面……

老干部的脸,顿时滑过一丝尴尬。

田术弯身捡起那个鸭头,走了出去,鹰眸扫了一遍,没看见她人在客厅吃东西,过去,丢掉鸭头,扫了一眼被她吃的七七八八的宵夜。

“丫头?”

他往传来流水声的浴室走去,喊了一声。

“啊,你别进来啊!”

听到她慌张的声音,田术眉宇紧蹙了下,她到底有没有看见?

“你在里面干嘛,不吃了?”

“我吃过了,剩下的你自己吃吧!”

小妹仰着脑袋,一脸生无可恋。

说出去,都觉得丢脸啊。

不知道,初初看见她老公的身材会不会跟她这么没用的流鼻血啊。

小妹要不是怕这会儿吵到初初休息,她绝对会给闺蜜打电话,诉苦去。

麻蛋,见得着,吃不着,真心痛苦。

“嗯,快点出来!”

田术丢在一句,随即转身走开。

俊脸也恢复如常,看不出什么来。

小妹躲在浴室里面,直到确定不会流鼻血了,才洗了一把脸,仔细的听了一会外面的动静,感觉男人不在外头了她才打开门。

倏然看见一双脚。

她惊愕的瞪大瞳孔,眼睛快速的往上抬,骤然掉进一双幽深的瞳孔里面。

她吓的站直身子,手摸着脖子,讪讪的傻笑着,“你怎么在这啊?”

“我以为你掉在马桶里了,过来看看!”

田术面无表情的说着玩笑话,小妹傻傻的笑了下,目光对上他裸。露出来的胸膛,心跳漏跳了一拍,旋即一股热气冲上了小脸。

她心慌不已,“我回去睡觉了!”

她刚刚转身,脖子就被某人扣住,顿时身子往后退,直接撞到他的身上去。

“你躲我?”

不等她反应过来,田术直接转过她的身子,把她压在墙壁上,一只大手抓住她的手腕,一只手撑在她的头侧,居高临下的睇着她。

小妹觉得脖子热烫,手腕热烫……就连小脸都是热烫的。

心跳更是抑制不住的狂跳着,似乎要冲出胸口的样子。

男人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肉肉嫩嫩的小脸上,滚烫无比。

她躲闪着眼睛,后背紧紧的贴在冰凉的墙壁上,硬声道:“哪有?”

“你一说谎,眼睛就不敢看人!”

这小表情跟他宝贝外甥女是如出一辙。

田术眸仁深浓的瞪着她。

小妹惊愣的眨了眨杏眸,麻蛋,生活在一起就是这点不好。

什么小动作都被他捏的一清二楚。

“我就说谎了,怎么样?”她抬起头,气嘟嘟的瞪着他。

撞上他深邃的目光,她的心狠狠的悸动了下。

她的定力还是不够啊。

“为什么躲我?”田术压低了下头。

呼出来的气息拂过她的小脸,像温热的棉絮,酥酥麻麻的。

小妹觉得自己的小腿也跟着发软了。

大晚上的,他们都半**。

她身上就一件浴巾,而他应该也就一件单薄的浴袍。

滚烫的体温透过两层薄薄的布料渗透了过来。

又被他这么紧盯着,小妹一点都淡定不起来。

忍不住心头小鹿乱撞。

为什么?

她自己忍不住扑过去啊。

不过现在她一点反抗力都没有,反倒被他暧昧的压着。

“你想做什么?”

她不答反问。

田术眸光闪了闪,睨着她绯红不已的小脸,眸底深浓无比。

“你刚刚去过我卧室?”

听到他笃定的语气,小妹也不瞒他,点点头,“嗯!”

“看见什么了?”田术目光如炬,紧紧的盯着她。

小妹眨了眨眼睛,看见什么?

她眼睛不禁往他麦色的肌肤上瞄,隐隐约约的肌理,充满男人的力量,说不出的**。

“看到你在洗澡!”

她愣愣的应道,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俊美的胸几,悄悄的吞咽了下口水。

田术眸光深沉无比。

这丫头知不知,这么盯着一个男人看,是很危险的?

“还有呢?”他谆谆善诱,低沉的嗓音染上一层迷人的润色,在夜色的辉映下,格外的撩人。

“……”小妹懵逼的看着他,“还有什么啊?”

田术眸光闪了下,定定的看着她呆萌的样子,她是没看见了?

“没事!”

他淡淡的说道,目光却紧拧着她。

小妹却心慌的小心翼翼的吞了下口水,怕他看出什么异样来,小声的说道:“你,你可以让开下吗?”

他们这么贴着,太暧昧了。

就很像他要吻她一样。

田术沉默了一会,突然问道:“记住你跟我说的话!”

小妹更懵逼了。

她跟他说过好多话啊,哪一句啊?

她小跑跟上走开的男人,“哪句话?”

“小时候说的!”田术侧头睨了她一眼,继续往卧室走去。

小时候说过好多啊。

“嘻嘻,你明示一下呗,我说过那么多话,哪知道你说的是哪一句啊!?”

小妹没发现都走到他卧室了,亦步亦趋的跟在男人的身边,追问着。

“你要跟我一起睡吗?”

田术转身,眸仁深深的睨着她,火热无比。

小妹小脸发烫起来,急忙挥手道:“不要!”

她跟他睡,她才没这个胆子呢。

这男人是在调戏她吗?

“那你跟着我进来做什么?”田术往她走近一步,眸仁越发深邃。

小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跟着他进来了,她嘿嘿的笑了几声。

“我刚刚不是跟你说话吗?嘻嘻,你睡吧,我出去了,晚安!”

说完,她赶紧溜。

田术目光深深的盯着门口,过了一会叹了一声,转身躺上床。

他也就逗逗她,也没想做什么。

一下飞机就过去一号别墅接着又去找她,他都没时间休息,哪有心力做什么。

小妹跑回自己的房间,拧眉,想不明白他说的是哪句话。

在**翻来覆去了好一会,都没想出来,最后不知不觉睡着了。

……

翌日清晨,初初醒来就听到外面很吵,她起身拉开窗帘,往外面一看。

容易带着一帮人在花园的西南角在谈论着,不知道要做什么。

她伸了下懒腰,才转身回了浴室洗漱了一番,才走下楼。

“妈咪,外面的人都是做什么的啊?”

初初边打哈欠,边往餐厅走去,问着田馥。

“过来改造花园的!”

田馥看到她起来了,赶紧从厨房里面端出来一盅燕窝,让她先喝。

“不是好好的吗,干嘛突然改造啊?”

“我也不知道,听孔叔说是阿煜交代的!”

初初愣了下,他那天说的话是说真的?

“弄成哪样啊?”

“听说夏家的花园不错,仿造一个。”

田馥笑了笑,阿煜这孩子是真心的宠着她家宝贝女儿的。

“哦!”初初真没想到,北冥煜是认真的,还以为他只是说说。

初初吃完早餐就出去看热闹,结果还没动工就被老夫人过来阻止了。

“你们这些人都是在做什么啊?”

老夫人的声音中气十足,她一顿下拐杖,就没人敢吱声,更没敢有动作。

“奶奶,你过来了?”初初走了过去,笑眯眯的扶着她。

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沉声问道:“这是在干嘛,谁的主意?”

容易赶紧上前,解释道:“老夫人,您别生气,这个是冥爷的意思,他说少夫人喜欢夏家的花园,就仿造一个小的……”

“胡闹!”老夫人叱喝了一声,赶紧阻止,“你们赶紧把坑都填好了,别随便挖!”

“老夫人,这……”容易有些为难。

冥爷吩咐的活没做好,他不好交代,可是老夫人的话也不敢违逆。

“你们这帮年轻人懂什么啊,没看见你们少夫人还怀孕着吗,挖什么,填回去,想改建等孩子安安全全的生下来再改建!”

老夫人火的不行。

“奶奶,不要紧吧?”初初不懂这些忌讳。

“傻孩子,女人怀孕期间,哪能随便乱动家里的一草一木,”老夫人柔和跟她说了一声,旋即吩咐容易赶紧让人还原,嘴里还念念叨叨了一些吉利的话。

容易也没敢让人在继续了,赶紧让他们都还原了,挖出来的坑赶紧都填上。

要是少夫人的孩子有个闪失可不得了。

“老夫人,这些没影响吧,我怀孕的时候,她爸爸也改建过花园。”

田馥看老夫人这么迷信,好笑的劝道。

“你们这些人,这些事情,哪有绝对的,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有事了,想补救都来不及。我跟你说,那个毕家,知道吗?”

见田馥点点头,老夫人才继续说道,“他们家儿媳妇怀孕期间,在家里挖了个坑,养荷花,孩子生出来对了个鼻孔。”

“李家,那个孙子,也是在他怀着时候,在花园里捯弄些,嘴唇都裂了。”

“林家,孩子流掉了!”

田馥听的神乎其乎,现在很少人会想到这些。

“奶奶,这些说不定是巧合呢。”

初初也听的一愣一愣的。

“孩子,你别不信,这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老夫人苦口婆心的继续道:“就看看那个容家吧,他家被人骗了运回来一块石碑想弄个石凳,孩子生出来后呆呆傻傻的,结果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那块石碑是人家的墓碑,被无良商家改造了下,就卖给他们容家了,这都是造孽啊!”

初初听的一愣一愣的,这都是什么仇什么怨啊,拿这种东西卖钱?

看老夫人说的,她不信都难。

那她在老宅看到的真的不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