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570章偷钱包的贼竟然是夏紫

第570章偷钱包的贼竟然是夏紫

听完北冥煜说的,慕嘉虢俊脸黑沉无比,目光幽寒的瞪着对面的女婿。

气郁不已,威严宣布,“小七,还是跟我们回去吧!”

他真没想到他的宝贝女儿在这里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北冥煜摸了摸鼻子,俯身给慕嘉虢续杯,“爸,喝茶,消消气!”

“哼!”看着北冥煜淡淡的神色,慕嘉虢就来气,“你就这么让我女儿受气,都不帮点忙?”

北冥煜无语。

他那时候真的是渣,后悔死了。

“爸,对不起,以后我绝对不会让小七吃一点苦!你放心!”

“我放心个屁!”慕嘉虢震怒,忍不住飙粗,“你眼睁睁的看着她受委屈都不解释,难怪她会想从你家跑掉。”

终于知道,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慕嘉虢眯了眯眼眸,透着阴寒。

夏家,太可恶了。

他一定不放过他们。

书房里,气氛凝滞的恐怕至极。

这时,一颗脑袋探进来,初初往里面瞅了几眼。

看到父亲黑沉着脸,瞪着对面的男人,她水眸转了下,端着水果走了进去。

“爹地,我给你切了水果。”

慕嘉虢正要训北冥煜,突然看到女儿进来,他面容僵了下,收住要脱口而出的话。

初初笑眯眯的,赶紧坐到他身边去,捏着一瓣水果喂到父亲嘴边。

“爹地,你尝尝,看看好不好吃!”

“好!”慕嘉虢不忍拒绝女儿,配合的吃着,点点头,“嗯,好吃,你自己多吃点!”

“爹地,我想吃蓝莓了,可是吃完没有了。”初初水眸晶亮的跟慕嘉虢说道,慕嘉虢看了一眼女儿的小心思,笑了笑。

摸摸她的头,应道:“爹地现在就让人送过来!”

“谢谢爹地!”

初初搂着慕嘉虢的手臂,冲着对面挨骂的男人做了个鬼脸。

北冥煜眸底滑过一丝笑意,却不敢明显,这丫头还算有良心,跑来救他。

慕嘉虢当即就电话叫人送来蓝莓,“小七,再等一个小时,蓝莓就送过来了,先将就着吃当地的蓝莓,上次那种的得明早才到。”

“爹地辛苦了。”

女儿甜软的声音,让慕嘉虢笑呵呵起来,一向严厉的男人在女儿面前像个没脾气的父亲。

“跟爹地客气什么,你想吃什么,爹地都给你!”

初初感动不已,抱着慕嘉虢的手臂,撒娇了一会,才道:“爹地,你不是要骂他吗?你赶紧骂吧,一会他出去,你就骂不到了。”

北冥煜眸仁一闪,他什么时候说过要出去?

被女儿这么一说,慕嘉虢哪还好训北冥煜。

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女婿。

拉着女儿起身,“小七,我们出去散散步。”

“好啊!”

看着丢下自己跟着慕嘉虢出去的小妻子,北冥煜嘴角噙着一抹宠溺的笑容。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冥爷,夏家我们抓到了一个人!”

他眸仁一深,没想到会这么快。

“我马上过去!”

北冥煜走出书房,看到初初跟慕家一家人说说笑笑,气氛很融洽,他笑了笑,走了过去。

“老婆,我出去一会。”

啊?

初初一愣,真的要出去啊?

看到她惊愣的表情,呆萌呆萌的,北冥煜有些好笑。

他摸了摸她的脑袋,“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哄小孩呢。

“哼!”

初初撅嘴哼了声。

北冥煜跟慕嘉虢还有田馥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小七,你就让他这么走了,小心他跟小姑娘出去约会!”

慕青碧戏谑的说道,跟初初开着玩笑,却被慕嘉虢拿果仁砸了一下。

“你胡说什么呢,有你这样当哥哥的吗?”

慕嘉虢瞪眼,慕青碧讪讪的摸好自己的发型。

“他才不会呢!”初初低笑着,对北冥煜信心满满。

慕嘉虢扫了一眼女儿信任的表情,给儿子一个眼神,“你出去,少在这里碍眼。”

慕青碧还想回嘴,却对上父亲威严的目光,就没敢说话了,有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哎呀,晚上没吃饱,我出去溜达溜达,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初初纳闷不已,“四哥你不是吃了很多吗?”

他买回来的烧烤都被他一个人吃完了,除了给她留着的那几串牛肉串。

“我又饿了啊!”

“敢情怀孕的人是你,不是小七,就知道吃!”

慕青水损了一句兄弟。

慕青碧白了他一眼,“走吗?别说我不请你吃东西!”

听到有免费的东西吃,几个兄弟都跟上了。

“诶,今晚怎么不见小松跟小柏啊?”

“谁知道呢,在外面吃香喝辣去了。”

几兄弟吆喝着出去,家里就安静多了,初初陪着田馥看着电视剧,慕嘉虢坐了一会,没坐住,就去书房忙活去了。

“诶,你说老爸让我们跟着北冥煜做什么?不会真的担心他在外面有女人吧?”

慕青碧疑惑不已。

慕青水无语的看着兄弟,单细胞就是单细胞。

“跟过去,不就知道了?”慕青岩好笑不已,对这个单细胞堂弟也是醉醉的。

“我刚刚只是开玩笑的啊!”说着,慕青碧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再看了一眼跟出来的兄弟,“我说你们怎么都让我开车啊?”

“谁你最小?”

喵的,什么他最小?

“我看是你最小吧!”慕青碧不服气的瞄了一眼双胞胎哥哥的下身。

慕青水俊脸一黑,能不能别这么污,他真不想跟这个家伙同个肚子出来的。

他撇开视线看着外面。

慕青山跟,慕青岩坐在后面,好笑不已,“好好开车,别被发现了。”

慕青碧摸了摸鼻子,“我昨晚一晚上没睡觉好不好,我现在都打着瞌睡呢,大哥,不如你来开?”

“这里,你年纪最小,你就继续开吧!”慕青山加重了年纪两个字,免得这家伙又会错意。

慕青碧郁卒。

早知道就不开玩笑了。

被赶出来,还得载着这几个大男人,真的很不爽啊。

“你昨晚做什么坏事去了,不睡觉?”

慕青岩好笑,朝开车的慕青碧问道。

“我在查那个女贼。”

慕青水眸光一闪,看着他,“查到了?”

“没!”

麻蛋,那个人就像是消失了一样,到了市中心就不见了。

慕青碧郁闷不已。

“钱包丢了,证件去补办就行,等你查到什么时候?”

慕青岩对慕青碧的锱铢必较也是无语。

“你帮我去办?”慕青碧瞪了一眼后视镜。

“咦,阿煜那家伙来夏家做什么?”

倏地,慕青水发出疑问,大家的注意顿时被引了过去。

他听舅舅说过,这里就是小七小时候生活的地方,看起来还不错。

“快找个地方停车。”

几兄弟偷偷摸摸的跟上北冥煜。

北冥煜踏进夏家门槛的一瞬,眸光一闪,往一处看了一眼,勾了勾嘴角,旋即往里面走。

面容冷峻,气场强大。

容易见到他,立马上前报告,“冥爷,抓到的人,我怀疑是夏紫。”

容易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收获,才一到晚上,藏在地窖的女人就忍不住想爬墙逃跑。

更没想到的是,北冥煜早就发现了人藏在哪里。

北冥煜微微颔首,大步走了进去。

夏紫被绑在一张椅子上,看到北冥煜,目光阴狠疯狂,恨不得冲上来咬死人。

“唔唔……”

被塞着东西堵住嘴巴,发出愤怒的叫声。

北冥煜眸光阴寒的盯着不甘心的挣扎着的女人,面目全非,苍老如同一个佝偻老人。

若是走在街上,估计都认不出来。

不过那阴毒不甘心的眼眸,却泄漏了她的身份。

“我还以为你就熬到三天才会出来!”

北冥煜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目光冰冷的睥睨着椅子上的女人,漠冷嗜血。

这女人连对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下的了手,要是没发现,说不定他老婆就有危险了。

真是个祸害,留不得。

“唔……唔!”

夏紫愤怒不已,坑坑洼洼的脸,扭曲起来就像个恶魔。

“伤了陈妈,还打伤你父亲,接下来,你是想报复我老婆吗?”

北冥煜冷嗤一声,手里的打火机咔嗒一声,火焰燃起。

对付敌人一向都不会手软。

我要杀了你们!

夏紫瞪大瞳孔,吱吱唔唔叫的更快了,眸底的阴狠,不言而喻。

“可惜……”

北冥煜吐了一口烟,烟雾缭绕,隐隐约约间,透着黑暗的阴鸷。

“你没有这个机会!”

薄唇冷厉的不渗透一丝人烟味,冷血至极。

夏紫看到他眸底的杀气,心头狠狠的震慑了下。

冷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我说过,你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显然你是没当一回事。”

北冥煜摁灭烟头,起身,居高临下,如同看蝼蚁一般,盯着她。

夏紫瞥到他眸底的阴狠,惊慌的摇着头。

“把她的脚筋挑了!”

夏紫瞳孔瞪大,恐惧的想躲避,却奈何被绑在椅子上,躲避不开,挣扎间,椅子连人摔倒在地。

保镖立马上前扶正。

两人摁着人,一人拿出匕首,就要动手。

“咦!?”

这时,门口传来了一声惊叫。

北冥煜眉宇紧蹙了下,侧眸看了眼。

慕青碧直接冲到夏紫的面前,指着她,朝着跟随其后的慕青水说道:“阿水,你看,是不是这个女的?”

“没错!”慕青水眯了眯眼眸,没想到摸走他们钱包的女人就在这里。

“嘿嘿,你们想做什么?”慕青碧露出阴邪的表情,看了看北冥煜跟容易。

北冥煜无语的看着这个坏事的家伙。

容易看了看北冥煜,见他不答话,只好他来解释了,“慕四少,这个女人是夏老爷的女儿,叫夏紫,没少欺负少夫人,陷害少夫人,被冥爷流放在外,现在偷偷回来,打伤了夏老爷,仇恨心狠重,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害,冥爷决定挑断她的脚筋。”

慕青碧眼眸贼光一闪,看了眼狠厉的男人,啧啧了几声。

回头看向夏紫的时候,笑的更阴了。

“刀!”他手一伸,伸到了要动手的保镖面前,保镖看了看北冥煜,见到他微微颔首,才把刀子递过去。

“这么好玩的事情,就不用劳烦你们,亲自动手。”

“哼,敢欺负我妹妹,你找死!”

“你注意点,别弄死了!”慕青山面容沉铸,提醒了一句疯狂的弟弟。

“大哥,你都不知道,我们的钱包就是被这个贱人摸走的!”

慕青水也气愤不已,加上听到这人没少欺负他妹妹,都想走过慕青碧手里的刀子。

“你动不动手啊,不动,我来!”

“滚,呆一边看好戏去!”

慕青碧瞪了一眼慕青水,蹲在夏紫的面前,看着那张变形的脸,都觉得会做噩梦。

“你是怎么欺负我妹妹的?”刀子抵着夏紫的脖子,慕青碧阴狠的质问。

夏紫惊恐的摇着头,眸底带着懵逼。

夏初初那贱人,怎么会是这些人的妹妹。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慕青碧挑了下眉梢,警告了一声,“大爷我就给你个辩解的机会,但是若敢说我不爱听的话,我的刀子可是不长眼的。”

刀子一挑,塞在夏紫嘴里的东西就被挑了出来。

“求求你,我没有伤她,我把你们的钱包都还给你们,你们放过我吧,我绝对不会动她的!”

“别废话,老实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刀子一刺,瞬间就见红。

夏紫噤若寒蝉,就怕那刀子不长眼一划,她就没命了。

她拼尽全力回来,就是为了报仇的,怎么可能要死在这一刻。

“我,我说,求你先挪开刀子!”

夏紫眸底滑动着,慕青水眯了眯眼眸,沉声对慕青碧说道:“你跟她废话什么,想知道她怎么欺负小七的,回去问小七,你问她会老实说吗?声音难听死!”

慕青水看起来比较儒雅,但是对付伤害自己亲人的敌人,却一点都不留情。

慕青碧扫了一眼慕青水,站起身,抱胸睥睨着苟延残喘的夏紫。

“老老实实交代清楚了,我可以考虑给你个机会活着。”

“我说,我说……小时候,我妈妈嫉妒夏初初那个贱人……啊……”

刀子飞了过去,瞬间就把夏紫的耳朵给削掉,夏紫的瞳孔高难度的死瞪着,就像一个死不瞑目的老人。

她一动都不敢动,直接僵硬在椅子上。

“再让我听到你侮辱我妹妹,我弄死你!”慕青碧阴鸷的声音,宛如夺命使者,令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