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563章一切都是伪装的

第563章一切都是伪装的

被几兄弟盯着,初初还是很不好意思。

几个人在被慕嘉虢瞪视后,才收敛不少。

“啊……”

倏地,慕青碧突然尖叫了声,大家纷纷看着他,慕嘉虢一脸严厉的很,训斥了一句小儿子,“你一惊一乍的做什么,吓到你妹妹,我揍你!”

初初低低笑着。

这个哥哥真可爱。

“爸,我真不是故意,小七,没吓到你吧?”

慕青碧赶紧关心妹妹。

家里最宝贝的就是妹妹,从小他就深有体会,后来妹妹不见了,他还很伤心,乖妹妹在的时候不多疼她几分。

可是后来找回来的妹妹,总感觉有些不一样,加上父亲也不冷不热的,所以他在家的地位还是可以的。

现在,真的妹妹找回来了,父亲宠爱的很,他也没什么好计较的,也只想更宠妹妹。

“没有!”初初笑应着,弯弯的眉眼,让人心疼到骨子里。

感觉到久违的亲切感,慕青碧欣慰的眨了下眼睛,随即跟大家解释了起来,“我刚刚想起我的钱包是在哪里丢的了。”

大家露出惊愕的表情。

慕青碧尴尬的闪了下眼眸,讪讪的笑了下。

“难怪四哥会跟我哥借钱给小七红包!”慕青柏调侃着,裂开了嘴。

“滚!”慕青碧瞪了一眼堂弟。

“哪里丢的?”慕青水好奇。

他们两人的钱包同时都丢掉,这事情说出来一点都不光彩,但是想想也是挺奇怪的事。

“你还记得不,我们在出机场的时候,有个妇女从我们中间跑了过去?”

经他这么一点,慕青水也想起来了。

俊脸一沉,敢情那个女的是个扒手?把他两兄弟的钱包都摸走了?

这下,大家都猜出几分来了。

慕青山觉得很没脸,瞧了一眼两个弟弟,“一回国就被人摸走钱包,也敢说出口!”

真是丢他们慕家的脸。

“啧啧,这人实在是大胆啊,敢朝我们慕家人下手。”慕青松佩服那个女的勇气可嘉。

慕嘉虢冷嗤了一声,“只能说明他们没用,蠢!”

这两个儿子,他真想塞回去,回回炉重造。

简直丢脸啊。

慕青水跟慕青碧不敢吱声了,被父亲嫌弃的很没脸啊。

“好了,好了,吃饭都堵不住你们的嘴,小七,多吃点这个,这个不油腻!”

田馥斥责了下他们,举手给女儿夹了筷菜。

“谢谢妈咪!”初初捧着碗过去,接住母亲递过来的菜。

慕青碧扫了一大桌子的美食,都是不油腻的,挠了下后脑勺,才吃起饭。

初初时不时的瞄着那两个双胞胎哥哥,心底有个念想。

不禁嘴角弯弯。

“认真吃饭,看哪呢?”

冥爷倏然敲了下她的脑袋,初初回眸看着他,冥爷挑了下眉梢,凑到她耳边,低语:“想看就看着我!”

初初满脸黑线。

她都没见过其他哥哥,多看一眼怎么了。

藏在桌子底子的脚,踢了他一脚,结果是坐在北冥煜身旁的慕青岩中招了。

突如其来的被人踢了下,他呃了一声,顿时他也成了大家的瞩目焦点。

他讪讪的抽了下嘴角,淡定的说道:“没事!”

初初羞囧不已,瞪了一眼偷笑的男人。

太可恶了,既然躲掉,害她踢错人。

这顿饭吃的还算顺畅。

慕青碧跟慕青水还在愤怒那个摸钱包的女的,恨不得逮住她狠狠的教训一番。

敢偷他们兄弟的钱包,害他们拿不出红包,实在是丢脸。

“三哥四哥,吃水果!”

初初端着一盘水果,出来,放在他们面前,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颜值出挑的哥哥看。

越看越喜欢。

要是她的宝宝也是双胞胎就好了,肯定很好玩。

“小七,来,坐这!”

慕青碧拉过妹妹,不顾某人的黑脸,让她坐在他们中间,长腿一盘,身躯一侧,姿态倜傥。

“小七,跟哥哥说实话,他对你好吗,有没有欺负你?”

慕青碧斜了一眼淡定喝茶的男人,问的很明白。

“嗯。他对我很好。”初初小脸红了红。

心底感动着。

这个哥哥看似不靠谱,但是那不拘小节,却让她更加亲近,不像大哥,多了份爸爸的严肃。

“说实话,别怕,有哥哥在,我们给你撑腰!”慕青碧宠溺的摸了下初初柔顺的发丝,挑衅的看着北冥煜。

初初低笑了下,看了一眼众矢之的的男人,咬了咬唇,“谢谢哥哥,他没欺负我!”

有哥哥撑腰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呢。

“只是刚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冷冰冰的!”

除了这个,北冥煜还真的没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就是有些霸道。

“我也觉得他冷冰冰的,小七,现在流行暖男,要不要哥哥给你介绍个,哥哥有个朋友很不错,特别体贴女孩。”

慕青水也挑衅的说了句。

初初抽了抽嘴角。

北冥煜一个松子砸到慕青水的脸上,“你敢给我老婆介绍男人,我宰了你!”

“老婆,过来!”

冥爷黑沉着俊脸,瞪着那两个不靠谱的大舅子。

初初笑了笑,走了过去,却被两兄弟拉住。

“你这么听他话做什么,不怕,哥哥在,他不敢对你怎么样!”

“哥哥,他对我很好的,不用你给我介绍人了。”

这哥哥是要让她出轨吗,他们都有宝宝了好么?

听到老婆的话,北冥煜欣慰不已,得意的看着那几个围攻他的兄弟。

“你们在聊什么呢?”

田馥端着另一盘水果走出来,看他们剑拔弩张,好笑了下。

“你坐那边去!”

她赶着小儿子。

慕青碧抽了下嘴角,“妈,我都没跟小妹相处过呢,你就不能体谅下我的心情吗?”

“你有什么好体谅的?快坐过去,你这头发是怎么回事?”

田馥实在是没法欣赏小儿子的头发,嫌弃的训了一声。

慕青水偷笑不已。

“他还不是想在小七面前突出?”

“四哥,头上一片绿!”慕青松好笑不已,坐他旁边的慕青柏也偷笑不已。

“四哥这是想绿成一片草原啊,可惜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去,你们两个女人跟换衣服似的,实在是有损我们慕家男人的脸面。”

慕青松跟慕青柏纷纷闭嘴。

初初有趣的看着他们。

田馥则不管他们笑闹,伺候女儿多吃点水果,坐了一会才过去书房,看看慕嘉虢。

北冥煜招手,让初初过去。

初初看他们没注意,坐了过去。

顿时,大家又都看向他们,初初尴尬了下。

“别管他们,我带你出去散散步!”

北冥煜拎着一个热水壶,搂着老婆就往外面走。

“冥爷,你就把我们这么丢下了?”

慕青岩喊了声。

“你们自便!”

北冥煜不耐烦的回了一句,有点考虑回去老宅住。

他们回去那边,还安静些,这几个兄弟只要在一起就吵的很。

“我们把哥哥们丢下,不好吧?”

初初扯了下男人的衣服。

北冥煜垂眸睨着她,绷着俊脸,“你不觉的他们很吵吗?”

“没有啊!”

初初觉得很热闹,家里就要这样才好。

不像她在夏家,除了何秋萍母女的冷嘲热讽,就没有这么热闹过。

北冥煜摸了摸她的头,勉为其难的道:“既然夫人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让他们住下来吧!”

初初笑了笑,抱着他的腰身,眉眼弯弯,“谢谢老公!”

北冥煜捏了捏她的鼻子,哼哼,“不够诚意!”

初初抿嘴笑了下,垫着脚尖,北冥煜搂着她的腰,配合的弯下腰。

她的吻落在他的薄唇上,只是亲了下就退开。

北冥煜反客为主,加深了吻。

缠绵悱恻,温柔缱绻。

“咳咳,我说冥爷,你好歹也注意下,我们这群单身还在呢,这么撒狗粮,是想刺激我们吗?”

慕青碧的声音响起,北冥煜眉宇紧蹙,松开怀里羞红小脸的人儿女,瞪了过去。

“你们可以非礼勿视!”

让他们住进来简直是破坏气氛。

“嗯,这花园不错啊!”慕青水走了过去。

“三哥,来盘棋,怎么样?”慕青松含笑的跟上。

“可以,反正这会吃饱没事做,下下棋,挺好的,你说是吧,冥爷?”

慕青水看着儒雅,但是坏点子也不少。

“你们都这么自便了,我能有意见吗?”北冥煜俊脸沉沉,这群人就是故意的,不过还是招来了孔叔,让他准备棋盘。

初初见大家都针对北冥煜,没注意她,偷偷松了口气。

当着哥哥们的面,跟老公亲亲,还是很难为情的。

慕家兄弟就这么强势的入驻了一号别墅。

之前闲置,空荡荡的客房,也都被利用起来。

看到进进出出的工人,慕青岩好奇不已,“冥爷,你家什么时候穷到这程度了?客房都不装修?”

北冥煜眸光闪了闪。

初初猜到什么,小脸红扑扑。

慕青水看着他们两个,暧昧的笑了起来,“冥爷,你够腹黑的啊,既然这么拐走我小妹!”

众人佩服不已。

又咬牙腹诽某人的腹黑。

“多谢三舅子的夸奖!”北冥煜含笑,目光凛然的对视回去,一点亏都不吃。

“认真下棋!”慕青山含笑,催了一声,大家才转移开话题,在棋盘是厮杀一片,热闹非凡。

帝都某处非法会所里,大白天的包厢里,暗黑一片。

不断传出来爱昧旖旎的喘息与女人的声音,让人不禁浮想联翩。

“嗯……伟哥!”

“小妖精!”

女人娇媚的嗓音,一声比一声露骨,一声比一声撩人,勾的男人生机勃然,如脱缰的野马。

满室情涩的味道,刺激着那对男女。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才告一段落,女人娇软的攀附在男人黝黑结实的胸膛上,吐气如兰,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男人胸膛上的獠牙伏龙。

“伟哥,你就帮帮雪儿吧,我现在是走投无路了。”

“小贱人,你成名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你伟哥我,现在落魄了倒是来找我?”伟哥狠狠的捏起她的下颚,目光阴狠,完全没刚才在**的迷恋。

“不是,不是的,伟哥,你误会雪儿了,我不敢来找你,是怕被人发现你,我还不是每个月都给你寄钱吗?”

尹英雪使出浑身解数,不断的撩拨着男人。

她本是长的妖娆,开放大胆的动作,每个男人受的了,除了北冥煜。

想到那个手段狠辣的男人,尹英雪眸底的恨意都让伟哥怔了怔,感觉到自己的命门就握在她的手上。

他饱含浴火的眼眸,舒服的眯了眯,气息粗重起来。

“你想做什么?”

“我要你弄死一个女人!”

看到她眸底的阴毒,伟哥哈哈大笑起来,黝黑粗糙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她娇嫩的小脸。

嗯,这个女人长的确实不错。

却是个离不开男人的女人。

不过,他喜欢。

他一把把她搂上来,流气的说道:“看你阅男无数,你把我伺候舒服了再说吧!”

尹英雪颤了下,看着长相猥琐的男人,只差点就要吐了。

若不是走投无路,她也不会来找这个男人。

“怎么?不愿意?刚刚你不也爽到了?”

伟哥眯了眯眼眸,眸底的狠厉,让她心头一颤,赶紧赔笑起来。

“伟哥……”尹英雪俯身过去,吻住男人的香肠大黑嘴唇。

……

翌日,容易递送了一份调查报告给北冥煜。

“冥爷,我查到了,你过目下!”

北冥煜眸光一闪,拿过那份调查报告,一目十行,俊脸阴沉。

“冥爷,当年的意外根本就是尹英雪的自导自演,她跟那个伟哥在之前就认识,所以才敢替你挡了一刀。”

“还有,她没法生育,是之前堕台造成的医疗事故,根本就不是因为那刀子。”

“她的心脏病……也是假的,吃的都是其他的替换维生素片!”

此人劣迹斑斑,既然病情都是装的。

容易深知,这么多年,北冥煜对尹英雪的纵容都是因为那一刀,怀着感恩与容忍。

男人的脸,一明一暗,阴鸷至极,浑身散发出一股毁灭。

“冥爷,我还查到,这女人找上伟哥,是为了对付少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