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559章别说话,吻我

第559章别说话,吻我

当初初看到套房的一刻,眼睛都瞪直了,小嘴也惊诧的张开合不拢。

原本就奢华的酒店套房,如今装饰的美轮美奂,满室彩色气球,鲜花,彩带,迷离红色灯光,辉映着那张帝王大床,一片火红。

旖旎的花香,让人心跳不禁加速起来。

太浪漫了。

北冥煜把她放下,在她嫣红的小嘴上啄吻了下,圈着她的腰,凤眸紧紧的锁住她娇美的小脸,声音上扬,“喜欢吗?”

初初抬眸望着眼前的男人,感动的点头,“嗯,喜欢!”

看她眼眶都红了,北冥煜的含笑刮了下她的鼻尖,带着她往里面走。

初初目不暇接的望着套房里面漂亮的摆设。

“要不要一起洗?”

男人蛊惑的声音萦绕在耳边,加上房间里暧昧的氛围,初初的心怦然心动,羞红着小脸,点点头。

北冥煜笑的很邪魅,一把抱起她走进浴室。

初初含羞缩在花瓣牛奶浴里,拨弄着鲜花瓣,有点惋惜,“有点浪费。”

男人勾唇一笑,“浪费什么?”

初初头一转,就看见他眼神邪魅的勾着她,修长的手指在一颗一颗的解开衬衣扣子。

如骨瓷一般的指节,极具**,似乎在挑逗着她的神经。

心跳如鼓,初初硬是没法移开视线。

男人还故意的走进她几分,就站在她面前宽衣解带。

咔!

皮带的卡扣弹开,他娴熟的抽开,丢在一边的座椅上,动作性感到极致。

初初呼吸一窒,眼巴巴的随着他的动作,面色酡红。

男人好不羞燥,继续……

瞥到某处,初初脸上顿时冲上来一股热气,瞬间麻痹了大脑神经。

她硬生生的移开视线,盯着水面上浮动的花瓣,殊不知她这模样多么的迷人。

本是有点麦色的肌肤在某人的调养下,已经白皙无暇,赛雪的肤色在鲜艳欲滴的花瓣辉映下,更加白嫩,透着迷人的绯色。

含羞带怯的小脸,如出水芙蓉,美的让人屏息。

北冥煜呼吸粗重,目光灼灼,舍不得移开一分。

他迈步进来,初初紧张的眨了眨眼睛。

健硕的长臂把她揽抱了过去,男人邪魅的嗓音紧随而来,挑拨着她**的神经。

“老婆,在想什么呢?”

她吞了下口水,觉得有点口干舌燥,抬眸睐了一眼邪气的男人,故意道:“想这花了多少钱,浪费了多少奶粉钱!”

北冥煜抽了抽嘴角,哀怨的瞪着她,有她这么破坏气氛的么?

揽在她身上的手臂暗示的捏了下,“你不是说回来亲我么,赶紧的!”

初初一怔,转身直接趴在他身上,水眸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俊脸的脸庞看。

男人眉骨霸气,刀凿斧刻的五官,上扬的眼角弧度,邪魅至极。

北冥煜很喜欢她这么看着自己,也不阻止,大方的任由她看。

目光灼灼,嘴角上扬。

“老公,我觉得你不是北冥煜!”

倏地,初初说了一句。

这男人哪有刚刚认识那时候,高冷傲娇,不可攀的模样啊?

现在就跟一个痞子差不多。

北冥煜拧了下眉宇,露出冥爷的矜贵冷傲,挑了下眼角,霸气道:“那我是谁?”

初初扑哧一声笑了。

搂住他的脖子,在他嘴角一啄,声音甜美,“你是我老公!”

这下,冥爷满意了。

哪里只甘心一个敷衍的啄吻,扣住她的后脑勺,直接吻了下去。

等他们从浴室出来,都是一个小时后的时候了。

初初面色火红,男人紧绷着俊脸,实在猜不出两人在里面发生了什么。

她瞅了一眼不悦的男人,心底有些好笑。

看到铺满玫瑰花瓣的大床,她直接躺了上去,欣喜不已的打了几个滚。

“哇,好舒服啊!”

北冥煜哀怨的瞪她一眼,她可舒服,他却不舒服。

对上某人像要吃了她的目光,初初赶紧收敛了下,乖乖的躺着,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老公,上来!”

北冥煜眸色一暗,那娇滴滴的嗓音如同羽毛一般,顿觉一股酥麻传遍全身,冲着某处凝聚。

火热的目光像要烧灼她一般。

初初躲闪了下眼睛,翻了个身子,不敢再撩拨危险的男人。

“我先睡觉了。”

她是真的困了。

狠狠的打了个哈欠,眼角溢出生理盐水。

倏然腰间一紧,瞬间,她就落入一个壮实的怀抱里,熟悉的气息,熟悉的体温,她嘴角一扬。

“别乱动!”

男人炙烫的气息喷在她的脖子上,麻痒的很,她缩了下脖子,娇嗔道:“你自己抱着我,还敢叫我别动。”

“后果自负!”身后的男人咬牙切齿。

初初哭笑不得,还能怎么自负。

水眸滑过一丝狡黠,她拉开男人的手臂,回身过去,目光灼灼的瞅着他,腿故意跨到他身上去。

“这样睡比较舒服!”

北冥煜瞪着怀里怀心思的小女人,恨的牙痒痒。

倏地,他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

“啊……救命啊!”

“还敢不敢?”他目光欲裂的瞪着使坏的小娇妻,恨不得压住她狠狠的**一番。

初初发怂,缩了缩脑袋,认错,“不敢了。”

见他还不下去,小手放在他胸口上推了下,“你压到我肚子了!”

北冥煜拧了下眉梢,往下一瞄,倏然嘴角噙着一抹意味深沉的笑意,顿时让初初头皮发麻。

这男人该不会又有什么坏主意了吧?

她好像把狮子惹毛了……

一个小时后,她躲在被子里,羞的不敢见人。

北冥煜从浴室出来,看到缩成一团的被子,嘴角勾着一抹得意。

跟他斗,嫩了点。

“出来!”

他扯了扯被褥。

“不要!”她现在不想看到这个流氓。

“你不洗?那好吧,我去把毛巾放好。”北冥煜站在床边,睥睨着缩在里面的一团,无所谓的说道,声音里面的笑意让人恨得牙痒痒。

“北冥煜,你混蛋!”

初初扯下被子,瞪着男人。

冥爷淡定的轻佻了下眉头,随意的动作被他做的俊逸非凡,顿时初初的心跳漏跳了几拍。

“我怎么混蛋了?你不是也很喜欢?”

“喜欢你妹!”初初羞赧大吼。

北冥煜额头突突的跳了下,睨着炸毛的小女人,戏谑回了一句,“你是喜欢我!”

初初目瞪口呆,小脸以可见的速度爆红,接着一个枕头飞了过来。

北冥煜接住,坐到**去,拿过她的手,仔细的擦拭着。

初初恼火的抽了抽,却没能抽出来,嘴上怒道:“北冥煜,你真不害臊,你员工知道吗?”

冥爷撩眉看了她一眼,回道:“我老婆知道就行了。”

初初:……

等他擦好手,她拉过被子,躺到一边去。

“你睡沙发!”

冥爷不高兴了,努力争取自己的福利。

“老婆,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呢?”

“什么花烛夜啊?还没结婚呢!”

北冥煜拧着眉头,转身进了浴室,半天没见他出来,也没听见什么声响。

初初纳闷着,这人是生气了?

躲在浴室里面生气,不出来?

又过了好一会,里面才传出冲水声,她翻了个白眼,白担心了。

她翻了个身,觉得玫瑰花瓣压在身下睡觉,一点都不舒服。

“你在做什么?”

北冥煜走出来就看到她在收拾着**的花瓣,拧了下眉头,大步走了过去。

“收起来啊,这样睡觉不舒服!”

初初继续收着,结果男人一过来,拉过床罩一抖,**旖旎的花瓣瞬间就散落在地。

她好无语。

“你抖掉做什么啊,这些花还可以拿来泡澡的啊!”

“很晚了,睡觉!”

北冥煜拉过她,躺上床,熄灯。

初初缩在他怀里,嘟哝一声,“你要是难受,就别抱着我啊!”

偏偏这个男人就是喜欢抱着她睡觉,自己又煎熬。

“闭嘴,睡觉!”

吼吼,脾气真大。

初初冲着窗外的夜色,吐了下舌头。

很快,她就睡着了,听着怀里规律的呼吸,北冥煜睁开眼眸,睨着怀里恬静的小脸,轻啄了下,才闭上眼睛,好半会才睡着。

早上,鸟儿站在阳台的栏杆上,鸣叫的欢快。

初初拧了下眉头,幽幽转醒。

她直接想坐起身,却感觉到腰间上的拉力,又躺了回去。

“还早,再睡会!”

喑哑的嗓音,带着刚刚苏醒的惺忪,格外的撩人。

“我尿急!”

初初推了他一下,看到浪漫旖旎的套房,才想起来他们是在酒店。

“老公,我们得回去了。”家里还有长辈在,他们住外面,似乎不大好,也该起来了。

北冥煜不情愿睁开凤眸,慵懒的睨着她一会,才松开手。

好不容易想赖床下,这女人就叫他起床?

初初不管他爬起身,走去浴室,才刚刚进去,男人也跟进来了。

她愣然。

“你干嘛?”

“刷牙!”男人面无表情,拿过牙刷挤牙膏。

初初抽了抽嘴角,不知道先解决内急好,还是先刷牙。

“你不是尿急吗?”北冥煜透过镜子,瞥了一眼犹豫着的小女人,眸底滑过一丝笑意。

“你在这,我怎么尿啊!”初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臭男人,够恶趣味的。

北冥煜挑了下眉头,淡声道:“我又不看你!”

这还叫不看?

初初瞪着镜子中反射的目光,郁闷的很。

“好了,我先出去,你快点!”

北冥煜边刷牙边往外面走,没再逗她。

两人还是在酒店吃完早餐,才回一号别墅。

按某人的说法,酒店送的,不吃浪费。

如果是以前,不知道酒店是他的,她肯定会相信他的话。

初初也没戳穿他的小意图,享受着他让人安排的美味早餐,两人才心满意足的回家。

老夫人跟慕夫人,还有慕嘉虢在客厅里喝茶聊天,见到长辈一致看过来的目光,初初羞囧了下。

“你们昨晚去哪了,也不回家?”老夫人一早让人上去喊他们夫妻两个吃早餐,才知道人不在家。

现在又看见他们一身齐整的回来,肯定不是一大早就出门的。

初初囧了下,有种被人抓现形的感觉。

“在酒店!”

北冥煜搂着她,不躲不闪,懒懒的应了一声。

瞬间,初初都感觉他们的眼神暧昧起来。

最后还是老夫人出声,“你这小子,也不想想初初现在的身子,你要是把我曾孙子弄没了,我找你算账!”

初初羞的一张脸通红,奶奶是不是想多了?

“奶奶,你放心,你曾孙子可好着呢!”

北冥煜揽着初初过去,坐在一边。

初初没他脸皮厚,囧的要命,眼神躲闪着,解释道:“奶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

“我知道,年轻人嘛,但是特殊时期也要注意些,你快上去休息,阿煜留下!”

老夫人看了看他们两个,直接下命令。

初初巴不得躲开,匆匆的跟慕嘉虢夫妇两个打了声招呼,就跑上楼了。

丢脸啊丢脸。

又家不住,非要去酒店,谁都会想歪的。

看了一眼坐在客厅被批斗的男人,初初偷笑了下,让你坏!

结果她才洗了个脸,某人就悠哉悠哉的踱步进来,倚在门口,看着她拍香香。

“你怎么上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上来了?”

北冥煜走了过去,直接抱起她,自己坐下,才拉着她坐在他腿上,揽着她的细腰,下巴抵在她的肩胛处,眯眼沉迷的嗅着她身上的馨香。

“刚刚,把我丢下,嗯?”

炽热的气息灌进耳洞,酥麻撩拨的很。

初初推了他一下,撅嘴道:“我哪有丢下你啊,明明就是奶奶叫你留下的啊。”

腿长在他身上,她又不能控制。

她戳了下他硬梆梆的手臂,嗔道:“谁叫你乱说话!”

“我说什么了,难道昨晚我们不是住在酒店?”北冥煜故意,有意无意的刷过她的耳朵。

一阵阵酥麻袭来,初初身子一软,靠在他怀里。

北冥煜睨着她绯红的脖子,眸光暗沉无比,波光潋滟。

早上还没亲她!

手指一捏,转过她的头,在初初反应过来之前,炽热的吻盖了过去,擒住她的小嘴,一番浓情蜜意,缠绵悱恻。

“嗯,你做什么?”

“别说话,吻我!”

初初小脸爆红,这男人真是一点都不害臊。

“好吧,我吻你!”

冥爷邪魅一笑,揽着她,时而霸道时而温柔,霸占她口中的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