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550章爸爸,我会养你的

第550章爸爸,我会养你的

慕夫人好笑的拉了下丈夫,让慕嘉虢坐下,亲手给夏仁倒了一杯茶。

“请喝茶!”

“谢谢!”夏仁含笑道声谢。

“你客气了,来这里不必拘束,就当是自己家!”慕夫人招呼着。

夏仁含笑,看着这些慕家人,心底疑惑不已。

初初挠了下头,也不知道怎么介绍,干脆就不说了,招呼着夏仁吃水果。

大家边吃边聊,气氛和谐。

看到初初在北冥家真的这么受宠,夏仁也就安心了。

他坐了一会,就要走,刚好是吃饭时间,老夫人挽留他一下,见到大家都欢迎他,这才又留下,打算吃完饭在回公司。

慕嘉虢虽然很想坦诚跟夏仁说清楚,想把女儿认回来,可看见初初还是有些在乎这个父亲的,就按下心底的念想。

慕夫人安慰的拍了拍他的手,她也很着急,但是这事情还是得自己的女儿先开口才好。

大家聚在一起吃饭,还算热闹。

女人聊着吃的,还有叮嘱初初多吃些什么都宝宝的发育好,男人则是聊生意上的事情。

吃完饭,初初送夏仁出门。

“初初,慕家人怎么会在这里啊?”

这句话憋在夏仁心底很久了,这会才有机会对女儿问出口,而且女儿的容貌跟那位慕夫人长的极其相似,不得不让他担心。

而且慕家夫妇还有那位慕家公子,还亲热的喊她小七,实在是太亲切了。

初初扭了下衣摆,不好意思看了看夏仁,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跟爸爸说?还害羞呢?”夏仁压下心底的急切,笑了笑,摸摸女儿的头。

“爸爸,我是你亲生的吗?”初初犹豫了下,觉得这事情还是先弄清楚好。

夏仁一怔,旋即怒道:“谁跟你又嚼舌根了?别听那些人的胡说八道!”

看他气的很,初初感动不已,即使现在,夏老头还是瞒着她不让她知道身世。

也是在乎她的。

“爸爸,你别生气,”初初搂着他的手臂,走在一号别墅的小道上,保证着,“不管我是谁生的,也还是你女儿!”

虽然夏仁没生她,但是也养她这么大了,比亲生父母的情还重,这份亲情是她无法否认的。

即使之前跟夏老头吵架,说断绝关系,但是现在找到亲生父母,初初反而看的更开了。

再说,现在夏仁对她也很好,她是没法不认这个父亲的。

他是真的当她是亲生的在养,比起那些被抛弃的孩子,她已经很幸运了。

感恩,她还是懂的。

“初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夏仁心头一震,无缘无故的,她突然提起这事,想起那个慕夫人,他心底就有点慌。

初初垂下脑袋,低声坦白:“爸爸,那个慕嘉虢跟田馥,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对吗!?”

夏仁看着女儿一副认错的模样,叹了声。

摸摸她的头,既然都坦白了,他也不好瞒着了,那对夫妇对她是真的好,比他这个养父还宠溺他。

他没想过这个女儿既然还是慕家的孩子。

身价不菲,本该享受荣华富贵的,却流落到他家,一开始他也当她是亲生女儿在养,那时候他是真的不知道她不是自己的女儿。

可是后来发生了许多事情,何秋萍的挑拨离间,妻子才跟他坦白,她们的女儿早夭折了,那时候他妻子带着孩子在山区支教,孩子发高烧走了,却没敢告诉他,怕他伤心。

刚好这时候,陆云遇到走丢的初初,然后又找不到她的家人,干脆就代替自己的女儿养着。

他有一年多没见到过孩子,小孩子本来就长的快,也就没注意,一直都以为是自己的孩子。

后来就生疏了许多,对这个女儿他不知道是该继续疼着,还是如平常心对待。

每次见到她,就想起自己过世的孩子,所以在夏家,夏仁的态度就导致了何秋萍的变本加厉,他对这个女儿一直愧疚。

他不是个合格的父亲!

“他们跟你说的吗?”夏仁眼眶发红,眸底的不舍,浓烈无比。

还以为这个女儿会呆在他身边,没想到她的亲生父母已经找到她了。

他一个没有血缘的父亲,对她有愧疚的父亲,什么都没法阻止,他也没这个资格。

“我舅舅给我做过鉴定!”初初如实应道。

夏仁想了下,才记起田家是慕夫人的娘家,这慕家跟田家都是顶级豪门,看来是有备而来的。

“嗯。那应该就没错了。”

初初一怔,抬头望着他,她真不是夏仁的孩子!?

夏仁轻叹一声,随即简单的把她的身世由来说了下,惊讶不已。

她既然是在山区走丢的?

不会被拐卖了吧?

她都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看的出来他们都很疼你,既然都找到了,你就回到他们身边吧!”

虽然很不舍,但是夏仁还是做出了决定。

初初回到慕家比在他夏家好多了。

再说了,孩子也成家有宝宝了,能有个强悍的娘家给她撑腰,不至于让她在北冥家受了委屈,不像他夏家还会拖累了她。

“爸爸,谢谢!谢谢你!”

初初忍不住哭了。

“傻孩子,是爸爸对不起你,这么多年,给你委屈了,如果不是我糊涂,也不会让你……回去你亲生父母身边吧!”

“爸爸,你还是我爸爸,你跟妈妈永远都是我的父母。”

夏仁心疼的擦着她脸上的泪水,“别哭了,爸爸知道你孝顺,有这份心就行了,回到慕家吧,爸爸不介意的,你看慕家跟田家那么有钱,这样你在北冥家就不会被欺负了。”

初初感动不已,夏老头还这么为她着想。

“爸爸,你放心,我会养你的!”

“好好,我心满意足了,好了,别哭了,对孩子不好!”夏仁抱着成泪人儿的女儿,也红了眼眶,都多少年了,这孩子都不在他面前掉泪了。

应该是在他妻子出事之后,何秋萍进夏家后,就没再见过了。

这些他间接直接造成的伤害,他一辈子也没法忘记。

一切都是他的错。

“夏老头,我说真的!”

初初擦了下眼泪,肿着眼睛说道。

眸底的坚定,让夏仁感到无比的幸运,这个女儿性子烈,但是心底最好。

她是最善良的女孩,任何人都比不过。

“爸爸知道,回去吧,不用送了。”听到这久违的称呼,夏仁还是很想念的,擦了下眼角的泪,催促她回屋。

“我等你先上车!”

“嗯,我走了,照顾好自己!”

“嗯,你也是!”

夏仁不舍的看了她几眼,这才上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