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501章你不用这么敌对我

第501章你不用这么敌对我

“我没想对你做什么!”

田术下意识的解释,就怕她不喜欢他。

初初凝着眉头,狐疑的看着他,手紧紧的抓住被子,准备一个不对,就喊人。

田术无语,再度解释道:“我只是来看看你!你别紧张!”

他确实只是来看她,他也没想到会这么意外。

这个女孩实在是像他姐姐。

初初被他打量的莫名,心底腹诽着,前几天他的人才绑架她,现在他就在这里,她能不紧张吗?

她没好气的哼道:“你看到了,你可以走了!”

她又不是动物,还需要他来看吗?

田术一怔,从没被人这么不待见过,自尊心有点受损。

哪个女孩子见到他,不是高兴的很,哪像这丫头见到他,还摆脸色给他,就像那人一样。

“你真是北冥煜的妻子!?”

脾气都相近了。

真是近墨者黑!

“我不是,难道你是啊!?”初初脾气呛的很,即使看在小妹的份上,她对这个人也好不起来。

他是慕青瑶的舅舅,一丘之貉。

田术嘴角抽了抽,却难得没生气,定定的看着撅嘴女孩儿,那下意识的神态还让他有些熟悉。

“你知道我是谁吗?”

初初不屑的瞟了他一眼,大声数着,越说越咬牙切齿,“你是田术啊,是小妹的假哥哥,是田氏集团,那个帝国山庄的老总,是慕青瑶的亲舅舅!”

田术嘴角再度狠狠的抽了下,这丫头够口齿伶俐的,不过他哪老了?

假哥哥?

亲舅舅!

感觉到她的敌意,田术哭笑不得。

“你不用这么敌对我……”

“是你敌对我吧,是你的人绑架我的没错吧,也就是你的主意没错吧!”初初截住他的话,水眸瞪的老大,愤愤的盯着田术,控诉他的罪行。

从没人敢打断他的话,田术一时间愣了下,纠正道:“我不知道绑架的人是你!”

“切!”初初不信,嘘了一声。

田术见她对自己有意见,一时间想解释也不好解释了。

确切的说,他是不知道慕青瑶要对付的人是小妹的同学,但是他却默许慕青瑶对付北冥煜的女人。

“对给你造成的伤害,我深感抱歉!”

他诚挚的望着初初,真心诚意的道歉。

初初瞄了瞄他,又瞥开目光,长的倒是挺帅的,不过确是属于那种不好说话的人。

他怎么突然就对她道歉了呢,难道是为了慕青瑶?

“你不用跟我道歉,道歉也没用,你们绑架我的事情,我是不会原谅你们的,我的宝宝差点就……总之,你可以走了,我不想看到你!”

初初没好脸色的下着逐客令,绑架她,差点让她们没命,凭什么他道歉就得原谅?

如果世界上,犯了错,说几句道歉就可以原谅,那警察这个职位都可以不用设置了。

田术没在意她的态度,往她肚子看了看,轻和的语气不自觉的带着一丝关心,“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孩子还好吗?”

初初愕然,她都这样了,他竟然还关心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她扫了一眼还不想走的男人,抽了抽嘴角,“如你所见,我好的很呢,是不是很失望啊,我们母子可康健的很!”

田术被她呛的,轻咳了下,转开话题,神色认真,“有件事想问问你!”

初初直直的盯着他,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说罢,什么事?”她傲娇的哼道,下巴轻扬。

田术看她故意摆出神气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他拉过椅子坐在床边,吓的初初没从另一边躲开。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你不用这么怕我!”

你都绑架过我了,我还能不怕吗?

对上她眸底的防备,田术心间一紧,叹了一声,问道:“你对小时候的事情还记得多少?”

这个问题怎么那么熟悉?

初初秀眉一拧,倏然想起北冥煜也曾经问过她这样的问题,她纳闷的看着田术,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谁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啊!”她撇了撇嘴角,敷衍道。

问不出什么来,田术又换了个问题,“你小时候有没有戴着什么东西在身上?”

田术往她身上看着,如今她除了手腕上带着一条价值不菲的手链,也没带什么东西。

“没有……”初初下意识的回答,东西都被何秋萍母女搜刮完,她哪里还有什么东西在身上。

她顿了下。

她母亲好像留给她一个玉佩,不过那也是她母亲的,还放在夏家,她的秘密基地里,还没拿出来呢。

改天,她或者可以回去,拿回来。

田术眉宇紧蹙,心思不应该,当年小七丢失的时候,身上可是戴着一枚玉佩的,还是他母亲亲手送给小丫头的,有田家的标志。

“你问我这些想做什么?身家调查啊?”初初紧盯着他,对他莫名其妙的问题很是不解。

田术眼神复杂的看着她,眼前这张青春靓丽的小脸,眉眼间,隐隐还跟他有些相似……

“你真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了?”

“……”初初无语。

记得也不会告诉敌人!

看出她眸底的意思,田术一噎,摸了摸鼻子,“你母亲呢?”

根据调查到的资料,她的母亲陆云只写着走了,是死是活,却没有明确。

突然听到别人提起母亲,初初不禁有些伤心起来,她垂下眼眸,“我妈妈去世了!”

“对不起!”田术看她难过,安慰道。

初初瞅了他一眼,又低下脑袋,眼眶红红的。

她想妈妈了。

妈妈走了后,她的好日子也像是过完了一样,从那开始,她就被何秋萍母女两个欺负。

“呐,擦擦鼻子!”

倏地,一张纸巾递了过来,初初愕然的抬头瞪着田术,郁闷,“你干嘛?”

难不成他以为她在哭鼻子?

不过,她刚刚也是想哭的,不过却不想在敌人面前哭。

所以,她忍住了。

田术手僵硬了下,才慢慢收回来,淡声道:“没什么,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你保重身体。”

还用你说!

初初没好气的腹诽道,哼了一声,“不用你再来看我,我跟你不熟!”

田术郁闷,看她很排斥自己,有些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