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496章拿纸巾包着

第496章拿纸巾包着

“应该吧!”

北冥煜好笑的看着她,坐下,伸手帮她揉了揉僵硬的脸部肌肉。

“他很震惊!我进来前他还站在那!”

初初满脸黑线,无语的看着不在意的男人,也就他才敢把岳父大人给关在外面了。

谁叫人家比岳父还牛逼呢。

初初忍不住在心底吐槽了一句男人。

“头发拔到了?”

北冥煜轻轻的捏了捏闪神的人儿,这丫头怎么老喜欢在他面前失神呢?

也不知道那小心思在想什么。

“当然,我是谁?”初初得意不已,拿出刚才藏好的头发,递给北冥煜。

“只要我出马,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北冥煜伸出掌心,初初突然缩了回去,他挑了下眉头。

“我拿个纸巾包着,免得你难受!”

初初说着,伸手在柜子那抽了一张纸巾,包好从夏仁头上拔下来的头发,这才放到男人的手里。

北冥煜抽了抽嘴角,接过。

旋即叫来了容易,让他速度去办理这件事情,“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容易嘴角抽了下,现在就有三个人了好么,不让第三个知情,敢情他自己动手?

虽然心底腹诽着,但是容特助却不敢辩驳男人的话。

倒是初初听着,觉得好笑不已,挑男人的语病,“老公,你不让第三个人知道,怎么检查啊?”

北冥煜俊脸一抽,瞪了她一眼,旋即看向嘴角抽搐中的容易,“很好笑?”

“没有!”容易赶紧收敛住,顶着男人了冷肃镇压的目光,不敢吱声。

“赶紧去办!”

“是!”

容易拿着重要物证,赶紧溜之大吉。

“咦,小易,你跑什么?”

容管家拎着食盒,赶来医院,他一听说初初住院,就坐不住的赶来,没想看到自家小子从病房里面跑出来。

他急忙喊住几个月见不到的人。

“老头,你来了啊,我去忙了!”

容易跟容管家打了声招呼,就马不停蹄的跑了。

“诶……”

容管家叫不住人,想必他是急着去办理北冥煜交代的事情,也就没再喊住容易,拎着一堆吃的去病房。

病房里,终于安静下来,北冥煜走了过去。

初初没发现男人盯着她的眼神,多么的危险,准备眯一会。

直到黑影笼罩下来,嘴上一软,她瞪大水眸,盯着放大的俊颜。

“嗯……”

北冥煜扣住她后脑勺,娴熟的挑开她的贝齿,吸走她口中的甜美。

北冥煜另一只手,不安分起来,从她的衣摆探了进去。

“少夫人……”

容管家一进来,就撞见了这尴尬的一幕,顿时眼睛瞪大,下一秒赶紧移开视线,老脸浮现一丝绯红。

北冥煜身躯挡住初初,抽出手,给她理好衣服,才看向站在门口的老管家,“怎么是你来了?”

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容管家轻颤了下,顶着逼仄过来的强大冷郁气息,尴尬的轻咳了下。

“我听老孔漏嘴,说少夫人胎象不稳住院了,所以就让人准备了些补品,带过来。”

北冥煜眯了眯凤眸,眸光锐利如刀锋,直射在老管家身上。

“老夫人知道吗?”

“没有,我没有告诉老夫人!”容管家笑呵呵的应道。

北冥煜无语的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你这么大费周章的张罗,我奶奶会不知道?”

“不知道,老夫人去祠庙为小少爷祈福去了。”

容管家拎着吃的,走了进去。

初初尴尬不已,面颊红彤彤的,小小声跟容叔打着招呼。

“容叔!”

“诶,少夫人,你好些了吗,不用起身,你躺着,躺着!”

容叔看到她要起身,急忙阻止,不让她起身,把东西放在床头的桌子上。

刚刚放好的桌子再次被拿出来,没一会容叔就摆满了东西。

看到鸡汤,初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刚好对上北冥煜含笑的眼眸,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来,少夫人,喝鸡汤!”

容叔小心翼翼的盛出一碗,要喂她。

倏地,一只手探过来,容叔回头,看到是北冥煜,以为他是要自己喂少夫人,让了让。

谁知,男人自己喝了起来,初初松了口气。

要不然她连同刚才吃的都吐出来了。

容叔眉宇紧蹙,训了一句北冥煜,“少爷,这鸡汤是给少夫人的!你怎么喝了呢?”

“我饿了!”北冥煜面不改色,云淡风轻的应了一句。

初初:……

容叔:……

“少夫人,我再给你盛一碗,还有呢?”容叔笑眯眯的说道,就要盛鸡汤。

“容叔,我刚刚才就喝了鸡汤,不想喝了,你拿别的给我吃吧。”

初初实在是怕了,现在闻到鸡汤,就没啥胃口。

“嗯,好,这个鸽子汤不错!”

初初:……

北冥煜看着她一脸苦巴巴,低笑了下,揶揄着她,“这可是容叔特别让人熬煮的,你就别驳了老人家的心意了,多补下身子。”

初初瞪了他一眼。

容叔笑了笑,睐了一眼北冥煜,“少爷竟然知道是我特别熬煮给少夫人吃的,你怎么倒是抢走了?”

北冥煜抽了抽嘴角。

初初看他被容叔顶的无话可说,轻笑出声。

北冥煜没好气敲了下她的头,力道却轻柔无比,没有弄疼她。

初初却故意的哎哟了一声,顿时北冥煜招来了容叔的白眼,“少爷,少夫人现在身子特殊,你怎么还欺负她呢,这女人怀孕可不容易,你得多体贴些,呵护她……”

容叔叨叨叨叨,开始冗长的教训男人为夫之道。

北冥煜听的俊脸黑沉黑沉,额头突突个不停。

初初抿嘴低笑不已,招来了男人的冷眸,她一点都不胆惧,还冲他做了个鬼脸,得意不已。

初初要是知道男人的怀心思在后头,就不敢这么放肆了。

吃饱喝住后,容叔一走,北冥煜的魔爪就探了过去。

不紧不松的把她禁锢在自己的怀里,眯着凤眸,紧盯着怀里人儿,咬字问道:“你刚刚很得意?”

“哪有?”初初抵死不认,撒谎都不脸红。

北冥煜挑了下眉头,紧逼过去,眸仁深蕴的酝酿着一团火焰。

“明明就有,还敢明目张胆的笑!嗯?”

他挑起她的下巴,一脸奸邪的盯着她。

初初心跳漏了一拍,面颊发烫起来,她心虚的眨了眨水眸,推了他一下,“你压到我了。”

“想怎么罚?”北冥煜勾起嘴角,邪魅的让人心跳加速。

“不罚,行么……”

初初哆哆嗦嗦的求饶,抬眸看他,对上他炽热的眸仁,又急忙躲开。

小脸红扑扑,可爱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