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490章哪都好看

第490章哪都好看

“走吧!蓝少!”

容易出来拉了蓝海一把,蓝海欣喜不已,眉开眼笑。

“我表哥让我走了?”

“你可以进去确认一下!”容易眉眼贼溜溜的,似笑非笑的提示。

蓝海抽了抽嘴角,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容易,“容易,你坏心了哈!你是想我进去被我表哥轰出来吗?”

“蓝少刚刚,难道不是想我被冥爷轰出来?”

容易贼眸一转,直直的盯着蓝海。

蓝海尴尬的假咳了下,矢口否认,“我是那种人吗?”

“呵呵!”

容易呵了一下,大步往电梯走去。

“嘿,去喝一杯?”

蓝海跟了上来,兄弟好的揽着容易的肩膀,容易嫌弃的蹙了下眉头,躲开他的手臂,斜了他一眼。

“别拿你娱乐圈那套来,我跟你可不是一路的。”

蓝海愣了下,旋即反应过来容易说的什么意思,脸色一青一黑。

“靠!容易,老子我也是直男好吗?你跟我不是一路的,难不成你弯了?”

瞬间,路过的护士纷纷朝他们看了过来。

蓝海怕被人认出来,头压低了不少。

“大明星,别拉我下水啊,再见!”

容易直接走进电梯,贼兮兮的朝着外面叫嚣的男人笑道,同时按下关门键。

蓝海在最后一刻,拿脚搁开了电梯门,钻了进去。

“我表哥什么时候结婚了?他什么时候认识表嫂的?”

对蓝海一脸的八卦,容易目不斜视,不想搭理这个腹黑的男人。

“……”蓝海满脸黑线。

走道上,一阵议论。

“刚刚那个人是蓝海吗?看着好像啊!”

“我也觉得像啊,刚刚我还听见了,他说什么直男的……”

“他该不会是弯的吧?!还跟那个男人勾肩搭背。”

“天呐!真是暴殄天物,现在长的好看点的男人,怎么都是弯的呢?”

一阵唏嘘声四起。

“啊……好饱啊!”

病房里,初初打了好几个嗝,已经吃不下了。

“一会再喝点这个!”

北冥煜把汤收了起来,没再让她多吃。

“嗯,老公,你也快点吃吧,菜都快凉掉了。”

初初半躺在床头上,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一会打嗝,一会打哈欠。

“**什么?”

北冥煜看到她的坏习惯,伸手抓过她的手放在一边。

“嘿嘿!”初初傻笑着,像个憨大姐。

北冥煜低笑了下,这才吃起自己的晚餐来。

初初水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吃相优雅的男人看着,灯光从头顶投射下来,晕染着他俊美的五官,帅气的让她移不开视线。

尤其是男人长翘的睫毛,像一把小扇子,在眼窝下方投下一层,像蝴蝶的翅膀,极其的好看。

感觉到一旁痴迷的目光,北冥煜心痒了下,凤眸一撩,斜了她一眼,她就这么直直的盯着他看,一眨不眨的,他眸仁深了深。

低醇的嗓音格外的撩人,“看什么呢?”

“嘻嘻,老公,你长的真好看!”

初初嬉笑着,眉眼弯弯,嘴角上方处还露出一个小小的酒窝,可爱的很。

北冥煜挑了下眉头,帅气邪魅,绯色的薄唇,微微上扬,“哪最好看?”

初初怔了怔,对上他炽热的眸仁,脸颊热烫了起来,娇羞的睐了他一眼,“哪都好看!”

男人的好皮囊,可不是吹的。

“我知道!”北冥煜一点都不谦虚,笑了笑,伸手揉了下她的头。

初初一脸黑线,要不要这么自信啊。

“你快点吃饭!”

她脸火红着,像熟透的水蜜桃,散发着迷人的芬芳,让北冥煜情不自禁的俯身过去,偷了一个香吻。

“嗯……”

初初擦着嘴巴,男人噌了她一嘴的油腻。

北冥煜得意的嘴角上扬,噙着一抹邪肆,邪气的很。

“你坏死了!”初初嗔怒,瞪着邪气的男人。

“哪里坏?”

北冥煜故意压低声线,又凑了过去,温热的气息喷到她粉嫩的小脸上,晕出一层迷人的酡红。

邪魅的声线,性感无比。

初初心尖一悸,羞赧的瞪着他,往后缩了缩,娇嗔道:“不理你了。”

“哈哈……”北冥煜睨着她娇态毕露,欣悦大笑着。

初初懊恼的蹙着眉头,没好气的推开他,嗔道:“你吃不吃饭啊?”

“吃!”

北冥煜欣悦的应道,没再逗她,这才认真的吃将了起来。

不到十分钟,男人的晚餐就解决了。

“你不吃了?”

看到他没吃多少,初初愣了下,还剩不少菜呢。

“吃饱了!”北冥煜心情飞扬,亲自收拾了下桌子。

从口袋里拿出修好的手链,带到她的手上。

“这里面还有定位吗?”初初望着失而复得的手链,还是很开心的,突然想起这东西里面有定位,她左瞧右瞧都看不出什么来。

“嗯!”北冥煜看了看她,怕她不肯,柔声哄道:“上面虽然有定位,但我不会轻易打开的!”

初初半信半疑的瞅着他,若是以后她去哪不是都被他知道了。

“藏在哪里啊?”

北冥煜看出她的小心思,嘴角抽了下,不过还是指给她看,“这个纽扣的位置,在里面!”

从外观看,根本看不到。

初初了然,撅嘴,难怪她怎么都没发现这链子有问题呢。

也多亏这东西,要不然现在她可能还在那深山野林,说不定活活饿死了。

以后,她一定要多加小心,不能让那些贼人得逞。

“老公……”

“嗯?”

北冥煜看她欲言又止,等着她的后话。

“我,夏老头知道吗?”

从那次吃饭过后,夏老头都没联系过她了,也不知道这次何秋萍做的事情他知不知道。

他不知道她住院了吗?

北冥煜疼惜的揉了揉她的头顶,把调查到的事情告诉她,不想让她胡思乱想。

“他在国外,应该还没知道你的事情。”

“他出国了?”初初震惊。

“嗯,应该是去找夏紫!”

“哦……”

原来是去找她呀!

初初不想多听夏紫的事情,也没继续问,北冥煜见她不想听,也没多说。

“老婆,等你身体好些,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啊?”

初初好奇着,他的家人跟朋友她都见过了,难道还有什么重要的人要介绍给她认识?

北冥煜眸仁一闪,带着一丝神秘,“先好好养身子,到时候才带你去见!”

“好,男的女的?”

对上她的星星眸,北冥煜抽了下嘴角,“女的。”

难道她还希望是男的不成?

看到他沉着俊脸,初初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