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474章还没出急救室

第474章还没出急救室

同时,慕青瑶躺在沙发上,悠哉悠哉的敷着面膜,一边吃着水果。

心底变态的扭曲着。

脑海里面还自行恶补着初初遭受的各种凌辱,眉眼藏不住的报复般的快意。

那几个人,可都不是软脚虾,人高马大的,一人来一次就够夏初初那贱人受的了。

一起上,不知道是什么情形。

嗯……肯定应该不错。

夏初初,送你这份礼物,喜欢吗?

“哈哈……”

阴狠的眸仁带着疯狂的BT,笑声让人无端惊悚。

笃笃!

正在慕青瑶沉侵在报复的想象中,门被人敲响了。

她瞥了一眼时钟,心头震了下。

这么晚,会是谁来呢?

莫非是北冥煜?

慕青瑶心头倏然闪过一抹惊慌,难道他是冲着夏初初的事情来的吗?

就算他找来,也于事无补了,想必夏初初现在已经被那几个男人强过了,这样的破鞋,以他洁癖的程度,理应不会再要了吧!

再说了,这一出她可是借别人的手来对付夏初初,北冥煜肯定不会想到是她的。

哈哈哈!

慕青瑶快意的脑补了一番,才起身去开门。

“煜……”

后面的话还没有出口,就看到门外的人根本就不是北冥煜,而是容易带着几个保镖,站在她门口,个个目光幽冷的盯着她。

慕青瑶穿着一件薄纱睡裙,里面不着寸缕,若隐若现,极其**。

若是哪个男人,半夜见到如此引人犯罪的美色,肯定已经扑了上去。

可惜,容易跟保镖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不为所动,目光只落在她的脸上。

“慕小姐,麻烦你进去换下衣服,冥爷有请!”

容易没透露什么,平铺直叙,传达着意思。

慕青瑶脸上的表情扭曲了下,倍觉尴尬,身子稍微往里面躲了下,她以为是北冥煜!

她高傲的,沉声道:“你们等会!”

慕青瑶这才关上门,进屋换衣服。

想到一会就见到北冥煜,慕青瑶心生雀跃,深更半夜的才让人来接她,男人的意图很明显。

还以为北冥煜找她是为了男女之事,慕青瑶兴奋不已,在衣柜前仔细的挑选着衣物,选择困难的想着要穿什么衣服去见他好。

侯在外面的容易与一众保镖,随着时间的过去,他们渐渐的皱起眉头。

十五,低声道:“易哥,都快十分钟了,这人怎么还不出来?”

容易抬手看了下手表,脸色阴沉,沉声道:“敲门!喊人!”

“是!”

十五早就不耐烦慕青瑶的磨叽,敲门的力道一点都不知克制,砰砰的震响不已,闹的上下楼都被波及。

“慕小姐,请你速度点!”容易又看了下手表,冲着里面不客气的喊道。

慕青瑶吓了一跳,黑着脸色,衣服才刚刚换好,妆都还没有化呢。

她这样子怎么去见北冥煜啊。

可是,外面催魂似的的拍门声,让她真心没法专心化妆,要是闹到邻居投诉,岂不是让她丢脸死了。

慕青瑶怒冲冲的走到门口,一把拉开门,冲着容易怒喝,“你们催什么,我的妆都还没有化呢!”

容易冷冷的看着她嚣张的样子,实在是看不出那点温柔贤淑,眸底滑过一丝不屑。

慕青瑶感受到他异样的眸光,收敛了下,扬起一丝笑容,温柔婉约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刚刚急了下,不过还是麻烦你们等会,要不你们进来坐吧,我化妆还要几分钟,很快的!”

“慕小姐,走吧,冥爷见你,不需要化妆!”

容易对她神速的变脸,有些不适应,还是他们的少奶奶让人舒服。

看到她还想磨叽,容易续道:“冥爷很急!”

慕青瑶这下也不敢提化妆了,不过她还是急冲冲的跑回去,那了手包,顺带把一些必备化妆品扫进包包里面,在车上她还是可以抓紧时间化妆的。

容易只想赶紧把人带过去,还不知道他们少夫人此刻怎么样了呢。

等慕青瑶到了医院,心头一怵。

医院?

“煜在医院?他怎么了?”

容易眸色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复她的问题,对她的态度都没有以前那么恭敬。

“慕小姐,请!”

慕青瑶心底怒着,等她成了北冥煜的正牌妻子,看她怎么处理这个目中无人的特助。

她忍着气,扬起了红唇,“带路吧!”

容易漠然,带着她直接去了急救室那边。

等慕青瑶看到守在急救室门前的众人后,顿时心虚了下。

走廊上的气氛,凝重,无人说话,每个人脸上都染着担心。

她不用猜就知道里面被急救的人是谁,心头涌起一股妒忌,又得意。

夏初初,不好受吧!

倏地,对上北冥煜寒冽的目光,似乎来自地狱般的恶魔,嗜血无一丝情意。

慕青瑶发怵,心虚的移开目光,却想到什么,硬是逼着自己回眸,迎视上去。

“煜,你怎么让人带我来这里啊?”

北冥煜目光阴寒,让慕青瑶想靠近的脚步,硬生生的打住,不敢再上前,实在是男人身上冰寒的气息,震慑无比,一不小心就会被冻的毫无生机。

“等着!”北冥煜冰裂的丢下两个字,不再看她浓妆艳抹的脸一眼,回身望着急救室,浑身散发的漠冷,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慕青瑶不明他这两个字的意思,可是刚刚她看到他眸底的鄙夷,心头忍不住的刺了下。

难道他知道了?

这刻,慕青瑶感到害怕起来,她现在才想起这个男人是多么的无所不能。

看到田术也在,她心惊了下,走了过去,畏惧的,打着招呼,“舅舅,你也在啊?”

田术目光隐晦不明的看着她,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外甥女,他也没有置之不理,低应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小妹瞪着慕青瑶,紧紧的攥住拳头,抑制心底的火气,初初还没出来,她不能闹。

就算要算账,也得等初初安全出来后。

贺小江看着慕青瑶,眸光阴鸷了几分。

洛臣几个,对她默不作声,也没心情搭理她。

感受到大家不善的目光,慕青瑶很不好受,脸上的神色龟裂开来。

“舅舅,是谁在里面啊?”她小心翼翼的问出口。

田术扫了她一眼,淡声道:“夏初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