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473章逮捕夏夫人

第473章逮捕夏夫人

最后,田术也没有离开。

他守在一边,倒是成了跟贺小江在一队的错觉。

洛臣瞄了瞄田术,大家都没说话,气氛凝滞。

都在等着初初跟孩子能够安全出来。

田术扫了一眼他们,旋即目光沉沉的落在紧张搓着手的小妹身上,嘴角一抿。

他走了过去,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妹还在恼怒他,不客气的拂开他的手,小脸漠冷。

田术微微叹了一声,有种拿她没办法的样子,继续站在她身边。

洛臣几个好奇的侧目了下,景琰忍不住撞了下哥们的手臂,小说嘀咕着,“呀,他怎么跟小嫂子的同学在一起?”

田术是慕青瑶的小舅舅,而小妹又是嫂子的同学,这关系……

“你问我,我问谁?”洛臣忍不住甩了景琰一个白眼,他也很好奇好么。

而且看着,小妹跟田术的关系就不一般,还敢在他面前使性子。

顾玉辰正想也加入话聊,这时急救室的门打开,一名护士急冲冲的跑了出来。

他们赶紧打住,焦急的看了过去。

“我老婆跟孩子都怎么样了?”

北冥煜神色一紧,见出来的不是初初,疾声问道。

“病人急需血,血液不够,请您让让。”

护士看了一眼北冥煜,急忙把门关上就往血库跑。

北冥煜紧盯着门扉,恨不得冲进去,要不是怕耽误她的救治,他一刻都等不及。

想到她苍白着脸,喊疼的模样,北冥煜的心就纠了起来。

田术眯了眯眼眸,他从来就没见过北冥煜有过这样的神情,即使当年慕青瑶为他受伤,挡过子弹,命在旦夕,也不见他这般。

倒是很久以前……

他眸仁闪了闪,被小妹的嘟哝唤回闪神的神志。

“初初的血很稀少的,怎么办,会不会有危险!”

小妹咬着嘴唇,起身,担心不已的看着急救室的方向。

“长青有储备血液,少夫人不会有事的!”容易看她担心的很,解释了下。

“哦,那就好,要不然怎么去找这阴性血啊!”

小妹稍微松了口气,默默的祈祷着初初跟宝宝都平安无事。

“阴性血?”田术眸光一紧,似乎对这个很在意。

“嫂子是熊猫血?”洛臣几个惊讶不已,目光同时看向北冥煜。

北冥煜却一直担心着自己老婆的安危,哪有空回答他们,容易扶了下眼镜,替他回复。

容特助点点头,低声应道:“少夫人的血确实是稀少的RH阴性B型血。”

众人面色一变,这,B型血本来就少,何况还是RH阴性。

好在长青医院有输血,洛臣跟顾玉辰,景琰的心就像是过山车一样。

一上一下,捏了把冷汗。

可看到眉宇紧蹙,担忧不已的北冥煜,他们都不知道说什么安慰的话了。

田术惊愕不已,这血型怎么就跟他姐夫的一样呢?

他姐夫那边的家族都是这种血型。

心底似乎滑过什么,却扑捉不到。

护士催血,又跑了进去,顿时又都屏蔽了他们窥探的目光。

初初一刻没出来,大家都没敢庆幸,贺小江也急的打转。

北冥煜摸了摸口袋,想抽烟,可是才拿出烟盒,却看到急救室门口贴着的提醒标识,他再度把烟就丢了回去。

俊脸紧绷,脑海里闪过医生之前跟他说过的话。

“冥爷,少夫人的血型特殊,如若真的怀上了孩子,还是危险重重,她是阴性血,若宝宝的血型是阳性的,母子RH血型不合可就麻烦了,可能会胎死,早产,甚至会发生新生儿溶血症。”

“还会有可能,在怀孕期间,胎儿的红细胞会进入母体,继而产生RH抗体,在输血的时候,出现溶血输血反应。”

他眸仁一缩,此刻很后悔让她怀上孩子,若不是有孩子,她的情况不会这么糟糕。

是他存着侥幸的心理了。

“容易!”

倏地,他凛声喊了一声。

“冥爷!?”

容易驱身上前,一脸认真的等候他的指示。

“去把慕青瑶带过来!”

低沉冰冷的声音,寒如北极冰川,冻的人发紫。

田术紧眯了下眼眸,凛声问道:“你把小瑶带来这里做什么?”

难不成这男人想要小瑶的血?

长青医院的血不是很足够吗?

“去!”北冥煜喝令,容易不敢耽误,即刻就跑向电梯,边打电话吩咐保镖动身。

北冥煜这才冷冷的扫了一眼田术,眸光深不可测,田术根本就猜不透他此刻想做什么。

就连北冥煜他都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只是在他孩子流走的时刻,他要让慕青瑶亲眼所见。

这边,初初还在急救中,另一边,何秋萍则颇为得意的浏览着手机上的照片,嘴角高高的扬起。

一只手摸着肚子,一只手翻看着上面,凄惨的人。

可惜,不是**露,这照片要是放出去,没有人不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也不知道那几个人到底有没有真来!?

何秋萍眯起眼眸,正想打电话去问问那几个绑匪,却突然接到了警局的电话。

“您好,请问您是何秋萍女士吗?”

彼端的声音公事公办,何秋萍怔了下,旋即想起来自己女儿报案过,没听出来对方核实的语气中的那丝异样,还以为是有了夏紫的消息。

她欣喜的应道:“对,我就是,是不是我女儿有消息了?”

“麻烦你来警察局一趟!”

对方依旧是严肃的声音。

想到是夏紫有消息了,何秋萍也顾不了那么多,激动不已的应下,旋即火急火燎的下楼吩咐司机赶紧备车出门。

结果赶到了警察局,对方却逮捕她。

“你就是何秋萍是吧,现在你涉嫌筹谋绑架,我局对你逮捕,这是公文,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看着举到她面前的公文,何秋萍只觉天旋地转,傻愣不已。

“不是我女儿有消息了吗?我怎么还被你们逮捕啊,我没罪啊!”

即使大喊着辩解,可是何秋萍的心底却虚的不行,她怕是夏初初的那件事暴露了。

“带走!”

铁质手铐落下,何秋萍惊慌了,撒泼的不肯走。

“你们不能乱来,我没罪!”

“我没罪……”

“救命啊,警察乱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