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468章北冥煜是我老公

第468章北冥煜是我老公

从他们的话中,听出来,主谋的那个人是个女的。

女的……

田爷?

这个人又是什么人?

他们是一伙的吗?

初初恐慌不已,那几个男人都守在屋子里,她根本就没有机会逃跑。

何况她还被人绑着手脚。

“刘哥,现在怎么办?”

“去,拿把刀子过来!”

老刘示意一个人去找刀,初初听到,惊恐不已的瞪大眼眸。

他们是要杀了她吗?

她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刘哥,她不会是让我们把她给杀了吧?”

“她倒是想啊,但是我们可不能坏了田爷的规矩!”

初初提着的心,顿时松了下来,她这是逃过一命了?

没想到歹徒还有原则!?

这一刻,她竟然还有心情想别的。

听到靠近的脚步声,初初的手心满布汗水,心跳砰砰的狂跳。

他们想做什么。

一个人蹲了下来,锋利的刀尖撩开她脸上凌乱的发丝,初初惊颤了下,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

那人眸光怔了下,旋即恶狠狠的揪着她的衣领,把她抓了起来,狠声道:“原来都醒了!”

初初惊恐的看着他,眼神慌乱,她紧咬了下,嘴唇,遏制自己不要那么慌。

“你,你要做什么?”

刚刚,他们话里的意思,不能非礼她,也不能杀了她,那……

初初摸不准,他们要怎么对付她,她警惕的看着他们,就怕他们突然出手,伤到肚子里的孩子。

“你觉得我们大老远的把你掳来这里,想做什么?”

老刘拿着刀尖在她脸上比划着,眸光阴狠,却被她的镇定多少感到一丝讶异。

一般女孩子,要是遇到这种,不是早就被吓哭了吗?

这个女孩倒是胆子似乎大了些,不仅醒来了,也没有哭喊什么的,对着他们,还敢这么镇定的说话。

初初眨了眨眼睛,一动不敢动,目光警惕着那把刀。

她惊颤不已的低声求道:“大哥,你可以先把刀子挪开一些吗?有什么条件,你们尽管开,我很有钱的!我可以给你们很多钱。”

那几个蒙着脸的绑匪,面面相觑,多少还是有些心动的。

抓着她的那个老刘,发话,“不好意思,你再多的钱给我们也没用,对方要我们好好的教训你,怎么能食言!”

对上他狠厉的目光,初初惊的后背都汗湿,哆嗦着嘴唇,急忙喊道:“她给你们多少钱,我可以加倍给你们,我真的很有钱,你们知道吗,北冥煜是我老公……”

“哈哈!”

她话没说完,那几个人就哈哈大笑起来,鄙夷的看着她,嘲讽道:“你们女孩子是不是富豪梦做多了,北冥煜是你老公?太好笑了!”

“这是我今年听到最好听的笑话了。啧啧!”

“哈哈……”

初初懵逼,她说的是实话啊。

她辩解:“我说真的!”

可惜那群人根本就不信,还以为她是要耍他们。

厉声,喝道:“你要是他老婆,我们还是他老子呢!”

抓着她的那个老刘,嗤笑道:“不好意思啊,你就算是他老婆,今天我们也不会放过你的,只要你配合,可以少受罪!”

那人耍狠的威胁着,锋利的刀锋在她粉嫩的脸颊上,滑出一条血痕,腥味弥漫进鼻尖,初初脸苍白不已。

往后缩着。

“我,我真的有钱,我可以给你们钱,不信的话,你们给我老公打电话,北冥煜真的是我老公,你们要是伤了我,他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也别不信,就算你们不怕死,你们也有家人的吧,你们要是伤了我,他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家人的!我真的不骗你们!”

初初焦急不已,想证明北冥煜就是她老公,这一刻不管怎么,先保住自己再说。

慌乱中,她脑门一闪,喊道:“我用的手机就是他送我的,限量版的,还有我手上的手链都是他送我的,也很贵。你们看就知道了,我不骗你们。只要你们答应放了我,这个手链你们可以拿走!”

生命钱财相比,她还是命比钱值钱多了。

即使再不舍,能保命就好!

那几个人狐疑的看着她,见她说的很逼真,拿不准又互相的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出声道:“老刘,我之前看她的手机确实不像是假货,好像是QY的……”

他见过田爷用的手机也是QY的。

顿时,几人也不敢太蛮劲了。

都直盯着初初,心底打算一番,若她真的是北冥煜的人,他们得罪了,那也是难逃一死。

“你说北冥煜是你老公,你怎么证明,我们可没听说他已经结婚了!”

一个人又逼近了过来,眸光阴狠无比。

初初吓了后退一步,却奈何被那个老刘揪着衣领,躲不到哪去。

这刻,她真是恨死自己,怎么要保密他们结婚的事呢。

要是不保密的话,起码现在这些人也不会质疑了。

“那你们想怎么证明?让你们打电话,你们又不肯!”

她没法证明啊。

身上也没带结婚证,连手机都被他们丢了。

“小姑娘,你倒是胆子大,知道欺骗我们是什么下场吗?”其他几个围了上来,不怀好意的盯着她,就好像她是只美味的羊羔,待宰。

初初心头一颤,含着胆,打着商量,“有人让你们教训我,那你们可以拿走这条手链,绝对比她付给你们的钱多,你们回去谎称已经教训了我,她又不知道。”

“哼,你倒是聪明,人家让我毁了你的容貌,还让我们拍你的裸照,你说,我们怎么交差?再说了,我们教训你后,同样可以抢走你的手链。”

老刘是心动的,她手上的链子是稀有宝石制造,少说也有几十万,而叫他们来教训的人可一分钱都不给。

这种得力不讨好的活,要不是看在田爷的份上,他们才不干呢。

初初惊愕不已,那人歹毒如此,竟然要毁她容,还拍她罗照。

她到底是得罪什么人了?

对于这个老刘的话,她没法辩驳。

难道今天她真的要被毁容,被人羞辱吗?

“你们真的不怕北冥煜吗?”初初抓着最后一根稻草,期望他们信了她的话,放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