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462章被他忽视了

第462章被他忽视了

“对不起!以后,我会当你是妹妹,继续护着你的!”

北冥煜干脆跟她一次说清楚了,免得慕青瑶再有别的幻想。

“我不要当你的妹妹!”

慕青瑶扑进他怀里,紧紧的抱着他,哭的很伤心。

那嘤嘤哭泣的模样,让北冥煜没法一时推开她,手僵硬了下,才抬起,在她背上拍了拍。

慕青瑶紧抱着他,哭泣着哀求,伤心不已,“我不要当你妹妹,你知道的,我喜欢你,你也爱我的,你是爱我的,怎么能变卦呢?”

“煜,你是不是还恨我,怨我害死了伯父伯母?”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这样气我,不要离开我!”

……

初初端着茶,即将走进书房的脚跟硬生生的打住,惊愕的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她听到的。

天呐!

慕青瑶害死了北冥煜的父母!?

她震惊的眨了眨眼眸,被这个消息炸的外焦里嫩,好狗血啊。

里面不断传出来,慕青瑶苦苦哀求北冥煜的声音,哭的不能自己。

她咬了下嘴唇,苦恼着要不要进去。

他是因为这个才不娶慕青瑶的吗?

顿时,她的心也窒闷了起来。

有点害怕听到男人接下来说的话,初初转身想走开,却听到北冥煜沉豫的声音传来。

“跟这无关,我跟初初已经结婚了,这是既定事实,之前没跟你说清楚,耽误你,是我的错,对不起!”

“煜,你说你会娶我的,你怎么可以食言,你怎么可以?”慕青瑶情绪激动的打着北冥煜的身躯,脸上泪痕斑驳。

“你怎么可以!”

“我会补偿你的,只要你愿意,我会照顾你一辈子。”北冥煜看到她痛哭不已,紧拧眉宇,做着承诺。

她救过他,也落下病根,他不能不顾她。

“我不要你补偿,我想跟你在一起,我不要你离开我!”

慕青瑶紧紧的抱着他,期望能够让男人回心转意,她救过他的。

“你说过娶我的,我现在回来了,你怎么可以食言?怎么可以?是不是因为夏初初?是不是那女人威胁你跟我断了关系?是不是?”

“跟初初没关系!”北冥煜看到她憎恨着夏初初,心口沉了沉。

慕青瑶悲痛的眼泪直涌出眼眸,脸上精致的妆容都花了,狼狈,可怜,她摇晃着头,没法接受。

嘴里不断的喃喃着,“我不要这样!不要……”

“青瑶!”北冥煜神色一凛,抱住昏厥过去的慕青瑶,急色冲冲抱起她就往外面冲去。

朝着下面大声喊道:“赶紧准备车!”

他没注意到初初站在门口,顿时擦撞到她,初初手里的茶壶顷刻掉落在地,她也被他带的呿咧了下。

“呃……”初初一手撑住墙壁,稳住身子。

看到男人抱着慕青瑶慌忙跑下楼梯,她心口一刺,愣愣的看着地板上破碎的茶壶,就像有一块沉重的石头压着她的心口。

他还是在乎慕青瑶的!

要不然,他不会这么紧张。

他都没有看到她吗?

慕青瑶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说晕就晕,难道是有什么病她不知道?

初初愣愣的蹲下身,心情添堵。

她想捡起地上的破碎瓷片,却被瓷片扎到,手指传来的刺痛让她瞬间回神,她赶紧把手指放在嘴里,吸掉涌出来的血珠。

“少夫人,你没事吧!”

佣人看到北冥煜抱着慕青瑶冲冲跑出去,赶紧上来看看,却见初初蹲在地上,旁边撒了一地茶跟碎片,关心的问了声。

“我没事!”初初抬头,勉强笑了笑,旋即起身,“麻烦你们收拾下,我回房去了。”

佣人看到她脸色苍白,心情不好,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刚刚冥爷抱着别的女人走了,少夫人肯定伤心了。

初初回到卧室,坐在床边,看了看手指上的伤口,并不大,吸了一会,伤口也没有涌出血珠了。

她没去处理伤口,而是躺到**去,拉过被子把自己从头都包到尾。

沉侵在低落的心情中,无法自拔。

过了一会后,她才拉开被子,盯着天花板,劝着自己。

慕青瑶都昏倒了,又是救过他,他不可能无动于衷的,而且,他们还是从小的青梅竹马,怎么可能做到无情。

再说了,即使是当妹妹,也应该在乎的。

不管怎么安慰自己看开些,初初始终都扫不开心头的压抑。

她被北冥煜的不注意伤到了。

刚刚,他抱着慕青瑶从书房里出来,根本就看她一眼,是没看见她,还是不在乎!?

心间患得患失起来,让她心情都提不起来。

晚饭开饭的时候,孔叔亲自上来喊她。

她坐在偌大的餐厅里,看到一大桌子的可口菜品,却没什么食欲。

初初只吃了几口,就不吃了。

孔叔担心不已,劝她多吃点,她也只多吃了几口,就放下碗筷。

“孔叔,我之前才吃了不少点心,还不饿,我不吃了。你们收起来吧!”

说罢,她就起身上楼了。

孔叔看着满桌子的菜几乎没动,担心着。

回到卧室,初初没让自己闲着,怕自己会胡思乱想,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好,她不停的找着事情做。

可是只要一停下,她就忍不住心思往北冥煜那边转。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慕青瑶真的是发病了?

她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

犹豫了下,她还是放下手机,直接进了浴室洗澡。

手机震响了起来,她冲冲洗了下,出来,看到是小妹打来的电话,接了起来。

“喂……”

“怎么了,没精打彩的?”一听她的声音没劲,小妹挑了下眉头,关心道。

“心里难受!”初初听到好友的关心,鼻头突然一酸,她吸了吸鼻子。

心底的憋闷似乎找到发泄口,顿时委屈了起来。

“亲爱的,怎么了?”小妹神色一紧。

“吸,吸……”初初压抑不住,抱着电话哭了起来,想忍都忍不住,“没,吸……”

“是不是北冥煜那家伙欺负你了,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

彼端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东西掉落地上的声音,乱糟糟的,似乎是小妹要出门的样子。

初初擦拭了下眼泪,赶紧阻止,“不用,我没事!”

“你都伤心哭了,还说没事!?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帮你。”

小妹吼了一声,旋即挂断电话,拿上钥匙就急忙出门。

初初发愣的盯着挂断的手机,赶紧拨打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