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399章我就喜欢粗鲁的女孩

第399章我就喜欢粗鲁的女孩

“先生,您里面请!”

初初笑眯眯的躬身引领着。

北冥煜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瞥到她脸上硬装出来的笑容, 俊脸一凛。

她倒是会接话!!

北冥煜长腿一迈,“那就麻烦你带路!”

带什么路?

餐厅里现在用餐的人极少,他随便挑哪个座位都可以,还需要她带?

初初偷偷撅着嘴巴,满心腹诽。

殊不知她的小表情都无一不落在北冥煜精锐的眸底。

“先生,这个位置视野极佳,您觉的还可以吗?”

初初向着北冥煜,却没看他。

“你们餐厅就是这种服务?”北冥煜扯动了下嘴角,语气揶揄。

“哪种服务?”初初抬头看着他。

北冥煜眸底滑过一丝亮光,薄唇一张一合,似若无其事的说道:“跟客人讲话,都不看着对方!”

初初气红了小脸。

北冥煜眸光闪了闪,紧紧的锁着她娇美的模样。

真想捏一把,咬一口。

北冥煜坐了下来,不动声色的滑动了下喉结,内心一阵燥热。

“来一杯黑咖啡!”

不等她出声,他沉着声音直接吩咐。

初初嗫嚅了下嘴角,才应了一声,转身走开。

还真来这里吃东西?

初初磨牙,愤愤不平,一早就喝咖啡,也不怕伤胃。

深邃的眸仁,直到那气的跳脚的身影消失不见,北冥煜才收回目光,嘴角忍不住上扬。

几分钟后。

“先生,您请慢用!”

北冥煜目光冷冽的扫了过去,负责送咖啡过来的服务员心头一怵,还没有完全放下的咖啡,手一抖,洒出了不少在桌面上。

“对不起,对不起!”

服务员赶紧放下咖啡,拿手帕急忙擦拭干净餐桌。

“对不起!”

男人气场强大,在他周围笼罩着一股冷冽的低气旋,让人退避三舍。

服务员连连道歉,只想赶紧收拾干净走开,“对不起,您要的咖啡会再重新送来,抱歉!”

就在服务员准备要走开的时候,北冥煜突然开口。

“夏初初呢?让她送来!”

臭丫头,又躲他。

北冥煜端坐在沙发上,姿态轻松,却散发出一股浑然天成的气势,让人不敢违抗。

“是!”

服务员立马遁逃,他刚刚也是被推出来送咖啡的啊啊。

“初初,那个男人太恐怖了,还是你自己送过去吧,他指名你!”

话转告完毕,那名服务员立马逃去做别的事情。

初初抽了抽嘴角,再度让人弄一杯黑咖啡,但想到某人有不吃早餐的习惯,旋即又改口换成了牛奶。

“给!”

北冥煜看着面前的牛奶,眉宇紧蹙。

他眸仁一掀,深深的睨着还气嘟嘟的小女人,淡声问道:“我点的是黑咖啡!”

“黑咖啡伤胃!”

初初嘴快说道,一说完就后悔了。

北冥煜睨着她变幻的小脸,眸底滑过一丝笑容,语气顿时飞扬起来,“你关心我!”

“谁关心你啊,就算有人关心你,也轮不到我!”

初初下巴一扬,倨傲的哼唧一声。

还会跟他抬杆,就说明她没有那么生气了。

北冥煜眸仁柔了几分,轻笑道:“你是我老婆,你不关心我,谁……”

他话没说完,就被初初的手给捂住了。

狭长的凤眸,直直的瞅着初初,就像要看进她心底去,初初脸一红,小声斥责他,“你别乱说话,这里没人知道我结婚了。”

要是他们知道她结婚了,估计这份工作也没门了。

一看北冥煜的架势,就不是普通人。

北冥煜淡淡的挑了下眉头,心底狡猾的闪过一丝计策。

“松手!”

他轻轻的道了一声,说话间嘴唇翕动,刷过她的掌心,初初**不已,缩了缩手。

一股电流急速的窜进心尖,小脸瞬间红彤彤一片。

初初把手放回身后,北冥煜睨着她羞囧的样子,嘴角噙着一抹邪气。

“怎么了?”

初初瞪他。

对上他眸底的笑意,她耳根子都发烫了。

他肯定是故意的。

掌心的温热,火烧火燎,特别明显。

北冥煜睨着嘟着嘴巴,跟他生气的小妻子,心头越发愉悦。

这说明她在乎他!

他伸手拉过她的手。

“你干嘛?”

“陪我坐会!”

一个使力,初初跌坐到他左腿上,她慌忙坐到旁边去,还不好意思的四处瞅了瞅。

店里的顾客不多,倒是闲暇的服务员,都凑在一起,笑眯眯的往他们这边看。

不难猜出,他们肯定是在八卦她跟北冥煜的关系。

“你很闲吗?”她恼羞成怒的瞪着眼前似乎真的只是来喝一杯咖啡的男人。

“不闲!”他正忙着哄自己的老婆呢。

“不闲,你还来这里喝咖啡啊?”初初鼓着小脸。

“来哄我老婆!”

北冥煜眸仁含笑,邪肆无比。

她的心猛然被扯动了下。

北冥煜拇指搓了搓她的小脸,温柔无比,“不是让你别胡思乱想了吗?”

初初撅着嘴巴。

“我跟慕青瑶……”北冥煜打开话头,要解释,却不知道该从哪里解释起,最后,成了这样。

“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她想的那样,是哪样?

这算什么解释啊?

初初气的冒烟,水眸一闪,直言道:“我要是跟一个男人搂搂抱抱的去吃饭,被你看见,你什么心情!”

“你敢!”北冥煜霸气怒愕,似乎她真的跟别的男人暧昧。

初初讥笑了下,水眸毫无弱势的直睨着北冥煜,“你都敢了,为什么我就不敢!?”

竟然是她的男人,就只能是她的,别想她跟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这跟女票没两样,只是女人男人互换了地位罢了。

北冥煜被她堵的无语,俊脸沉沉,“那不一样!”

“哪不一样?就因为你们男人吊,就很牛B吗?”初初气愤的用手指戳着北冥煜僵硬的胸口,直爆粗口。

“说话文雅点!”北冥煜没脾气的顺了顺她的后背。

初初挣开他的毛手,往旁边一挪,不在乎道:“嫌弃我粗鲁,去找你的大美人去啊!”

虽然她说的不在乎,但是北冥煜却听出她心底的委屈,心头一蜇。

摸了摸炸毛的小女人。

嗓音带着疼宠:“我就喜欢像你这样粗鲁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