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396章总是挂念他

第396章总是挂念他

“诶,你是不知道啊,我这个自由人一点都不自由!”

初初仰着脑袋,仰望着树叶子之间落下的琐碎光芒,璀璨炫目。

“你怎么不自由了?”

小妹好笑的看着她,初初比她可自由多了。

“我都被套牢了,还自由啊?”

初初感慨着,小妹瞬间了然她的意思,没好气的拐了下她的手臂,“你真的不想被他套牢?冥爷可是人人都想高攀的贵枝呢!”

“哼!”初初郁闷的踢了下不存在的石子,心口不一的说道:“谁想要谁要去呗!”

小妹凑过去,突然看到小妹放大的脸,初初嚇了一大跳,往后面一跳。

“你干嘛?”

小妹神秘的笑了笑,手指点了点她的胸口,语气很笃定,“心口不一!”

初初小脸燥热。

虽然都是女的,但是突然被小妹戳了下,还是尴尬不已。

“我怎么心口不一了?”她恼羞成怒的辩驳回去,小脸红彤彤的布满红霞。

露出娇羞的神态。

小妹笑了笑,也不反驳她,直接拿了手机过来,让她当镜子看。

“看到了吗?口是心非!”

初初撇了下嘴角。

倏然又想起某人,一闪而过,她郁闷的拧了拧秀眉。

一天一夜了,都不见他的影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又突然不知所踪,让她很郁闷。

做什么都会时不时的闪过他的影子,让她分神一下。

比之前她生他气还有过之无不及。

这种感觉很是磨人。

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一个电话,信息都没有……

初初都不知道是第几次想起某人了。

“诶,想什么呢?下课了!”

小妹在她眼前使劲的摇着手,初初才回神。

“啊?”

“下课了,收拾东西吃饭去。”小妹哭笑不得的看着初初魂都不知道飞哪去的样子,笑道:“刚刚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没什么!”初初声音恹恹的。

“想你老公了?”小妹打趣着,眸底满满的暧昧。

初初囧。

心事被人猜出,小脸上滑过一抹尴尬。

“想他给打电话!”小妹直言。

她给他打电话?

初初水眸一亮,旋即又暗了下去。

她找他也没什么事情啊,就是不知道他去做什么了,心底总是……总是挂念他!

初初直接登录进了微信,犹豫了下,才编辑了一条短信发出去。

正在开国际会议的男人,手机响了一声,闪亮了屏幕。

瞥到是微信的通知信息,修长的手指一滑,进入系统,骤然几个字跃入眼底。

“你新家的花要枯死了!”

北冥煜微微一愣,有点没反应过来,初初突然发了这么一条短信过来的意思。

他若有所思,旋即嘴角上扬,融化掉不少严厉,继而扩散到他的眉眼。

让他整个人都笼罩在阳光下,如沐春风。

底下众多属下,无不目瞪口呆的看着男人千年一见笑容。

北冥煜敛下眼睑,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手机键盘上面快速的滑动。

“想我了?”

“谁想你?”后面带着个傲慢哼气的表情。

北冥煜脑海中闪现出她生气的可爱模样,眉眼不禁又柔和几分。

“想我了,就回家浇水,早晚一次,过两天我就回去了。”

初初看着北冥煜回复过来的信息,眉头纠结的紧蹙。

他这意思是出差了?

“才不浇,让你家的花都渴死!”

初初贼兮兮的发了出去,男人很快就回复了过来。

“敢让你家花掉一片叶子,我就惩罚你一次,就像周一晚上那样!”

满屏赤果果的警告,让初初瞬间爆红了脸颊。

臭流氓!

于是,初初打完工回去小区,第一个不是进去小妹家,而是火烧火燎的跑去隔壁的新屋。

她转了一圈,也就卧室跟客厅有绿植,赶紧伸手摸了下,幸好还没有蔫。

她赶紧找了个可以积水的盆,把屋里的盆栽都浇遍。

半个小时后,她气喘吁吁的坐在大**,屋里的摆设就跟她离开的时候一样,并没有人来收拾过。

就连被褥都是凌乱的。

“啊……累死人了!”

初初身子一仰,瞬间就倒在**,呈现大字,木愣愣的望着天花板。

结果,她不知不觉就在**睡着了。

若不是小妹久等不见她回来,给她打电话,她保证会睡到第二天早上。

“小妹,我一会就回去,你别担心!我就在你家隔壁呢!”

初初睡意朦胧,电话没挂就手一歪,打到手背,瞬间痛的她水眸含泪。

她搓揉了下,等痛感消失后,她才起身,准备回去隔壁。

看到凌乱不堪的大床,脑海里面不由自主的浮现他们两人在上面相拥,脸颊浮现绯色。

她俯身抖了下被子,瞬间遮盖住底下凌乱的床罩,似乎只要遮住就没发生一样。

初初撇了撇嘴角,觉得自己这样子跟掩耳盗铃没有区别。

倏地眼尖的瞥到一张纸条飘落在地。

她走了过去,捡起来一看。

“老婆,邻市公司出了点事,我预计四天就回来,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你的老公北冥煜!”

字体苍劲有力,行云流畅,漂亮的如同某人,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原来他有给她留信息的啊!

初初欣喜不已,拿着那张纸条,把里面的灯都关了才回去隔壁。

钥匙才插进去,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你是从那里出来的?”小妹笑意盈盈的瞅着门口一脸欢喜的初初。

刚刚在电话里面听到初初的话,她惊愕万分,可惜她怎么追问都问不到睡的迷迷糊糊的小女人。

就连她撞痛手背,小妹都听的清清楚楚。

让她忍不住胡乱猜想了一堆,然后再用她大脑努力拼凑了半天,才终于得出一个结论。

她家隔壁邻居,十有八九是北冥煜。

“嗯!”初初点头,心情很好。

小妹眼神暧昧的往她身上飘,揶揄道:“见你老公去了?”

“才不是!”初初嗫嚅着小嘴,脸不红气不喘。

“这房子不是你老公的?”小妹惊讶,敢情她猜错了?

“是他的,不过他不在家!”

“哦……”

小妹拉她进屋,然后锁上门。

大晚上的两个女孩子开着门说话挺危险的。

“你之前跟我说在家,不会就是隔壁吧?你老公都追你追到这里来了,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