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389章只是抱着你睡觉而已

第389章只是抱着你睡觉而已

初初睡到半夜醒来,看到身边躺着一个男人,嚇了一大跳。

看清楚是北冥煜后,才松了口气。

她又看了看四周,知道是哪里后,才伸手拉开北冥煜抱着她腰肢的手臂。

“去哪?”

骤然对上男人惺忪的眼神,初初愣了愣,“去上洗手间!”

北冥煜睨着怀里有点懵的小女人,确定她是真的要去上洗手间,他才松开手,缓声道:“去吧!”

初初瞅了瞅他,才坐起身,揉了揉眼睛,穿上拖鞋,走去门口。

“别乱跑,你要是出去,后果自负!”

倏地,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初初差点呿咧了下,嘴角抽了抽。

她撅了下嘴,出去上洗手间。

上完洗手间,她又在外面的客厅溜达,喝喝水,吃吃面包。

北冥煜在卧室里面等着,等了半天都不见她进来,还以为是她出去了。

他翻身起床,走了出去,看到初初坐在沙发上吧唧吧唧的吃着东西,北冥煜脚跟一顿,惊讶的看着那个吃的认真的小女人。

初初注意到专注的目光,她抬眸看去,对上男人惊愕的目光,尴尬了下,急忙擦拭嘴角,端正坐好。

北冥煜不禁觉得好笑。

他走了过去,坐在她身边,“饿了?”

初初咬着小嘴,羞囧了下。

水眸滴溜溜的瞅了一眼北冥煜,他身上只穿着一件浴袍,随着他的动作,浴袍的领口拉扯开,露出健硕的肌理,撩人至极。

她小脸一红,移开目光。

北冥煜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顶,拿过手机直接吩咐容易带宵夜过来。

彼端的容特助,接到冥爷的电话,心底叫苦连跌。

“五分钟!”

“啊?”

听到男人的命令,容特助直接傻眼,一个惊颤,立马跳起身,边穿衣服边吩咐认识的烧烤店赶紧准备东西。

“我吃点面包就成了!”

初初在一边听到他吩咐的事情,颇为同情那个被吩咐做事的人。

这会都半夜了,说不定人家还在梦中呢。

“要不要我先给你煮点东西吃?”

北冥煜眸光沉铸的盯着她,眸底蕴含着对她的疼惜。

初初心暖不已,撅嘴笑道:“你不是让人五分钟就带宵夜过来吗?你煮的还没有别人送来的快呢!”

北冥煜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蛋,低声道:“那我们再等等!?”

“嗯!”初初掰着面包吃着,北冥煜起身给她冲了一杯牛奶。

“谢谢!”

北冥煜轻笑了下,“我去上个洗手间!”

“嗯!”初初瞅了瞅他,然后低头认真的吃着东西。

一块面包,初初都还没有吃完,门铃就响了。

初初水眸一脸,兴奋不已的跑去开门,从猫眼里面瞅了下外面,见到是容易后,才打开门。

容易看到给他开门的是初初,怔了下,旋即恭敬的把吃的递了过去。

“少夫人,这是冥爷让我买的宵夜,您拿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

容易上气不接下气,喘的很厉害。

满额头汗水。

“哦,谢谢你,麻烦你了!”

初初接过东西,跟容易道了一声谢意。

“你要不要进来喝点水啊?”

“不了,少夫人,我先回去了。”

容易不敢打扰,跟初初挥挥手,打了声招呼,就赶紧走人。

看到容易像逃难似的跑了,初初纳闷的关上门,一转身就看见北冥煜站在身后,怔了下。

“容特助送宵夜过来了。”

初初举高了下手里的宵夜,示意了下。

北冥煜勾了勾嘴角,拉过她的手,带着她走回沙发那边,“快吃吧!”

“你吃吗?”

初初把东西放在茶几上,意思的询问了下。

北冥煜挑了下眉头,淡声应道:“我不吃!你吃吧!”

初初瞄了他一眼,开始吃了起来。

瞄到她嘴角沾着酱汁,北冥煜眸光一暗,伸手揩去她嘴角上的油污,然后放在嘴边。

看到他舔着手指,初初心尖一悸,心跳开始加速了起来,小脸火烫的直冒着热气。

耳根子都发红发烫不已,白皙的耳廓上染上嫣红,可爱的很。

北冥煜眸仁暗了暗,炽热无比,修长的手指移到她的耳朵上,轻柔的捏了捏。

动作亲昵,暧昧,撩心!

初初羞囧的拨开他逗弄的手指,心口激荡不已。

“你在这做什么,不去睡觉!?”

初初撅嘴催赶了声,北冥煜眉头挑了挑,勾唇,笑道:“陪你!”

初初低低的应了一声,继续吃着自己的。

感觉到男人强烈的目光,初初面红耳赤。

北冥煜看着她露出娇羞的表情,目光移不开。

鹰黑的眸仁越发深邃,火热。

初初被他看的完全没法淡定吃东西,转头瞪了他一眼,“你看着我做什么,你要吃的话就拿啊?!”

她直接装傻充愣着,北冥煜苦笑不得,揉了揉她的脑袋,拿了一根烤串就要吃,却又被初初给截走了。

“你还是别吃了,免得等会你又拉肚子,怪我身上!”

初初拿过来,自己狠狠的咬一口。

吧唧吧唧吃的香喷喷。

北冥煜放下空空的手,睨着她好吃的模样,抽了抽嘴角。

“你不是说我好东西吃多了,得磨练磨炼吗?”

北冥煜好笑的问道,眸底透着一抹邪气,紧紧的睨着她。

初初愣住,有点呆呆的瞅着男人,模样极其可爱。

北冥煜伸手拿过她手里的烤串,自己也吃了起来。

容易送来的东西,绝对是干净卫生的,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肠胃接受无能。

初初吞了下口水,也拿起其他的吃起来。

半小时后,两人都饱足了。

北冥煜抽过纸巾,擦拭干净她的嘴角,才带着她回屋休息。

初初缩在一边,可是一张床再大,还是躲不开男人的长臂。

北冥煜直接把她拉进怀里,紧紧的抱住她,初初惊慌不已,哆嗦着喊道:“你要干嘛?”

北冥煜看她防备着自己,好笑的刮了下她的鼻尖,柔声道:“想什么呢,只是抱着你睡觉而已!”

对上他邪魅的目光,初初囧了囧。

她被他紧紧的抱住,身子紧贴在男人健硕虬实的身躯上,就连他呼吸胸口上下起伏,都感觉的特别明显。

两人如此相近,加上男人强势的气息,不断的撩着她,初初心头擂鼓一般,咚咚的弹跳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