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381章被他吃了

第381章被他吃了

翌日,初初醒来。

望着眼前放大的俊脸,小脸红彤彤的像火烧云似的。

娇羞不已。

昨晚**的情景,一幕幕的闪过脑海,她脸红到脚趾头。

感觉到揽在她腰上的手臂,紧实有力,初初心跳顿时加速起来。

更让她羞涩的是。

他们紧贴在一起的身躯,什么都没穿,浑身赤果果。

男人把她揽抱在怀里,让她动弹不得。

这刺激,初初热气上涌,脸蛋发烫不已。

她直盯着男人性感的喉结,噎着口水,脑子混乱不已。

都没敢看男人那张俊美的过分的脸。

昨晚,她怎么就哭着哭着就被他吃了呢。

呜呜……

丢脸。

“醒了?”

北冥煜睨着怀里羞囧的满脸通红的小女人,嘴角微微上扬。

揽在她腰肢上的手,轻轻的揉捏着她滑腻的肌肤,爱不释手。

终于不用偷偷摸摸了。

刚刚苏醒的男人,如同添足的猎豹,眸色氤氲邪魅。

初初对上他幽深的眸仁,脸颊又一烫,垂下眼睑,没敢迎视他强势的目光,就怕自己给掉了进去。

砰砰砰!

心跳快的就要冲出来。

北冥煜睨着怀里缩着娇羞的小女人,心软成一团。

修长的手指轻柔无比的抚摸着她滑腻绯红的小脸蛋,如同熟透的水蜜桃,让人恨不得咬一口。

北冥煜眸仁一深,低头亲了亲她粉嫩的面颊。

温热的触感袭来,初初心尖一苏,抬眸娇羞的睐了他一眼。

“你放开我!”

娇软的声音,软到男人的心坎上。

北冥煜低低一笑,鹰黑的眸仁染上笑意,邪魅的让人心颤不已。

“难受吗?”

他的手捏了捏她的腰,很明显的暗示。

初初脸红不已,心口咚咚的弹跳不止,“不,不难受!”

她的脸火烧火燎的。

浑身赤果果的窝在他怀里,初初热血一阵一阵的往大脑上涌。

这样说话实在是太考验人的忍耐力了。

北冥煜笑了笑,轻柔无比的亲了亲她的额头,旋即放开她,掀开被子,起身。

他下身只穿着一件短裤,其他地方完全展露出来。

虬实的肌理,完美的腹肌,毫不遮掩的彰显在她面前。

尤其是男人双腿间的骄傲,初初脸一烫,赶紧移开视线。

北冥煜扫了她一眼,淡声道:“你再休息会!”

他转身去了浴室,初初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又落在男人完美的身躯上。

那有力的大长腿迈着稳健的步伐,宛如T台上的模特,展现着自己特有的魅力。

初初郁闷的撅了撅嘴,人家帅,脱光都这么性感。

她拉过被子捂在脸上,鼻息之间都带着一股暧昧的气息,再度怦然心动,心神震荡。

初初挪了挪身子,感觉自己都快要散架。

昨晚疯狂的片段滑过。

沙发,卧室,浴室,大床……

“流氓!”

初初羞赧的嗔道。

大色鬼!

她的身子都快被他拆掉了。

如狼似虎的男人,真可怕!

“我放了热水,要不要泡一会?”

不知道何时,北冥煜出来了,腰间只围了一件浴巾,身上挂着水珠,明显刚刚沐浴过的样子,性感无比。

初初看直了眼睛。

睨着她晃神的呆萌模样,北冥煜不禁觉得好笑,膝盖撑在床垫上,俯身过去,轻柔的抚摸着她娇嫩的小脸。

“嗯?”

低沉的嗓音带着天然的磁性,格外的撩人。

初初心尖一悸,回神,对上他幽深的墨眸,极其不好意思。

“不,不用了!”

“害羞?”北冥煜好笑不已,摸着她的绯红迷人的小脸,带着粗砺的指腹滑过她细嫩的肌肤,留下一股麻热。

初初心口上顿时想被蚂蚁啃咬一般,酥酥麻麻的。

“才不是!”她羞囧的拍开他的手。

北冥煜挑了下眉头,直接把被子拉开,初初吓的尖叫出声。

“你干嘛?”

她羞红脸,急忙拉过被子,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身子。

“哈哈!”

北冥煜温柔的摸了摸她唯一露出来的脑袋,开怀大笑。

初初狠狠的瞪着他,嗔怒,“流氓!”

“乖,起来泡澡,就舒服多了,我昨晚有点克制不住,让你辛苦了!”

听到男人说的话,初初羞的没敢迎视他暗示的目光。

好羞人啊。

“老婆?”

北冥煜哄着鸵鸟状的小女人,心软无比,只想把她揽进怀里好好的疼爱一番。

“你,你出去!”

初初躲着,脸颊发烫的冒热气,躲在被子里,特别的不舒服。

浑身都变得湿热起来。

呼吸急促。

“你自己可以吗?”北冥煜有些不放心她。

昨晚要她要的有点过了。

遇到她的美好,他一刻都停不下来。

要不是折腾的她昏睡过去几次,又是即将天亮了,他还真的不想放过她呢。

“可以!”初初气恼的嘟着小嘴。

“好,我出去,别把自己闷坏了,我去弄点吃的。”

北冥煜拍了拍她的身子,然后起身拿过浴袍披上,边系着腰带,走了出去。

听到关门声,初初才拉下被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她望了会门口,才掀开被子,起身。

才刚刚站在床边,脚就软了下去。

她直接跌坐在地毯上,初初脸一红,拉过**的被单,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身子。

才重新站起身,慢慢走去浴室。

双腿间酸疼无比,她的脸颊酱红的要滴出血来。

衬着眉眼间的娇羞,娇艳无比。

初初咬着嘴唇,忍着身体的异样,进了浴室梳洗。

看到自己浑身都有暧昧的痕迹,就连大腿内侧都有,她狠狠的抽了抽嘴角。

这个臭男人,太无耻了。

竟然在她身上留下一个个暧昧的吻痕,她还怎么见人啊?

初初搓洗了下,却没能把红印子搓去,反而变的更加明显,只好作罢。

泡了二十分钟,身体上的酸疼,减轻了不少。

当初初看到自己的脖子上,密密麻麻的红印子后,一脸黑线。

“臭流氓,怎么这里也有啊?”

初初抓狂不已,恨不得跺了某人。

那家伙,把她带来这里,就是为了把她给吃了。

早知道,她就不陪他吃饭了。

“哼!流氓!无耻!”

“卑鄙!”

“老色鬼!”

……

“老色鬼!”

“谁是老色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