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366章不肯进他的办公室

第366章不肯进他的办公室

看着又冒出来的容易,初初没好气的瞪他。

知道他说的楼上指的是顶楼。

“我不是你少夫人,别乱喊!”

初初气势凛凛的纠正了一句,往电梯那里走去。

容易摸了摸鼻子,赶紧跟上去,帮她摁电梯。

上电梯之前还注意了下周围。

朝留下来的几个保镖点头,示意清场后,才跟了进去。

“你怎么偷偷摸摸的?”

他一进去,初初就问道。

眼睛狐疑的看着容易。

容特助抽了抽嘴角,很无辜,他哪是偷偷摸摸啊。

“少夫人,我这是防止一些多嘴的人听到我们讲话,到时候给您跟冥爷带来麻烦!”

初初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不去当侦探啊?”

她都不怕麻烦了,他怕?

也是!

人家是冥爷。

可神秘了。

神秘的连她都不知道!

初初黑着小脸。

容易瞥了一眼颇有几分冥爷气势的女孩,再度抽了抽嘴角,他这是被当枪使了?

“呵呵,我还没那个本事,还是留下来做冥爷的助手好!”

“之前怎么不见你啊?”初初打量了下容易。

容易心底有些欣慰,少夫人还是有些关心他的嘛!

“少夫人,我之前是被冥爷发配……哦,不,是派去海外主持工作去了,所以你没看见我!”

容易苦逼的解释。

初初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你做错事情了?”

肯定是。

看到她那笃定的眼神,容易深受打击,内心大喊着,还不是因为少夫人你啊。

若不是她的事情,他没做好,爷也不会把他送走了。

伴君如伴虎,真是说的没错。

也没看在他多年的苦劳上,让他去海外就去海外,连句抗议都不行。

呜呜……

说什么,他都不能再办砸事情了。

容易才这么想着,下一秒就苦逼了。

“少夫人,请进!”

容易领着初初走到男人的办公室门口,躬身的做着邀请的姿势。

一手放在腹部的位置,一手微微往前伸。

初初没理他,站到门口,看到男人低头看着文件,冲着他喊道:“北冥煜,手机还我,还有红包!”

噗!

坐在沙发上,还没离开的景琰,听到她不怕死的跟北冥煜这么说话,忍禁不住。

扑哧一声,笑开了。

容易顿觉头疼。

这姑奶奶……

感觉到里面吹拂出来的冰寒气息后,更是惊悚了几分。

内心呐喊着,不是我办砸,是少夫人自己不进去的。

北冥煜抬眸,直直的看向门口,要债似的女孩,俊脸沉了沉。

“少夫人,您赶紧进去吧,等会冥爷生气了,您的东西就更要不回来了。”

容易小小声的在一旁提醒着初初,劝着她。

初初也不知道还有外人在,看到景琰,也囧了囧。

然后,下一秒,她就跑开了。

三人同时一愣。

办公室的主人,脸色更沉了。

就这么跑了?

初初没跑掉,只是跑去外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等着。

小脸红扑扑。

“少夫人?”

容易回神,走了过去,喊了她一声。

“我在这等他,他有客人!”

她才不要进去。

免得把人家的地板给踩脏了。

“嗯!”不知道她的心思,容易还真的以为她是不好意思,转身进了老板办公室汇报。

“人呢?”

北冥煜冷冰冰的看着容易。

容易顿时头发丝都结冰了,身躯一震,回到,“少夫人在外面等着,说你有客人在!”

容易眼角往景琰那边瞥了一眼。

北冥煜脸上的冰川瞬间消融下去,容易察言观色,稍稍松了口气。

好在好在。

北冥煜看向坐在沙发上看好戏的男人,毫不客气的下着逐客令。

“你可以走了!”

景琰抽了抽嘴角,叫苦不已,“我等饭吃呢!”

让他来,现在又让他走。

能不能再见色忘友一下。

臣那家伙说的很对,这男人就是个宠妻狂魔。

他老婆一句有客人在,他就得被赶走,真是差别待遇啊。

“北皇酒店,随便你吃!”

北冥煜不冷不淡的补了一句,赶人意思很明显。

“得!我走可以,你不介绍下我跟嫂子认识?”

景琰站了起来,西服外套拎在手里,领带也被他扯了下来,挂在手肘上,衬衣领口松了几颗扣子,透着一股狂放不羁。

不过还是帅的迷倒不少少女。

贵在他气质出众!

“改天吧!”北冥煜看了看景琰,觉得这时介绍她给好友认识,不合时宜。

那小女人还生气着呢。

“好吧,我看小嫂子不太好哄的样子,你多哄她几下!祝你好运!”

景琰调侃了一句,在男人寒冽的目光下走了出去。

看到初初乖乖的端坐在外面,跟个小朋友似的,景琰怔了怔,觉得有些好玩,他跟初初打了声招呼。

“嘿,嫂子好,我叫景琰,某人说改天再介绍我们认识,我先去吃饭了,你们慢慢聊!”

“哦……”初初看到只是打了声招呼就走的景琰,到嘴的解释忍了回去。

“少夫人,冥爷让您进去!”

容易走了出来,请着初初。

初初从电梯那边收回目光,落在容易身上,倔气道:“你帮我把手机跟红包拿出来吧,我不好进去!”

容易一脸惊悚,他哪敢啊。

“少夫人,还是您自己进去拿比较好!”容易躬身笑着,低声的哄着她,“少夫人,你要是不进去,冥爷会很生气的!”

“我进去他也会生气!”

初初拧着眉头,说不进去就不进去。

容易看到初初一动不动,头疼,这是咋了?

人都已经上来了,竟然不进去办公室,这让他怎么交代?

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办好,他会被冥爷削的。

“少夫人,你进去,冥爷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生气?”

“我怕弄脏他的地板!”初初撅着嘴角,哼了一声。

容易愣了下,这是哪出啊?

毕竟容特助久经商场,什么没见过?金丝眼镜后的眼眸转了下,略微一思索,就知道初初之前肯定来过这里,还跟男人吵过。

他赶紧赔笑着,“少夫人,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冥爷是爱干净,但是不介意你弄脏的,就算你踩着泥巴进去,把他的办公室弄的脏兮兮,他都不会骂你!真的!再说了,你的鞋子那么干净,怎么会踩脏了呢,就算脏了也有清洁工打扫的,您放心!”

初初听着容特助滔滔不绝,她垂眸睨了一眼自己板鞋,还真有点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