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321章小心翼翼

第321章小心翼翼

初初换好衣服钻了出来,对上北冥煜含笑幽深的眼眸,怔了怔。

北冥煜敏锐的瞥到她眸底的疑惑,瞬间收敛住那张扬的笑意。

恢复一贯的冷峻,伸手捏了捏她粉扑扑的小脸。

刚刚躲在被子里面换衣服,她的鼻尖上还带着几丝汗珠,闪着光亮,说不出的可爱,北冥煜眸仁一深,拇指轻轻的擦拭了下。

感觉到他温柔的动作,初初小脸变的更红了。

“快去洗漱,我等你吃早饭!”

北冥煜压下想亲她的冲动,柔声催道。

初初水眸一亮,看了男人一眼,“你不去上班吗?”

“一会再过去!”

北冥煜忍不住又捏了捏她的脸颊,那滑腻的触感,真是让他爱不释手。

“哦!”初初拉开他的手,赶紧起身,却踉跄了下,差点扑到地上去。

北冥煜眼疾手快的扶住她,眸色略带苛责,“小心点!”

初初羞红了脸,低应了一声,赶紧跑去了浴室洗漱。

看到她跑的比兔子还快,北冥煜低低的笑了起来。

深邃的眸仁盯着浴室的玻璃磨砂门,映照出她窈窕的身材,越发炽热起来。

脑海里面不禁又出现,她肤若凝脂的肌肤,在他的触摸下,浮现淡淡的粉色。

北冥煜呼吸一紧,下腹瞬间涌上一股热流。

该死的。

光是想下,他就忍不住。

摸了摸口袋,直接掏出烟盒,拿了一根烟,叼在嘴里,然后起身,走出了卧室,转到阳台上,才点燃抽了起来。

狭长的凤眸,在烟雾的缭绕下,凝望着花园的美景,眸色深浓的化不开。

脑海里面时不时的闪过女孩儿娇美的身子,在他身下辗转承欢的娇媚……

北冥煜紧紧的拧着眉梢,努力压制着飘突的意志。

狠狠的抽了几口烟。

颀长的身躯,伫立在阳台上吹着早上的和风,带着花园里的青草味道,渐渐的,那股火气才被压制住。

太让人上瘾了。

北冥煜回头看了一眼屋里,见初初还没有出来,他继续抽一根。

等她伤好了,他是不是该争取他的福利了?

要她要个够。

不像昨晚……

是的,他要了她。

小心翼翼的。

怕弄疼她,他没敢太放肆,轻柔的只是舒解了下,却没能得到尽兴……

缭绕的烟雾中,男人俊美的五官越发的邪魅,那幽深不见底的眸仁透着浓烈的危险气息。

勾魂摄魄。

初初出来,看到男人站在阳台上抽烟,那俊挺的背影说不出的高大,一眼就霸占了她的视线。

**的嗅闻着空气中的一丝危险,她犹豫了下,才走了过去。

“北煜,我好了,下去吃饭吧!”

北冥煜转身过来,幽深的凤眸睨着女孩儿精神的面容,那巴掌大的鹅蛋脸,水眸莹润,眉眼弯弯。

鹅黄色的小裙子,勾勒出她迷人的身材,腰肢不盈一握。

他眸仁深浓了几分。

“下去吃饭了!”

对上他专注火热的眼神,初初总觉得的这个男人,下一刻就要扑倒她,啃的她尸骨无存。

她躲闪了下眼睛,撅了撅嘴巴,声音大了一些。

“嗯!”

北冥煜走了进来,俯身在烟灰缸上摁灭没抽完的烟,才走到她身边,大手拉住她的小手,往外面走去。

瞅了一眼高大霸气的男人,初初心口砰砰的跳了好几下,才沉稳了下来。

“你怎么这么晚还不去上班啊?”

她是受伤了,昨晚就说好了不去学校的,可是他不是还要上班的吗?

“陪你吃早饭!”北冥煜侧头看了她一眼。

“哦……”你能不能不要总是那样的眼神看我啊。

初初心口憋着一句话,没敢说出来。

他的眼神太赤果了。

每次被他看着,就感觉她没穿衣服似的,特别害羞。

睨着身边亦步亦趋,低眉顺眼,羞涩中的小妻子,北冥煜扬了扬嘴角。

怕她坐着不舒服,北冥煜直接拉着她坐到自己身上。

初初看到孔叔惊讶的瞪大眼睛,还有其他佣人惊诧的眼神,小脸不禁又红了起来。

“我坐到一边去!”

她忍不住扭动着身子,想滑下去,北冥煜眸色深了下去,摁住她乱动的身子。

侧头,看了一眼孔叔。

那凌冽的眼神瞬间让孔叔身躯一挺,赶紧挥手让大家都退了下去。

北冥煜满意的收回目光,拉过早餐,一手拿着汤勺,搅拌了下热粥,才勺了一口,吹了吹。

很自然的喂到她嘴边。

初初惊愕的望着他。

北冥煜看了她一眼,“快吃!”

声音低沉,不容置喙。

初初下意识的张嘴吃了一口,水眸滴溜溜的转了下,“你不吃吗?”

北冥煜拧了下眉头,他一向不怎么吃早餐。

不过,对上她晶亮关切的眼眸,却不知道怎么的,也吃了一口。

初初偷偷笑了下,甜甜的说道:“他们煲的粥很好喝的,还有这些都很好吃,你多吃点,不要饿着肚子去上班!”

“嗯!”北冥煜应着,陪着她,不知不觉也吃了不少。

出门的时候,初初应某人的要求,送他到门口上车。

“乖乖在家里养伤,别乱跑!”

北冥煜搂着她,俯身在她脸上偷了个香吻,才放开她。

“知道了,你快去上班吧!”初初羞红着脸,催他上车。

北冥煜很想让她中午给他送饭去,想想自己还有一堆事情要做,没空去顾氏集团那边,就算了。

加上她身上也有伤,再出去跑一趟,也不舒服。

北冥煜没说出口,捏了捏她的小脸,才转身上了车。

崔浩轻手关紧车门,站到一边。

初初看着车上的男人,冲他挥挥手,目送着车子开出去很远,才转身回屋。

步子迈的小小的,撅着屁股。

“少夫人,该喝药了!”

“啊?”

她一进来,孔叔就把药端了出来,初初瞬间就皱起了小脸。

不过也知道忽悠不过去,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喝了。

谁叫她倒药,把人家的花给弄死了,自此,孔叔就盯着她喝,不管多忙都坚持看到她喝完了,才离开。

“喝完了!”

她把空碗递回去,孔叔笑笑接过,“少夫人,您休息,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们!”

“嗯!”初初尴尬的应着。

因为北冥煜,大家都知道她摔到屁股,在家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