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310章蛇蛙盛宴

第310章蛇蛙盛宴

彼端天还没有亮,灰蒙蒙的。

还沉睡在梦中的夏紫跟北冥晨,突然感觉到身上爬过一阵滑溜,手脚边也像是被什么东西缠绕上,冰冰凉凉的,还有那诡异的嗤嗤叫声。

两人同时惊醒了起来,还有点迷糊,看到**爬行的是什么后。

“啊……”

“啊!啊啊……”

两人惊恐万分,从**跳了下来,可地上也到处爬满了蛇。

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不仅是夏紫吓到了,就是北冥晨一个大男人都吓的魂魄震荡,惊悚的后背发寒。

“妈哒,怎么回事,啊啊……”

缠绕上脚跟上的冰凉,滑溜的让人寒毛竖起。

嗤嗤!

“啊啊……晨,救命,呜呜……蛇,蛇!”

夏紫吓的魂不附体,在原地跳脚,恨不得把自己整个身体都悬浮起来,远离这些。

“别怕……啊!”北冥晨想忍住,却被脚底滑过的蛇吓的尖叫不已,他忍着头皮发麻的寒栗,往门口走去。

嗤嗤……

嗤嗤!

被踩到的蛇愤怒的叫起来,带动满屋子的蛇群,争先恐后的缠到他们身上。

“啊!”

北冥晨惊恐的挥开缠到身上来的蛇,颤抖的手好不容易摸到门把,却怎么都打不开门。

“怎么回事!”

咔咔!

他使劲的拉扯着,却无法怎么样都打不开。

再傻B,也知道是有人整他们的。

出不去,他赶紧摸索着,打开灯,灯泡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靠!”

他斥骂了一声,抬脚跑到一边,却到处都是蛇,没有一块安全之地。

这里是他们重新找的地方,才几平方,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就什么都没有,行李都还是堆放在地上,连个衣柜都没有。

还是没窗户的那种。

这会,到处都是蛇群,还出不去,北冥晨都快崩溃。

“呜呜……晨,我怕!”

夏紫吓的都快哭不出来了,也有种要奔溃的感觉。

他也怕啊。

不过好在这些蛇好像不攻击人。

满脸汗涔涔,连后背都湿透了,北冥晨毕竟还是个男人,即使惊吓到,还是发现了这点。

“别怕,这些蛇不咬人的。”

“啊……咬,我被咬了……”夏紫声嘶力竭,满屋子的漆黑,满屋子的蛇群,还被蛇咬了。

几重刺激,害怕自己就这么死了。

一个翻眼,就昏了过去。

嗤嗤……

被压到的蛇群嗤叫着,挣扎出来,顺便还在她的身上咬上一口。

“紫儿!”

北冥晨看不到是什么情况,见到她倒地,心惊肉颤。

不会是死了吧!?

他手脚都发颤了起来,声音都抖了几抖,“紫儿,你没事吧?”

已经昏死过去的夏紫根本不可能回应。

“啊……到底是谁,要整本少爷!要我知道,弄死你!”

被刺激的,北冥晨忍不住狂喊出声,瞬间那群蛇被震慑到,纷纷逃窜到一边去。

北冥晨只敢脚底贴着地板,挪动了过去。

忍着心底的惊恐,拍着夏紫的脸,“紫儿,紫儿!”

叫了几声都没有反应,加上被蛇咬了,北冥晨此刻都有些无措起来。

手颤颤巍巍的伸了过去,探了下她的鼻息。

过了一会,才送了口气,“还好,还好还活着!”

屋子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他忍住心底的害怕,摸索着去找手机,却找了一遍都找不到自己的手机,只好带上自己的钱包。

又急忙摸到门边,使劲的踹着门。

一脚没有踹开,又接连了几脚。

门还是没有松动。

他惊愤的捶打了下门板,有些慌不择已。

不行,要是不及时救人的话,夏紫必死无疑。

她要是死了,他肯定成嫌疑人。

还是在国外,到时候可麻烦的很。

说不定,他直接被人定罪了呢。

想到这,他凭着一股狠劲,又狠狠的踹了几脚那防盗门。

门开了,可也把左邻右舍的人给吵到了,围了不少人。

纷纷指责他扰民。

顾不上这些,他赶紧求救。

可惜,门一打开,屋子里的蛇群游走了出去,外面看到这么多蛇,谁还敢呆,纷纷逃窜离开。

“靠!”

他赶紧折回身,抱起昏死的夏紫,直接背起她,急忙往外面跑。

现在救人要紧!

……

而此时,国内,夏家。

夏仁因为公司的事情,没有回家,在外面操心公司的事情,各处应酬。

何秋萍一个人坐在餐桌上,吃饭。

刚刚吃的时候,还没有感觉哪里不对劲。

又夹了一筷子肉吃,却感觉血腥的很,感觉像是不熟。

仔细看了下,也看不出是什么肉,还沾着酱汁,乌漆墨黑的。

“谁做的菜?”

她一筷子摔在餐桌上,一个佣人赶紧驱身上前,“夫人,是,是我!”

“这菜都不熟,你怎么弄的?”何秋萍怒目斥责。

一向负责夏家饮食的陈妈,这两天请假回老家了,要不然也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她不会做饭,又不可能临时叫厨师。

加上她今天也没什么胃口,就让人随便熬点小粥,加几个小菜。

结果还不熟。

“对不起,夫人,我这就去重做!”

佣人,没敢多说,赶紧道歉,把那盘菜端走。

可看到那盘菜有些不一样,佣人一愣。

她刚刚有做过这道菜吗?

心底疑惑,却也不敢嘀咕出声,急忙往厨房走去。

何秋萍难得没再继续追究,还阻止了声,“不用做了,我吃别的!”

筷子一夹,将就吃别的菜配小米粥。

谁知那盘菜有些爽口,很快一碗粥吃了一半。

她搅拌了下粥,又勺了一汤勺。

就要往嘴里送,突然看到一个黑黑的东西浮在上面。

定睛一看。

何秋萍瞬间惊叫着丢开汤勺,起身的同时还把剩下的粥都打翻了。

里面瞬间就暴露出来,一些肢体残渣。

腿是腿,头是头。

拼凑起来就是田鸡。

“啊啊……”

何秋萍爱吃田鸡粥,但是这样田鸡头还是一个都留着在里面,脚丫子也在里面,还是第一次遇到。

看到这些,她就直作呕。

“呕!”

关键是,这好像还不是食用的田鸡,是那种树上跳跃的,绿色的树蛙……

再看见血淋淋的还带着血丝,胃部一阵翻滚。

酸气涌起,刚刚吃下去的东西,瞬间吐了出来。

“呕……”

她捂住嘴巴,赶紧往浴室跑。

蹲在马桶边,把肚子里面的东西呕吐了个干净。

想到自己还吃了那么多进去,肚子又一阵阵的翻滚着。

何秋萍面色苍白,抓狂的想杀人。

抱着马桶,吐的天翻地覆,整个人都虚脱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