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299章练过不少次

第299章练过不少次

放学,来接夏初初的车早就等候在下面。

跟田小妹分别后,她就坐上车离开了学校。

殊不知,校园一角,一个男孩斜倚在摩托车旁,目睹了这一切。

眸底的伤心,浓的化不开。

她竟然跟他撒谎!

置放在裤兜里的手不知不觉紧握成拳,抵住心头汹涌而至的蜇疼。

夏初初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个谎言伤了某个人,她坐上车,心情澎湃的停不下来。

等会,她就可以跟大叔去看电影了呢。

嘿嘿!

想到自己也可以跟男人去电影院约会,她就忍不住嘴角上扬,心底的开心怎么都掩饰不住。

在开车的老六,听到后车厢,时不时的传来了她的傻笑,不禁多瞄了几眼,目光质疑。

这少夫人,怎么一上车,就傻乐个不停呢,该不会是疯了吧!?

一个人坐在那,也不看什么,就光顾着笑。

“嘻嘻!”

夏初初又忍不住的笑出声,眉眼弯弯,嘴角弯弯,一个人偷乐着。

殊不知自己这副模样,在别人眼里是多么的傻。

“嘻嘻……”

就在她不知道几次发出笑声后,老六哆嗦了下,再也忍不住的问出声,“少夫人,你很高兴啊?”

“有吗?”

夏初初看向前头开车的司机保镖,嘴角压了压。

“呃,没!”老六斟酌着用词,违心了下。

夏初初没追问下去,看着窗外飞逝的街景,心底喜滋滋的。

屁股挪了挪,水眸晶亮。

就在她万分雀跃的心情下,回到了一号别墅。

在玄关处,换了鞋子,她就往里面跑,大声的喊着某人。

“北煜,北煜……”

北冥煜在书房跟老夫人通电话,听到她的咋呼,赶紧捂住电话,快步走去阳台,冲冲跟老夫人说了几句,就挂断电话。

这会,夏初初正好推开门走进来。

“咦?人呢?”

管家不是说他在书房吗,怎么不见人呢?

初初扫了一眼书房,空荡荡的,哪有某人的身影啊。

看到她迷糊的样子,北冥煜不禁笑了下,推开阳台的门,走了出去。

“在这呢!”

他眸光熠熠的睨着不远处的小人儿,由于奔跑的缘故,小脸红扑扑的,透着迷人的光晕,黑葡萄般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着,精灵又淘气。

“嘻嘻!”

看到俊挺的身影,夏初初跑了过去,仰头笑眯眯的问着男人。

“北煜,我们什么时候去看电影啊?”

北冥煜眸光一闪,一暗,紧紧的睨着她言笑晏晏的模样,心底的那根弦柔软了下来。

抬手轻轻的捏了下她软软的脸颊,笑道:“就这么想去看电影?”

这丫头是不是太好满足了?

看个电影,就把她乐成这样。

“嗯!”初初点着头,水眸期待的瞅着男人,追问,就怕他不去了。“什么时候去啊?”

“吃了晚饭,再出去!”

北冥煜温柔的抚摸着她光滑的脸颊,看到她鼻尖上带着几颗可爱的汗珠,拇指轻轻的拭去。

现在去,还早着呢。

七点半的场。

女孩子还微微喘息,鼻翼翕动的模样,说不出的可爱。

北冥煜目光落在她一张一合的小嘴上,吐气如兰,他忍不住低头,吻了上去。

软糯如棉花糖,带着花香,白云的清爽,裹夹着女孩儿那丝若有似无的奶香味儿。

北冥煜长臂一揽,瞬间把她圈进自己的怀里,缠绵悱恻的热吻娇美动人的小妻子。

夏初初呆了呆,水眸瞪大,看着竟在眼前的俊容,心口扑通扑通的加速了起来。

怎么说话,说话,就亲她了呢。

男人刚烈的气息,带着好闻的烟草味儿,格外的撩人。

她面色火红,呼吸都被男人给霸占了,脑子昏眩起来,心神震荡,身子无力的攀附在男人的身上。

双手软软的叠放在他肌理鼓胀胸膛上,感受到掌心下火热的体温,心悸不已。

想抽开却无力,只能被迫的放在男人身上,炙烫着她的皮肤。

寂静庄严的书房里,回荡着她急促的喘息,男人的粗重的呼吸。

暧昧指数飙升,浓烈的犯罪因子在空气中传荡开来,惹人犯罪!

那亲吻传来的啧啧声响,更是旖旎潋滟的让夏初初身心巨颤不已。

面红耳赤。

这个吻,火热,又绵长。

她舌头麻痹不已,感觉都不是自己的。

北冥煜睨着她娇美的模样,心痒难耐,瞬间抱起她,几个大步,就把她置放在书桌上。

颀长的身躯挤压在她双腿之间,抱着她,强势的继续攻占她的所有防线。

夏初初哪是他的对手,很快就溃不成军。

“唔……北煜!”

她难受的嘤咛出声,想推他,却无奈浑身软绵绵的。

北冥煜眸光炽热无比,恨不得就在这里,狠狠的占有她。

可是那丝理智还在,他知道小丫头还没有完全接受他。

他也舍不得,直接在这里要她。

手,情不自禁的在她身上乱点着火,惹的初初轻颤不已。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她差点窒息,北冥煜才压抑住自己,松开她。

火热的长舌退出,带出旖旎的银丝,舌尖一勾,瞬间就納进口中。

意犹未尽的吞食。

夏初初心弦狠狠的震了下,小脸火热不已,冒出一层香汗。

这男人太撩人了。

那么邪气的动作,他做着,就是那么的勾魂夺魄。

邪魅的很。

潋滟炙热的凤眸直勾勾的勾着她,让人忍不住被他勾引,死在他氤氲的眼神下。

自甘堕落!

“都这么多次,还不懂呼吸?”

北冥煜勾着她的下巴,忍不住逗着小娇妻,嘴角弯弯。

呼出来的灼热气息,肆无忌惮的洒在她的小脸上,让她整个人都被他的气息包围住。

咚咚……

心跳抑制不住的狂跳着,震响无比。

两人靠的近,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亦或是他们两人的。

夏初初对上他含笑邪肆的眸仁,羞囧不已,推了他一下。

“就你厉害,跟多少女人练习过啊?”

那么熟练,每次亲她,就恨不得把她吃掉似的。

北冥煜一怔,眸光定定的盯着敛眸害羞的人儿,嘴角弯了起来。

故意,道:“嗯,练过不少次。”

瞬间,夏初初咂舌的瞪大水眸,直直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