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297章约会冲突了

第297章约会冲突了

贺小江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把夏初初的话听进去,把她送回寝室楼下,就走了。

走之前,还不忘叮嘱一声。

“姐,下午放学,我来接你!”

“好,快回去吧!”

夏初初站在台阶上,青春洋溢,活泼淘气。

阳光铺散下来,在她海藻般的头发上,晕染出迷人的光彩,衬的那张鹅蛋脸特别的白皙娇美。

贺小江不禁看迷了眼睛。

夏初初冲他挥挥手,一脸甜美的笑容。

贺小江仓促收回目光,也抬手跟初初挥了挥,才转身走了。

看到他走了,初初才转身进了寝室楼。

回到寝室,少不了被田小妹盘剥追问了一番。

废了九舌之劲才哄好了田小妹。

叮咚。

微信上传来了短信的提示音,她点开一看,是某大叔老公大大发来的。

北煜:吃饭了吗?

夏初初抿嘴一笑,手指在键盘上飞舞了起来。

初初:都快消化完了,你呢?

初初:你吃了吗?

等了一会,彼端才会了过来。

北煜:你不在,没人喂我吃!

看到这话,夏初初莫名的脸红了起来,回复了某人一个白眼的表情。

北冥煜坐在书房里,等了一会,没见她回复过来,反复的拿着手机查看。

都没有丫头的信息传过来,俊逸的眉宇紧紧蹙了起来。

他又凝眉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夏初初快睡着了,听到信息的生意,一个激灵醒来,拿起手机瞄了一眼。

北煜:在做什么?我肚子饿!

肚子饿就吃饭啊!

找她做什么?

夏初初嘟了下嘴巴,才给大叔回复过去。

初初:大叔,我都被你吵醒了,你是不是故意的?

末尾还加了个哼哼的表情。

北冥煜看完小丫头的回复,心满意足的回了一句。

北煜:嗯,不吵你了,继续睡吧,别睡过头了。

夏初初抽了抽嘴角,丢下手机,重新酝酿了一番睡觉的心情,过了好一会才睡着。

若不是田小妹叫她,死命的把她拽起床,她准会缺课了。

到了课堂,她都还哈欠连连。

少不了被田小妹调侃。

“你有那么困吗?”

“啊哈!”

夏初初又打了个哈欠,才应:“有啊!”

都不知道她昨晚,睡的不好,某人拉肚子,她不放心,半夜逼着自己醒来了一次,见他睡着,才又睡下。

又早早的醒来了,当然困啊。

“坏事做多了?”田小妹暧昧的凑在她耳边,小声的嘀咕着。

夏初初伸手把她的头推开,低声提醒一句,“在上课呢,认真点!”

田小妹低低的笑着,得了吧,初初还会认真听课?

看着夏初初挺直着腰板,一副认真听课的样子,田小妹嘴角直抽搐。

夏初初也没搭理她,目不斜视的听课。

至于她有没有听进去,就另当回事了。

没一会,双手撑着下巴,就给睡着了。

孔叔在门口轻轻的敲了下门,听到里面传来‘进来’后,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躬身递上了两张崭新的电影票。

“爷,您的电影票!”

“嗯,放下吧!”

北冥煜抬头示意了下,继续看着文件。

面前堆积着一大摞文件,等着他审阅。

“是!”

孔叔把电影票放在一边,然后躬身退了出去,不敢耽误男人办公。

看完一份文件,北冥煜在末尾处,挥散自如的签下名字,然后放在一边批过的文件上,抬手就要拿过另一份,继续。

眼角余光瞥到电影票,他拿起手机直接给夏初初发了微信。

这边,瞌睡中的夏初初,正做梦中。

听到她手机有信息来了,田小妹撞了她一下。

“哎哟,什么事啊,地震了吗?”

夏初初手肘一滑,瞬间惊醒,差点没把下巴磕到课桌上。

全班同学,包括讲台上的教授纷纷看了过来。

田小妹也好无语,垂着头,躲开那些火辣辣的目光。

初初怔了下,对上教授狠厉的目光,一个激灵,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做梦呢!”

“哈哈……”

艾玛,说错话了。

初初懊恼不已,听着同学们的笑声,硬着头皮备受教授目光的荼毒。

“打瞌睡的,可以到教室后面站着听课,准许你们站着睡觉!”

教授站在讲台上,阴恻恻的说道,没人敢吱声,几个打瞌睡的同学瞬间就醒神了,谁还敢睡觉。

夏初初好像挖洞躲起来,惭愧的垂着脑袋,那白嫩的小脸皱巴巴起来。

直到教授重新讲课后,她才小声的朝田小妹抗议道:“小妹,你刚刚干嘛撞我啊,害我一个防备都没有,我乱说话你也不拉住我。”

“我哪知道你睡那么沉啊!一个反应就直接喊出来了,我想拉也拉不住啊。”田小妹低低的笑着,眼神暧昧的在她身上打转,这是多缺睡眠啊。

中午睡了一会,来上课了还这么犯困,若说昨晚没做坏事她都不信。

夏初初看着她脸上垂涎的笑容,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纯洁的想法了。

“你刚刚干嘛撞我啊?有事啊?”

夏初初一点淑女的样子都没有,大拉拉的打着哈欠,嘴巴张的特别大。

活动活动脸部肌肉。

“诺,你的手机好像有信息!”

田小妹抬了下下巴,示意她看手机。

初初拿过手机,划开一看,就看到上面的信息。

北煜:放学记得早点回来,等你!

夏初初:……

她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男人的意思。

同时,也想起了跟贺小江的约定。

卧槽!卧槽!!

坏了,这下可怎么办?

权衡之下,她只能对不起贺小江了。

也不知道小江这会有没有在来的路上,她这上的是最后一节课,都上了快一半了。

夏初初抓狂不已,都怪自己把昨晚说的事情给忘记了,贺小江说庆祝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有想起来。

不管了。

先问问他来了没有。

她赶紧给贺小江发了短信。

“小江,你来了吗?”

千万还没有过来啊,这样她的罪恶感就少些。

不过要是把跟某人说的事情给推掉,她去应约小江,那她回去的日子可想而知。

竟然都不好过,那就选择得罪势力弱些的。

呸呸,不去庆祝,也不会得罪小江。

就是她会愧疚。

比起被某人罚,愧疚还是好些的,到时候再给小江补回来吧。

很快彼端就回复了过来。

“姐,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