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293章夏氏被砸

第293章夏氏被砸

夏初初看着等着她喂食的男人,水眸突然滑过一道璀璨的亮光。

嫣红的小嘴勾了起来,淘气无比的瞅着男人。

“你不出去,我就喂你喝药。”

北冥煜怔了怔。

鹰隼黑沉。

直直的看着她。

夏初初还以为他不会答应,却听到男人应了一声,“嗯。我不出去!”

竟然是她自己提出来的,夏初初自然自觉的喂他喝药。

北冥煜拧着眉头,喝着那不好喝的东西,夏初初好笑的勾着嘴角。

忍不住又跟男人打起商量,“老公,药是不是很苦啊?”

“嗯!”

北冥煜低声应了下。

“我的药也很苦,能不能不喝了?”

她眼巴巴的瞅着男人,希望他同意。

“你的药得继续喝,直到你的身子调理好!”

北冥煜眸色深深的睨着她,那抹黑深让她看不明白是什么。

夏初初撅着嘴巴,郁闷。

她都没病,老是让她调理什么啊?

“听话!”

北冥煜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宠溺的说道。

夏初初有时候真觉得他当她是小孩子。

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是直觉,时不时的冒出来。

他看着她的眼神,有时候真是捉摸不透。

“唉!我命苦啊,天天喝药!”

她忍不住的叹了一声,手上喂药的动作却没有停止。

北冥煜看她唉声叹气的,眸仁含笑。

夏初初看到他眸底的笑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快点喝,我还要去学校。”

“还早!”

北冥煜慢悠悠的喝着,不紧不慢。

夏初初哼了一声,嘟着嘴巴。

朝阳从窗户照射进来,落在她海藻般的头发上,打出璀璨的光晕,衬的她那张小脸越发的白皙动人。

富有弹性,软糯糯的惹的他心头痒痒。

北冥煜伸手捏了捏她粉粉的脸颊,瞬间就落下指印。

看到她左脸上的疤,眸底滑过一道戾气。

夏初初看到,摸了摸脸上的伤痕,“这个已经不痛了。”

只是被纸张划过了,留了口子,也不深。

一夜过后,也好的差不多。

估计明天结痂就掉了。

“再抹点药!”

北冥煜拿过药膏,挤出一些在指腹上,轻柔的在她的伤疤上云开。

轻轻的抚揉了下。

他给她抹药,她喂他喝药,两人动作倒是配合的很好。

夏初初觉得有趣。

“我去学校了!”

喂男人喝完药,把碗放在床头柜上,她双手在大腿上一拍,就要起身去学校。

“还早,才七点钟!”

北冥煜伸手的顺着她的头发,霸道的说道。

“我第一节课是七点四十分啊,不早了。”

她不想每次去学校都急急忙忙,赶死她了。

光是跑楼梯都够要命的。

拉开男人的手,她背包往肩头上一甩,就冲着郁闷的男人挥手。

“大叔,好好在家养病哦!”

在男人黑脸之前,她都已经溜走了。

北冥煜看着逃的比兔子还快的小女人,嘴角抽了抽,然后弯起来。

很久没听到那称呼了,偶尔听到还觉得有点新鲜。

他挑了下眉头,拿过手机,眸色闪了闪。

晚上去看电影,再把手机给她。

他翻开邮箱,点出了雷伊发到他邮箱里面的资料。

从夏初初五岁到现在,所有的人生经历,记录的清清楚楚。

在哪上学,被人抢了吃的,都有。

直到六七岁都还是很幸福的。

但自从她母亲走了之后,何秋萍进入夏家之后,她就没有过过安稳的日子。

吃的喝的。

北冥煜越往下面看,俊脸越发黑沉,眸底戾气满布,还蕴藏着心疼。

何秋萍那对母女简直不是人。

这么虐待他老婆。

吃狗食,冬天不给鞋穿,逼她生吃青蛙,蛇……

拿着手机的手,瞬间攥紧,那手机当即扭曲,屏幕爆裂。

冷冽的俊脸,冰霜冻结,弥漫着浓郁的寒气。

而这一些,夏仁都知道。

却旁观。

难怪她那么瘦弱,胃口那么大……

原来,她是饿怕了。

该死的!

拨通雷伊的电话,冰寒的声音带着死神般的魔咒,“把夏氏给砸了。”

挂了电话,北冥煜怒火难消,冷冽的眸光落在那个扭曲屏幕的手机上,又看了一眼上面的消息。

凤眸一眯。

她母亲走了?

眸底一道亮光一闪而过,变得越发深不可测。

早上还没有开始上班,夏氏集团就遭到莫名人士给砸了。

是的,被砸了。

一群黑衣人,带着黑超,气势凛凛,直接把夏氏给砸了,保安都不敢报警。

夏仁火急火燎的赶到公司的时候,看到公司里面如飓风扫过的光景,心绞痛了起来。

身躯摇摇晃晃。

整个公司没有一处是好的,电脑,桌椅,文件柜,玻璃窗,绿植……

凡是值钱的地方,全部被砸了。

满地狼藉。

公司存放的文件也都被撕碎了,飞溅在各处。

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干的!”

提前过来的员工跟保安都噤若寒蝉,站在一旁,没人敢说话。

夏仁气的脸色通红,进气短出气多。

差点没晕死过去。

看着满地的凌乱,狼藉,他捂住心口,脑门昏眩着。

到底是谁跟他过不去。

“夏总,你没事吧?”

看到他痛苦的脸色发青,员工上前询问。

夏仁艰难的抬手,表示自己没事。

“看到是什么人吗?”

缓了半天,他才挤出一句话。

整个人颓丧的坐在破败的座椅上,老了十岁。

“夏总,他们全一身黑,还带着墨镜,来了就直接砸,从楼下砸到楼上,又从楼上砸到了这里。”

“还警告我们,敢报警,连我们都砸!”

几个保安哆哆嗦嗦的报告着。

听到他们说的,夏仁直觉黑/社会,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可能。

他最近没得罪到什么人啊。

“还有什么特征吗?”

看到坏掉的监控,夏仁也知道甭想从这里面看到什么信息。

“特征?”

几个保安面面相觑,想了半会,才有个人说道:“他们胸口好像都带着一个东西!”

“像……像鹰还是狮?”

夏仁浑身一震。

不敢置信的想到一个人。

怎么可能?

沉吟了会,他越发觉得有这个可能。

除了他,没谁有这种本事。

但,他为什么突然来砸了他公司?

难道是因为……